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格达:麦蒙与智慧宫

    公元8世纪中期,哈里发哈伦·费希德时代的阿拉伯人已基本结束军事扩张,帝国的局势日渐安定。哈伦具有超人的远见,特别重视帝国的文化建设,希望把波斯、印度、希腊、罗马的古代学术遗产译为阿拉伯语,以满足帝国各个方面的需要。历时百年的翻译运动从此拉开序幕并逐渐形成声势。“百年翻译运动”为伊斯兰文化的整合与发展提供了宝贵思想资料和参考经验。

    到了哈里发麦蒙时代,翻译科学和哲学著作的运动步入高潮。麦蒙酷爱希腊哲学,熟读亚里士多德等哲学家的作品。他曾派巴格达代表团前往君士坦丁堡搜集古籍,然后组织各地学者包括非穆斯林学者进行翻译。阿拉伯人的翻译事业虽始于伍麦叶王朝,但那个时代的译书,多为穆斯林或非穆斯林的个人行为,而到了麦蒙时代,译书被列为国家的一项主要文化事业。国家投入巨资,建立机构,组织人员从事该项事业。据资料显示,哈里发麦蒙给予他的首席翻译大师侯奈因·本·易司哈格的翻译报酬,是以与译出书稿同等重量的黄金计算的。这昂贵的酬金几乎使国库无力支付。侯奈因是基督教徒,精通希腊文、波斯文、古叙利亚文等多种语言。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他果然不负厚望,译出了大量高质量的典籍,包括希波克里德、加仑、欧几里得、托勒密、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作品。与此同时,侯奈因以极其严谨、认真的态度,用充满智慧和想象力的思维,创造出了一批新的阿拉伯语汇,并将那些找不到对应词的外来语阿拉伯化。从而把阿拉伯语从一般宗教用语和日常用语,变成为学术和教育的语言。

    麦蒙一方面资助翻译运动,一方面在巴格达建立了一座综合性的学术机构——智慧宫。智慧宫中的图书馆、研究院和翻译馆,是继被焚毁了的“亚力山大图书馆”之后最大的学术机构。从君士坦丁堡和塞浦路斯搜求到的古籍,都被运到巴格达,收藏在智慧宫内。当时的巴格达成了汇集古典文化的海洋。

    麦蒙经常和各方学者在智慧宫讨论学术问题。他本人学识渊博,酷爱阅读,对哲学、医学、天文学、数学、机械学、建筑学、《古兰经》学、教义学、阿拉伯语法学都十分有兴趣。他的时代出现了大批文人学者,如哲学家肯迪、大数学家花拉子密等。他们都很受麦蒙的器重。

    这一时期,伊斯兰哲学派别穆尔太齐赖派盛极一时,他们首先对正统史学的原理提出了质疑。他们主张思想自由,对伊斯兰教经典的探讨要各抒己见。穆尔太齐赖派是介绍希腊哲学的先驱,也是那些利用理性学科捍卫伊斯兰教的教义学家的先驱。麦蒙于公元827年把这一学派定为国教。他公布了一个敕令,宣称《古兰经》是受造之物。

    麦蒙的出类拔萃之处在于他对知识和智慧价值的见识以及善于利用外域的文化。他广求各方人才,不问宗教信仰及民族,只要有真才实学,都被召至巴格达,使巴格达成为阿拉伯世界学术文化的中心。他所支持的翻译运动,令阿拉伯人学习、掌握了希腊文化的长处,大大缩短了阿拉伯人与世界先进民族的差距,同时促进了伊斯兰学术文化成熟发展。

    麦蒙时代是阿巴斯王朝的鼎盛时代,也是伊斯兰文化的黄金时代。

    《看世界》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