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主张建立“联邦欧洲”

    (一)将欧洲建成“超级国家”

    德国执政的社会民主党日前公布了一份名为《为欧洲承担责任》的文件,对欧盟改革提出一些新思路。文件主张:把现在的欧盟主要决策机构欧洲理事会(部长会议)变成有各国代表组成的议会;另一方面把欧盟委员会作为欧盟的政府,欧盟委员会主席由欧洲议会的议员选出,他相当于欧洲的总理;另外,欧洲议会正如它的名字那样,起到欧洲议会的作用等。这个设想有着极强的联邦性质。这份文件的重要性在于,它是在德国总理施罗德亲自主持下制订的,并将作为主席团“主要提案”提交给今年11月召开的社民党年会讨论批准,有可能成为社会民主党关于“未来欧洲政策”的纲领性文件。

    这一文件正式提出了“联邦欧洲”。它表明,德国将把欧洲建设成为一个“ 超级国家”,一个“大欧洲”,并在这一过程中“承担责任”,领导欧洲成为一个强大的“超级大国”。二战结束50多年后,德国已经完全摆脱了战败国的劣势地位,它不再满足于昔日的低调形象,而希望在欧洲联合这一巨大的历史舞台上大展身手,并藉此成为政治大国,甚至是超级政治大国。

    事实上,在社民党出台这份文件之前,德国外长菲舍尔于去年5月在柏林洪堡大学发表演讲时,就曾阐述德国对于“联邦欧洲”的长远设想。他在演讲时指出,未来的欧洲将成为一个拥有单一宪法、单一政府和单一议会的“欧洲联邦”。联邦建立在制宪条约的基础上,议会由参众两院组成,联邦总统由直接普选产生。为了实现“联邦欧洲”,必须在欧盟内部组成由几个大国构成的“核心”。

    菲舍尔的演讲可以说是社民党出台《为欧洲承担责任》文件前放出的一个试探气球,它立即引起了世界各国的广泛关注。舆论认为,欧洲已经有了统一的货币,“共同防务”也初具规模,如再拥有统一的宪法、议会和政府的话,它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一个“统一国家”。

    (二)欧洲要用一个声音说话

    德国在这个时候提出“联邦欧洲”构想,是同目前的国际大环境和欧洲小环境分不开的。此前半个多世纪,德国由于背着沉重的历史包袱,在国际上一直采取哀兵姿态。但战后不久,德国就通过同法国建立“法德轴心”,巩固了自己在欧洲的地位。经过多年的反省、休养生息,德国在人口、经济实力等方面已成为除俄罗斯外的“欧洲第一大国”。而欧洲共同体以及此后欧盟的建立、发展、壮大,又为德国重夺大国地位提供了契机。在心理上,柏林现今一代的政界人士也普遍认为,德国在纳粹时代欠下的债已经还清了。

    与此同时,世界大环境也在近几年中发生了巨大改变。苏联解体后,欧美联盟的凝聚力下降,欧盟政治家建设“欧洲人的欧洲”的意识增强。但另一方面,目前世界上惟一的超级大国美国却凭借其军事、经济、科技上的优势,频频给欧洲国家施压,欲搞它一家说了算的“一言堂”。这导致欧美之间控制与反控制的斗争明显加剧。“欧美关系应是平等的伙伴关系,而不应是主从关系、主宰与被主宰的关系”已经成为欧洲各国的共识。正所谓“合则强,分则弱”、“兄弟同心其力断金”。大部分欧洲小国都愿意联合起来以摆脱美国的束缚。德国也希望作为“欧洲独立的代表”使自己获得世界的尊重。

    欧盟是当今世界5大中心力量之一,是公认的世界经济格局中的“一极”。它在人口、国内生产总值、外贸总额、外汇储备等各项指标上都不亚于美国,但苦于仅是个松散的“经济政治联合体”,无法会聚成一股统一的力量。因此,使欧盟在国际舞台上以“一副面孔”和“一个声音”出现对德国来说至关重要。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今年2月3日在德国慕尼黑举行了一次有关安全保障政策的国际会议,美国希望通过该会说服欧洲赞同美国的国家导弹防御计划(NMD),没想到却遭到以德国总理施罗德为首的欧盟众多领导人的反对。首先在会上发言的施罗德指出,美国不顾欧洲盟国的担忧推进NMD是“操之过急”。他还认为,N MD在技术上的可行性和对欧洲安全保障的影响等诸多方面还不明朗,并告诫美国不要作出过分的举动。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在会上“如坐针毡”。舆论认为,东西德统一10年后,德国的外交政策发生了显著的变化,“欧盟的扩大与深化政治统一”成为德国外交的标准,如果谁背离了这个标准,即便是超级大国美国的主张,德国也敢于唱反调。

     (三)“欧盟火车头”不好当

    但就目前形势而言,德国要在欧盟内“坐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它的第一个障碍,就是它的长期盟友、“法德轴心”的另一极———法国。长期以来,法国是欧洲联合发展的最积极主动的力量。自戴高乐时代开始,法国就主张推进欧洲一体化,特别是政治上的联合。人们公认法国是欧洲的“政治火车头”,而德国是欧洲的“经济发动机”,两国相互借助,相得益彰。但近一段时间以来,法国政府却在欧洲联合上的道路走走停停,欧洲“德法轴心”出现了裂痕。

    德国还面临另一个欧洲大国———英国的强力挑战。多年来,英国在欧盟内一直独立独行,被认为是欧洲一体化船队中船速最慢的船只。论实力,这个昔日的“日不落帝国”已无法同德、法抗衡,但它以“暂不加入单一货币体系”和“ 重建英美特殊关系”这两大措施对德、法在欧盟内的扩张进行坚决抵制,并保护自己“欧洲大国”的地位。英国首相布莱尔就曾多次表示,欧盟不应演变成为“ 超级国家”。

    分析家们指出,欧盟东扩和机构改革正在进行,德国新一代领导人必将抓住这一历史机遇,在“统一大业”上发挥积极作用。但德国是两次世界大战的战败国,很多欧洲国家至今仍对这个民族抱有很深的警惕心理,它们不愿、也不会随随便便就让德国取得对欧盟的控制权。欧盟拟订于在2004年召开一次制宪会议,以欧洲宪法的形式对欧盟机构的权限进行重新确定。可以预见,在这段时间内,对“联邦欧洲”的讨论将愈演愈烈。

    《中国国防报》2001年5月29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