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也无助——一位内科医生的抗非典手记(2)

    伍卫(广东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内科主任)

    2月4日早晨,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电话中传来了呼吸内科李建国主任焦急的声音:“昨天,在岭南楼12楼工作的护士有3人发热,今天又有5人发热,千万别是染上了非典啊!”我一听到这消息,立刻意识到事情非同一般,职业的本能使我感到可能真的是在岭南楼12楼工作的医护人员染上非典了!我马上返回医院,与大家共同商讨对策。

    上午,我回到岭南楼14楼内科主任室,与詹俊副主任、李建国主任、谭丽明护士长等一起分析疫情。大家一致认为,是2月2日上午转往中山三院的非典病人传染了这些医护人员。我们一边讨论,一边及时向医院和上级部门报告。李建国主任、谭丽明护士长积极安排患病的医护人员住院观察,讯问病史,安排X线检查,制定治疗方案。

    在院长黄洪章教授亲自主持下,一场与病魔的激烈较量全面展开。

    头几天,电话铃声不断闹响,李建国主任或谭丽明护士长焦急的声音一次次传来:岭南楼12楼的医生、护士、实习医生、护理员或配餐员相继发热了,4个,6个,10个……他们持续高热,咳嗽,血丝痰,气促,肺部病变,X线显示肺部大片阴影。

    突如其来降临的病魔使大批医护人员相继病倒,迅速进展的肺部病变折磨着这些几天前还无忧无虑的年轻护士、青春活泼的年轻医生。他们躺在病床上,疑惑,迷惘,恐惧,他们相互对视、相互通手机:顷刻之间,怎么都病倒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岭南楼12楼,瞬间变成了凶险可怕的地方。但是,在那里,有不少原来的不是非典的病人,还有染上了非典被隔离住院治疗的医护人员。必须前往救治他们。李建国主任说,救治非典的医护人员病倒了,再凶险,我们也必须将他们治好!

    最令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2月5日,李建国主任也病倒了,他知道自己可能被感染了。2月8日,谭丽明护士长也病倒了,她昨天还与我们一起商量如何预防、隔离,如何安慰那些已经病倒的医生和护士们。一直废寝忘食,忘我工作,积极组织、安排一线预防与救治,安慰病倒职工,将最前线的真实情况及时上报,坚持工作在岭南楼12楼的第一线。太劳累、太操心大大降低了他们的免疫力。

    形势愈来愈严峻。岭南楼12楼呼吸内科副主任江山平副教授病倒了,呼吸内科主治医师吕志强病倒了,肾内科徐安平副教授病倒了,肾内科主治医师吕军、刘姗英病倒了,住院医生石巧云、曾燕病倒了……与病人有过接触的放射科主任梁碧玲教授、放射科副主任谢榜昆教授病倒了,2月1日运送病人转往中山三院的范信德司机与实习医生黄竣也病倒了。

    这是一场真正的噩梦。在那些日子里,曾经在岭南楼12楼工作过的医护人员以及与那一位“超级传播者”接触过的人几乎都难以逃脱病魔的利爪。昔日人来人往的岭南楼12楼,数日之间变成了最黑暗的地方。

    那天下班已经很晚了,夜色很明亮,很清爽,我站在医院的花园里,昂首望着岭南楼、中山楼、博济楼以及孙中山先生纪念碑。那些现代化的大楼与悠久历史的建筑仍然那么雄伟壮丽,但谁又能想到,就是在这些大楼里,面对病魔,此刻连医生也显得如此无助!

     新华网 2003年5月20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