打印文章 ] [   ]
俄文杂志《中国》:为发展和延续中俄人民友谊而诞生
中国网 | 时间:2005 年12 月20 日 | 文章来源:中国网

        在莫斯科第一场冬雪降临的时候,俄文杂志《中国》试刊号已经随着纷飞的雪花送到了俄罗斯读者手中,12月中旬,《中国》将在莫斯科举行首发仪式。这一切意味着,一本全新的俄文杂志诞生了!

那么,作为《中国》的创办者——一个有着50年历史的杂志社——《中国画报》,出版一本俄文杂志是出于怎样的考虑,杂志的内容如何构成,追求怎样的风格,编辑部的人员怎么组成,他们又是如何工作的……带着这些问题,中国网记者于近日专访了《中国》杂志社社长兼总编王景堂先生。

中国网:王社长,我们知道,人民画报社是一个有50年历史的出版机构,而且曾经出版过俄文版《中国画报》。首先请您谈谈,创办《中国》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她与以前的《中国画报》有什么不同?她的筹备情况如何?

王景堂: 人民画报社出版的俄文版《中国画报》在前苏联地区有着50多年的广泛影响,虽然从2001年开始,她已经改为电子出版物,但是,她毕竟是一个有50年历史的杂志社,她的经验、基本的读者群、发行渠道、编辑人员等等方面都有很好的积累,可以说有很好的办刊基础,所以,人民画报社义不容辞地承担起创办《中国》的光荣任务。

但是,为什么不沿用《中国画报》的名称,而是重新创办一个《中国》呢?简单地说,因为形势不同,杂志面对的读者也有所变化,因此,我们要给读者一个全新的面貌。这一点,得到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中国外文局(中国国际出版集团)的充分肯定和支持。至于为什么要创办《中国》,简单地说,是根据世界局势的变化,中俄关系进一步深化,两国和两国人民都希望加深相互了解,发展友谊。

我们知道,俄罗斯是一个大国,又是我们的邻国,在国际社会中举足轻重。近年来,中俄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日益密切,中俄关系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可以说目前处于历史上最好时期。近年来,两国高层互访频繁,并建立了定期会晤机制;两国同为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国,在地区发展与和平方面密切协调配合,发挥着重要作用;今年,长期以来悬而未决的边界问题得到解决,说明了两国之间的政治互信进一步提升。当然,双边关系在发展中也存在着与两国地位不相适应的一面:比如:中俄之间的经贸往来仍然远远不够——今年的贸易额是200亿,而中日之间的贸易额是2000亿;文化交流仍然存在着很大的逆差——邀请俄方来我国较多,而我们去俄罗斯较少;在图书出版方面,我们出版的前苏联和俄罗斯的作品多,俄方翻译我国的作品尤其是当代作品少……等等。因此,从文化交流的角度说,我们有很大的活动空间。

但是,真正让我们下决心创办《中国》,是去年下半年的俄罗斯之行。其间,在国新办副主任、中国外文局局长蔡名照的率领下,我们与我驻俄使馆、俄罗斯媒体、当地华文媒体进行了广泛的接触,充分感受到两国普通民众之间深厚的传统友谊和俄罗斯的发展变化。我们看到,中国人对俄罗斯依然满怀关注,但对今天的俄罗斯了解不够;而俄罗斯民众虽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生活变化有着浓厚兴趣,但对当代中国所知甚少,缺乏了解中国的渠道。虽然在俄罗斯,民众可以通过中国的电视台、通讯社,以及一些华人报纸了解中国,但是,在俄罗斯还没有专门介绍中国的杂志。相比之下,许多国家,如日本等在俄罗斯都有介绍本国国情的杂志,而且不止一本。

对此,不论是我驻俄使馆人员,华文媒体界人士,还是俄罗斯友好人士,都认为创办一本介绍中国的杂志十分必要和迫切。驻俄大使刘古昌、原驻白俄罗斯大使于振起等资深外交家与我们一起畅谈办刊的前景,并就办刊方针和刊物内容提出了具体的意见和建议。俄《外交家》杂志总编辑、《莫斯科餐厅》杂志以及俄最大的发行公司俄图都表示将给予支持和帮助。驻外人员的呼声和俄罗斯人士希望了解中国的热情,使我们坚定了创办并且办好《中国》的决心和信心。我们认为,不论是从加深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高度考虑,还是从俄罗斯民众了解中国的实际需要出发,都需要这样一本杂志。应该说是时代呼唤《中国》,《中国》应运而生。

经过了近一年的艰苦筹备,今年11月初,在莫斯科第一场冬雪降临的时候,《中国》杂志已经随着纷飞的雪花送到了读者手中,目前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以及周边地区,还有10余个独联体国家的首都都有发行。12月21日,中国外文局以及人民画报社将在我驻俄罗斯大使馆举行《中国》的首发仪式。届时将邀请中国驻俄使馆官员、中国驻俄主流媒体、俄罗斯名流、媒体、独联体驻俄官员及各界嘉宾出席。我们说,这将意味着《中国》正式诞生了。

中国网:《中国画报》曾经出版过19种文字的杂志,每一种杂志都有明确的定位和读者定位,这是办好一本杂志最基本和最关键的条件。那么,《中国》的定位是什么?她将服务哪些读者?

王景堂: 在调研过程中,我们重点了解了目前俄罗斯民众对中国的了解情况和他们的实际需要,并据此将《中国》的定位和读者对象确定为:一本全面介绍中国,更多地关注当代中国,侧重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的综合性月刊;读者对象为对中国感兴趣的俄罗斯和独联体国家的中青年知识阶层。这个阶层,是一个处于发展、上升的阶层,将来可影响国家的主流阶层,有消费能力的阶层,有希望的阶层。

编辑部希望《中国》能成为俄罗斯民众了解中国,尤其是当代中国的一个窗口,成为促进中俄进一步友好交往的桥梁,成为俄罗斯及其他俄语国家读者值得信赖的朋友。

中国网:现在,请您具体介绍一下《中国》的内容结构和设计风格。

王景堂:办出风格标志着一本杂志已经达到了一定境界。这需要办刊人达成共识,理念明确,实施到位,也需要时间的磨合,团队的配合默契。现在《中国》杂志刚刚创刊,刊是新刊,人是新人,一些理念尚在酝酿探索中,还不敢奢谈风格。

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相对于出版了50年之久的俄文版《中国画报》来说,现在的《中国》,已经是一本面貌全新的杂志。从形式上看,《中国画报》以图为主,图文并茂,图片在200幅左右,文字在2万至3万字之间;《中国》以文为主,图文并茂,文字在7万至8万字之间,图片在80至100幅之间。在设计形式上,我们充分参考了《星火》等俄罗斯目前主流杂志的设计理念、设计风格,体现国家级杂志所应有庄重、高雅、大方,结合运用图表、漫画、插图等设计元素,并从俄罗斯带回丰富的俄文字体。总之,我们在尽力贴近俄罗斯读者的欣赏趣味和阅读习惯。

在内容上,《中国》的栏目设置追求针对性、独特性、文化感、实用性,力求从最大程度上去贴近俄罗斯受众的需要和思维习惯。比如,除了主要的栏目“本刊聚焦”是介绍关于中国的或中俄之间的重要话题外,还有针对俄罗斯正在掀起的中国茶热潮,开设的“茶的连载”、针对两国经贸往来开设了 “中俄贸易亲历记”、俄罗斯人士撰文的关于中国社会方方面面的“印象”等等。在所有的报道中,与我们杂志的宗旨“窗口、桥梁、朋友”相一致,我们强调的是介绍而非宣传的办刊理念,我们的报道都是从真实具体的事例和细节入手,以增强可读性和亲切感,如《俄罗斯文化在当代中国》、《中俄民间贸易三部曲》。介绍茶的文章《从药物到饮料》,属于漫谈类,亲切随意,娓娓道来。

中国网:从我们拿到的《中国》创刊号看,大量篇幅涉及文化领域,杂志在做文化报道时的总体思路是什么?如何作用于两种文化交流与沟通?

王景堂: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了解一个民族最重要的是了解她的文化,介绍一个民族最重要的也是介绍她的文化,办杂志说到底也是文化的交流。正如文化部部长孙家正所说:“文化因为差异才需要交流沟通,也因为有其统一性才决定了它是可以沟通的。”文化有时是有形的,它表现在诗词歌赋绘画舞蹈中,有时是无形的——渗透在一个民族生活的方方面面,渗透在她的外交理念中,渗透在她的经济观念中,渗透在她的人际交往中…… 文化体现着一个民族的性格与追求。前驻俄罗斯大使张德广先生曾经说过,他是将中国孔孟之道的“和为贵”作为外交理念向俄罗斯朋友介绍的,说明从老祖宗起,中华民族就是一个爱好和平睦邻友好的民族,如今也依然是这样。中华民族传统的文化精粹如儒教、道教中医、功夫、是俄罗斯读者最为感兴趣的,如果你遇到一个俄罗斯的看门人,他很可能与你讨论道教的问题。作为杂志,考虑到要面对一些年轻的读者,要介绍当代中国文化。一个民族的文化是一脉相承的,当代文化是有着深远的历史渊源的,如何将当今中华文化的传承与发展介绍给俄罗斯读者确实是一个应该好好研究的课题。这个课题我们正在探索中。目前,我们的总体思路是在介绍中华文化的时候,绝不能把历史与现实割裂,掉进故纸堆,而是把当代文化现象置于历史的背景之下,将一脉相承、生动鲜活的中华文化介绍给读者。

同时,在中俄两国文化交流日益频繁的形势下——比如明年在中国举办俄罗斯年,后年在俄罗斯举办中国年,我们也希望《中国》杂志作为仅有的一本代表中国的国家级杂志,能够搭建起一个文化交流的平台。在常规的报道之外,条件与实力成熟的时候,举办一些文化交流活动如俄罗斯汉学家与中国的俄罗斯问题专家的座谈会、论坛;与经贸部门合作搞论坛、组织文艺演出、与地方政府、企业合作推介旅游业等等,将平面的杂志做成一个立体的多方位的展示中国,沟通信息,增进友谊的舞台。

中国网:经济是中俄两国人民共同关心的领域,这方面的内容一定也是《中国》将特别关注的领域,对此,《中国》有何打算?

王景堂:近年来,中国之所以国际地位不断提高,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的作用不容忽视,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不断提高。世界各国对中国最感兴趣的话题是中国的经济发展,俄罗斯读者也不例外。而且,俄罗斯与我们有更多的共同语言,这是因为,他们也在进行改革,并且遇到了一些棘手的问题。在俄罗斯很多人都知道邓小平,对他的事情感兴趣,还关心在改革中老百姓得到了哪些实惠,生活有什么样的变化。在我们接触到俄罗斯人中,几乎所有的都表示对中国经济腾飞的“经济奇迹”、经济迅速发展的“秘密”感兴趣——在与他们交谈时,你会发现,他们经常会使用“奇迹”、“秘密”这样的词汇。为了满足这一需求,《中国》专门设置了经济报道这个板块,并设置了《财富故事》栏目、《中俄贸易亲历记》连载。在“本报聚焦”这个栏目里,经济报道也将成为主打内容,比如创刊号和第二期的“本报聚焦”分别介绍了中俄民间贸易的历程与浦东特区的成功经验。

此外,我们还准备在实用信息里加强经济信息的内容,解答俄罗斯读者关于如何来华投资、办企业,如何解决在中国做买卖遇到的难题,以及有关经济政策方面的信息、投资信息等。在做这些经济报道的时候尽量用适当的形式加以体现,生活化、不枯燥。经济的因素渗透在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除了专门的经济栏目,一些生活栏目中也会涉及到经济。经济报道应该是《中国》的主体部分,要真正做好,有许多工作有待我们去开拓,我们需要与国内的经济部门与专业人士保持长期密切的联系,也需要对经济报道的内容和形式不断做出探索。

中国网:请介绍一下编辑部人员的构成情况和他们的工作情况?

王景堂:《中国》杂志目前有员工16人,他们中有俄文编辑、翻译、文字记者和摄影记者,主要负责杂志的文字和图片。现在,《中国》杂志已经在莫斯科设立了办事处,负责联络读者,并及时向北京总部传递信息,实现前方策划,后方采写、组稿,以加强杂志内容的针对性。《中国》依托人民画报社,人民画报强大的采编队伍肯定会给她提供一些可以借鉴的选题,特别是人民画报的摄影水平在中国是数一数二的,一定会有不少的摄影作品可以成为她的强大后台。但是,《中国》有自己特殊的读者对象,满足读者需求是她的惟一原则。

特别要介绍的是编辑部里的两个外籍员工。他们在编辑工作中起到了别人不能替代的作用。因为他们提出的选题更适合读者口味,语言也更地道。

比如,俄文雇员玛丽娜在采访了中国厨师后写的《你知道的饺子》充满了俄罗斯人的浪漫激情和趣味。巴维尔的《北京印象》细腻观察与理性分析结合,生动幽默。

在语言上,我们提出要紧紧跟进俄罗斯当代的鲜活的语言,外籍员工在这方面也发挥了很好的作用。改稿人巴维尔是记者出身,行文不落窠臼,是俄罗斯的媒体语言;玛丽娜是学语言出身,在语法方面严格把关,符合俄语规范。俄罗斯驻华公使贡恰罗夫先生十分认可我们《中国》的语言,他说:“现在贵国有多本介绍中国的俄语杂志,办刊宗旨和印刷质量都很好,但在语言方面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问题,俄罗斯读者会感到别扭,而只有你们杂志的俄语是没有问题的。希望你们珍视这一点,并成为贵国其他杂志的榜样。”

现在,这几位外籍员工与编辑部其他人员相处很融洽,工作很投入,还经常提出一些问题和改进的建议。在做上海浦东开发区的一组图片时,玛丽娜将一张飘扬着多国国旗表现浦东的图片说明替换为普希金的一句著名的诗“所有的国旗都来我们这里作客”。巴维尔在临上飞机回国度假的那一刻为浦东的报道想出了一个好的俄文标题“浦东龙”。

俄罗斯读者是一个真诚坦率、热情奔放、很有文化素养、富有感染力的民族,他们不喜欢政治化的板着面孔的说教。应该说,我们的杂志很年轻,编辑部的同志很年轻,正充满了积极的热情,朝着适应俄罗斯读者需要这一方向努力。

中国网:50年代,《人民画报》给苏联读者留下了美好印象。这次,大型俄文杂志《中国》创刊是否可以认为是中俄两国人民传统友谊回归的一个象征?

王景堂:之所以创办俄文《中国》杂志,是为了让俄罗斯读者准确全面地了解中国和中国人民,减少误会和误解,促进友好交往,加深理解。应该说中国人一向对俄罗斯人怀着一种友善的美好的愿望,中国有许多人是读着俄罗斯小说,听着俄罗斯民歌长大的,对俄罗斯文化充满了敬意;而俄罗斯人民也对中国怀有友好的感情和进一步了解的愿望。今年6月份在莫斯科创刊的《21世纪中国与俄罗斯》,其办刊人不是中国人而是俄罗斯人,刊物以介绍中国为主要内容,对中国非常友好。主编是一个年轻人,牛津的博士、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的教授。应该说,从他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中俄两国人民之间传统的友谊在下一代人中的延续。前不久,我们在北京举办了一个《中国》创刊座谈会,会上俄罗斯驻华大使馆的几位年轻的外交官——他们的汉语都说得相当的好,他们提出,《中国》的内容应该充分考虑俄罗斯青年的需要。这让我们很受鼓舞。

我们认为,我们的《中国》与俄罗斯的《21世纪中国与俄罗斯》一样,应该说是中俄人民友谊在新世纪新时代的发展和延续。(赵珺)

 

(图为《中国》创刊号的封面及部分内容)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