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的出版前后  

    王鹏

    近七十年前由天津《大公报》社出版的《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七卷本),是一部集中日关系史料与学术研究于一体的史论专著。它成书于抗日烽火乍起之时,再版于中日关系正常化之日,与20世纪中日关系的变化息息相关。作者王芸生(1901—1980)是《大公报》记者,因著此书而成为中国研究中日关系史的专家和日本问题的政论家。

    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后,《大公报》决定开辟一个专栏,记载自1871年中日两国签订《中日修好条规》至1931年九一八事变的中日关系史料,帮助读者了解“九一八”之祸的由来。栏目名称定为“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并指定年仅三十的王芸生专主其事。

    王芸生接受任务后,即从1931年9月底开始,用了一周的时间对专栏作了筹划。他边搜集材料、边写作、边发表。从1932年1月11日起,《大公报》隆重推出“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的专栏,每日登载一段王芸生撰述的中日关系史料,长达两年半之久,无一日中断。文前冠以“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国耻认明,国难可救!”其爱国之忱,跃然纸上。

    《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的连载,在读者中引起了强烈反响。1932年4月《大公报》社出版部将已连载三个多月的文稿汇集成册,出版了第一卷,以后又连续出版了第二至七卷。第七卷写到1919年的史料时,因时局动荡,加之王芸生被报社委任为编辑主任,工作繁重而就此搁下。

    此后,《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流传到日本,日本学术界迅即组织专家翻译此书。从1933年3月开始,由末广重雄监修、波多野乾一和长野熏合译,龙溪书店陆续出版。日译本的书名为《日中外交六十年史》。

    1957年6月,周总理嘱咐王芸生抓紧时间,重新整理旧作《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一书。当时,王芸生是北京大公报社长。他到中国科学院近代史所征询刘大年对修订此书的意见,认为“大改”困难太大,“小改”意思不大,倾向于“中改”。所谓“中改”,其实也近乎重写。

    1979年7、8月间,王芸生自感身体不支,时间对于他来说已经不多了。为此,他再次同刘大年商议改书事宜。刘建议压缩原定的“中改”计划,未修改的各卷基本维护原状,只作最必要的改动。此后,他加快了改书的速度。是年底,他因病住进了北京医院。胡愈之先生、程思远先生、楚图南先生到医院看望他时,建议未写出的1920年至1931年中日关系史用大事记形式续上,以保持全书的完整。王芸生听从了老友的建议。在胡愈之先生的多方联系下,北京三联书店在最短的时间内安排了这套书的出版和发行。1980年3月,王芸生终于在病榻上见到了由赵朴初先生题写书名的新版《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八卷本的第一卷样书。至1982年该书全部出齐。

    该书在日本一直有着广泛的影响,1987年7月日本龙溪书店又再版发行,仍得到日本史学界和外交界的重视。(旧书信息报)

    中国网2002年9月10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