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推荐

孟晚舟事件启示,美国的国家资本主义需要“大修”

来源:中国网 丨 作者:黄永富 丨 时间:2021-11-16 丨 责编:唐华

黄永富 中国网时事评论员

孟晚舟的获释很令人惊奇,消除了导致中国和西方紧张关系的一个因素。然而,华为公司或将继续面临指控——9月24日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表示,拜登政府有必要的话将继续阻止华为获得先进芯片。

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反复无常、自以为是且极具破坏性,国际社会应该就如何阻止其行为形成共识。

孟晚舟被非法拘留事件是美国对华为制裁的一部分,是对西方所谓的自由主义和自由市场竞争制度的嘲讽。基于相应的“产业政策”(保护具有战略重要性的产业),美国的国家资本主义进行政府监督和干预,通过制裁打击外国对手企业、通过国家补贴或金融支持以刺激美国产业发展。近年来,美国的国家资本主义方兴未艾,这与其标榜的自由市场体系背道而驰。

以“国家安全风险”或“侵犯人权”为借口,美国大规模应用经济“武器”,旨在系统性地减缓或阻碍中国的技术进步。针对中国的敏感技术,关税壁垒、进口管制、出口管制、补贴和更严格的投资审查规则等已被悉数用上。

作为中国最大的高科技公司和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之一,华为在5G技术领域占据主导地位,拥有许多关键专利。华为代表着对美国硬实力(维持军事领先优势)的技术挑战。美国已经采取了一系列行动来打压华为,其借口是华为的智能手机和网络设备可能成为威胁西方利益的间谍工具。

在进口管制方面,美国商务部制定政策,禁止进口任何被认为与“外国对手”有关的新技术,包括芯片和数据服务等。美国还敦促其盟友停止在5G网络建设中使用华为的标准和技术(因为这些标准和技术已被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所使用)。进口管制的最新案例是,美国于2021年7月9日以“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侵犯人权”为借口,将一系列中国科技公司列入黑名单。

在出口管制方面,2020年2月美国商务部改变了所谓的外国直接产品规则,该规则限制向中国和其他敌对国家出售用于生产军事或国家安全产品的新兴技术。从特朗普政府开始,在过去几年中,美国已将大约300家中国公司列入“实体名单”,以防止美国公司向这些公司出口关键或敏感技术。最著名的当属华为在2019年因受到这一制裁,几乎所有向华为和更广泛的中国公司出口的组件和软件都需要出口许可证。

国家补贴措施近年来在美国和欧洲越发普遍,是美国政府一系列干预措施中最突出的一项。这些政府干预措施将资源引导到对国家利益至关重要的行业,包括下一代5G无线技术、芯片制造、电动汽车电池到制药等。

对创新和制造业的金融支持是美国政府热衷的另一个领域,参议院6月通过的《2021年美国创新和竞争法》(USICA)就是一个例证,有几项具体条款旨在对抗“中国在国内外的影响”。该法案包括通过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增加应用研究经费,以及加强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教育和研究活动多样性等措施。

白宫不再满足于支持研发,甚至已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旨在将被认为对供应链至关重要的四个部门的生产线从中国转移到美国(用民粹主义言辞鼓吹将数百万制造业岗位带回美国)。美国完全有可能自己生产各种产品,但这并不可取(导致价格上涨和需求下降)。根据大卫·李嘉图提出的比较优势理论,当国家专注于生产该国擅长生产的产品,并进行贸易时,它们就会繁荣。如果美国专注于自身优势从事制造业,并允许中美两国自由贸易,美国自身将受益。

资本主义的本质是私有财产的所有权,人们可以根据比较优势原则生产商品和服务并卖给需要它们的人。根据亚当·斯密1759年的《道德情操论》和米尔顿·弗里德曼1962年的《资本主义与自由》,在尊重个人和财产权利的基础上,利润最大化和不受约束的企业家精神是追求的目标。

美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可能有助于公司保持或增加市场份额,但它阻碍了货物、数据、思想和资金的跨境自由流动。正如纽约大学托马斯·菲利普教授在《大逆转》一书中指出的那样,国家资本主义经济政策将导致“更低的工资、更低的投资、更低的生产率、更低的增长和更多的不平等”。

世界已经高度互联和一体化。创造就业和繁荣可以通过技术合作和基于比较优势原则的市场经济能力提高来实现,而不是通过保护主义政策。正如米尔顿·弗里德曼所指出的那样,我们需要的是鼓励竞争而不是阻碍竞争的法律,以及一个理解资本主义和自由主义齐头并进的社会。

随着孟晚舟的获释,拜登政府扭转与中国持续的技术斗争,弥合分歧,避免对抗,集中精力在气候变化和贸易等领域进行有意义的互动与合作才是明智之举。(责任编辑:唐华)

网站无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