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非攻关有新突破 “马抗SARS病毒血清”问世

10月21日,笔者从有关部门获悉,为吸取国内外关于非典防治研究的最新信息及成果,总结和提高各地非典防治工作的水平,进一步做好非典的防治工作,受科技部委托,广州市科技局与日本国际协力机构(原日本国际协力事业团,JICA)联合举办“中日合作SARS防治国际研讨会”,定于本月26日-29日在广州召开。

据了解,研讨会上,日本有关机构和广州地区相关科研医疗机构将分别介绍防治和控制非典方面积累的有关经验,为国内各地从事非典防治的部门提供信息交流的机会。

日本专家将演讲的题目是:《SARS发生初级阶段的对策及监测体制的构筑》、《防止SARS感染扩大方面行政部门应发挥的作用》、《关于SARS诊断方法的研究开发》、《为防止SARS二次感染如何改善设施及医务人员的个人防护问题》。

中国以钟南山为代表的专家们,将演讲的内容是:《介绍关于SARS的研究进展》、《SARS治疗中的若干问题》、《SARS诊断标准的提出及存在的问题点》、《针对SARS患者的治疗对策》、《SARS社区感染的预防措施》、《SARS院内感染的预防措施》。

据悉,参加此次研讨会的中外专业人士约100人。

昨日,记者从广医一院广州呼研所陈荣昌教授处获悉,他在会上的演讲论文将谈到,最近广东省科技攻关组已研制出“马抗SARS病毒血清”,其作用和安全性有待进一步研究。

须用灵活态度执行“诊疗指引”

陈荣昌认为,由于现行的诊疗指引主要根据临床经验制订,缺乏参考资料和循证医学研究依据,所以可能存在不完善、甚至是错误的内容。他强调,应该用分析理解、结合实际的灵活态度来执行诊疗指引。

他介绍说,依据现行的诊断标准,在临床实践中容易将无传染性的一般肺炎误诊为非典。因此鉴别出这些无传染性一般肺炎,具有重要意义。

指引中争论最大的是,是否应将“两周内到过或居住于报告有传染性非典型肺炎并出现有继发感染疫情的区域”作为诊断条件之一。如果按照这项标准,那么在今年初疫情流行时,广东、北京等地的人群几乎都符合条件。而这显然是不符合实际的。

香港学者建议早期不宜使用激素

非典治疗中激素的应用,一直存在争论。陈荣昌强调,广东提出的激素应用方案,是在临床工作中总结出来的。早期的尝试性应用发现,激素确能改善患者的氧合功能、减少肺部渗出和改善全身中毒症状。而且经过多家医院临床应用,也取得比较一致的共识。从总体疗效看,广东省总病死率仅为3. 4%,显著低于世界卫生组织估计的15%的平均水平。

他承认,激素也可能导致免疫功能低下、继发感染、代谢紊乱、消化道出血等症状。如何合理使用激素,仍需要深入探讨。

据介绍,香港学者近期提出SARS病程可分三个阶段:早期主要是病毒复制,中期主要是全身炎症反应,后期主要是肺损伤以及并发症。他们建议病程早期不宜使用激素。而随后两个阶段使用激素,主要是为了减轻免疫反应、降低对肺的损伤,以及改善氧合功能。这一观点,与卫生部建议的激素应用指征基本相吻合。

但美国CDC专家则建议,大剂量激素应在SARS病程早期应用,以终止疾病发展。甚至有美国学者提出,在SARS病原尚未完全确定,缺乏有效抗病毒药物的情况下,全身使用激素是不可取的。

陈荣昌表示,这些争论需要通过严格的动物试验和临床对照研究来阐明。

病毒检测技术有突破

陈荣昌透露,目前已有多家机构试验生产检测血清抗体的试剂盒。SARS病毒检测技术和相应试剂盒的研究突破,有利于明确和快速诊断。据广州呼研所、市第八人民医院的检测结果表明,全部抗体呈强阳性反应;150名参与非典防护的第一线无发病的医务人员中,也只有3例呈弱阳性。同时,中山大学流行病研究所的检测也发现,阳性率仅为2.2%.可见,恢复期血清抗SARS抗体的检测,对确诊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尚无有效的抗病毒药物

治疗指南中提出“早期可试用抗病毒药物”。但陈荣昌认为,目前尚未有科学依据支持使用任何一种抗病毒药物。香港提出应用利巴韦林,但临床观察没有明确的疗效。而且盲目使用抗病毒药物,容易导致骨髓抑制、肝功能异常等不良反应。他透露,目前广东省科技攻关组正在进行实验研究,从细胞培养的角度筛选出可能有效的药物,再进行前瞻性临床对照研究,为临床药物选用提供依据。

他强调,在没有明确的科学依据之前,抗病毒药物的选用应以不导致不良反应为主要准则。

广东省已研制出“马抗SARS病毒血清”

陈荣昌表示,恢复期病人血浆中含有高浓度的针对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抗体。目前已有医院尝试使用恢复期病人血浆治疗非典。有个例报道认为确能显著改善病情。从理论上讲,恢复期血浆应该用于病程早期即病毒复制期。

他还透露,由于恢复期血浆来源比较困难,目前国家科技部和卫生部正在组织紧急的科研项目,科学论证其临床治疗价值和安全性。最近,广东省科技攻关组已经研制出“马抗SARS病毒血清”,其作用和安全性有待进一步研究。

新闻链接

钟南山:危重SARS的诊断有新标准

昨日,记者从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钟南山处获悉,他在会上的演讲论文将谈到,有关危重SARS的诊断标准,不能采用对一般肺炎所制定的“重症肺炎”标准。因为这个标准只适合于诊断处于终末期已失去抢救机会的SARS患者。

现在,通过临床实践,我们确定了对危重型SARS的新的有效诊断标准:1.多叶病变或X光胸片48小时内进展>50%;2.呼吸困难;3.底氧血症。

钟南山介绍,在治疗上,尽管对SARS发病机制了解不够,但是在2002年底对首例SARS患者进行人工通气时,经验性地使用了皮质激素,取得了良好效果。因为SARS病理过程与一般细菌性肺炎不同,显示早期已出现急性肺损伤(ALI),部分发展为急性呼吸窘迫征(ARDS),而皮质激素正是针对患者的ALI严重中毒症状和多器官功能损害的有效药物。在广州呼吸病研究所治疗的90例SARS患者中,有75例使用了皮质激素,大部分取得了显著疗效;疗效与年龄、有无基础病有显著相关。

同时,SARS患者细胞免疫功能低下,必须注意继发感染。继发感染的发生率与性别(男性较高)、年龄、有无基础病、营养状态、住院时间等密切相关,但与发病后有无使用皮质激素并没有明显关联。继发感染患者的住院时间明显延长,病死率高达50%,应当引起人们的重视。

钟南山说,广州SARS患者的病死率为5%,绝大多数无后遗症。在对50例患者4个月的随访中,只有7%-8%患者有不同程度的肺纤维化,肺残气量减小,弥散功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而且,对60例SARS患者出院后的接触者进行调查期间,6个月中,除了2例同室居住者出现发烧(后证实非SARS感染)外,其余1724名接触者均未见感染,这说明康复期SARS患者不具传染性。而对98例SARS患者追踪其血清抗体的变化后发现,SARS患者还至少在半年内可能具有对SARS病毒的免疫功能,不会2次感染。

《南方日报》   2003年10月22日


北京:预防疫情发生 中小学两周上一堂健康课
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只要加强监测非典不会暴发
世卫组织:SARS病毒将通过人与野生动物接触传播
世卫组织新闻发言人:非典不会通过空气传播
日本专家建议用干扰素治SARS 有望产生明显疗效
美卫生当局吁咳嗽患者到医院应戴口罩以防SARS
钟南山:今冬中国不会出现非典疫情大爆发
中国卫生部推荐新修订非典(SARS)诊疗方案(全文)
非典型肺炎防与治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