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难忘的执法经历:老交警的老式对讲机……

| 河北法制网 | 2017-10-09

前些日子,记者在某市交警大队采访时,其中一位在交警队工作了10年的老交警向记者讲述了一件自己难忘的执法经历:在我家里一直珍藏着一只老式的对讲机,每当我在执勤中将发生“冲动”之时,我便会不由地想起它,想起那件令我难忘的执法经历。

记得刚穿上警服的那会儿,对于如何当好一个称职的交警还不甚清晰。老民警们便时不时地传授给我一些经验,印象最深的是“交警是查处违法驾驶行为的,专门管驾驶员”。发装备时,老民警们说对讲机是我们交警的“枪”,得爱护好,不能损坏,更不能丢了。

刚参加工作那会,第一次上路执勤,我们同一批参加工作的新警在对讲机里展开了较量,你这里喊查到一个违法停车的,我那里喊查到一个无证驾驶的。总之,对讲机成了我们交流的工具。

我也正在寻找着违法目标,准备在对讲机里炫耀一下时,突然看到前面路口有一辆出租车违法停车。“在我的管区违法,那还了得!”我脑子里立刻闪过这个念头。于是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一个标准的敬礼。“同志,请出示你的驾驶证!”

“我——我刚下了一个客人。”司机忙解释道。

“驾驶证!”我坚持着。

“这是我的驾驶证,但……”

“还有什么可说的,没看到禁停标志吗?你们出租车司机总是这样!”

“我…我…”司机似乎仍想解释什么。

“你违反了交通法规,必须接受处罚!到银行交罚款!”我再一次打断他,顺手将开好的罚单递了过去,我也暗地得意自己的“严格执法”。

这时,一位小姑娘搀扶着一位老人来到出租车司机的面前,左恩右谢地往司机手里塞钱。从他们的对话中得知这个司机将那位迷路的老人送回了家,但司机却不肯收钱。眨眼间,出租车司机已带着我开出的罚单离开了我的视线。我的脸上一热,先前那股成就感突然间荡然无存了。司机的样子浮现在我的脑海中:一件旧夹克,一双深陷的眼睛,满脸的皱纹,感觉该有五十多岁了。

回忆之时,我突然感到手上少了点什么。“哎呀!对讲机呢?”我急忙从岗亭找到中队,没有;又从中队找到家,还是没有。怎么办?要是让领导知道了,我肯定会受批评!我回到家,躺在床上,心里七上八下的,拼命地回忆着今天做过的每一件事,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对了!在罚那个出租车司机时好像是将对讲机放在他车上了,然后填的罚款单。但他还会承认吗?我对待他的那种态度……我心里也不禁犯起了嘀咕。就在这时,我家电话响了,中队长告诉我,有人将我的对讲机送到交警队了。

我急忙赶到中队,看到了我的对讲机。我问是谁送来的,中队领导说是一个出租车司机送来的,没留姓名就走了。是他!顾不上中队长问我怎么回事,我一口气跑到交通局查到那辆出租车的公司。当我找到公司时,问这位驾驶员在哪,公司的人告诉我没有这人。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人过来,告诉我,这个司机不干了!我问为什么。他说:“他家在外地,还有两个孩子在上大学急需要钱。他听人说来市里开出租车能挣钱,就来了。可现在,没挣到钱,所以就回老家了。”

事后我到处找他,总想对他说点什么,可一直没能找到。

现在每当我看那只对讲机时,会不由地想到他,这件事已成了我心里永远的遗憾。同时也形成了一股无形的力量,时刻鞭策着我,要慎重地对待每一次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