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将关闭几万家50平米以下小饭店 早点摊不出局

上海市卫生局人士昨天约见早报记者时说,分布在全市的几万家50平方米以下小饭店“并非全部将被关闭”。

卫生部门:早点摊不会出局

主管此项公共政策制定执行的上海市卫生监督所业务办公室主任顾振华表示,根据这段时间听取的市民意见和与行业协会的交流,为体现“以民生为本”,市卫生局已决定将“50平方米”规定的适用范围限定为“经营饭菜生意的饭店”,经营包子、面条等干湿点的小饭店“幸免于外”,市民原本担心的早点摊会突然“消失”将不再是问题。

顾振华说,这些日子,打来电话向卫生监督所询问此项规定细则的小饭店业主“真是很多”。顾振华承认,“出台规定之前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打电话询问。”

早报此前对“小饭店面临被关危机”进行了跟踪报道,上海餐饮界对此反应强烈。

不少业主强调:用“50平方米”这一规定是对沪上所有小饭店施行“一刀切”。

顾振华对此回应时承认:“‘50平方米’最初是未经细化的规定。”他表示,全市餐饮店大到五星级宾馆、小到路边摊点,规模不同,经营项目也不一样,卫生部门不可能以“50平方米”这一个标准来衡量。

规定实施:红牌只给饭菜生意

据了解,“50平方米”作为最低面积要求,目前已在新申请《上海市食品卫生许可证》的过程中实施,但仅适用于经营饭菜生意的餐饮单位。而原规定是,凡申请《上海市食品卫生许可证》的餐饮单位,做干点需达到8平方米,湿点为15平方米,做饭菜生意的则是25平方米。

尽管一些新申请者因不了解“50平方米”这一新规定,需对店面的设计规划返工,但记者从杨浦、黄浦、卢湾等区的卫生监督所了解到,经过解释,很多业主表示理解。

“新规定实施有两个星期了,总体情况不错。”杨浦区卫生监督所审证科的陈科长说,“经营饭菜生意的卫生要求要比做干、湿点高得多,生进熟出、冷热分开,有一个加工流程,合理设置能避免食物交叉感染。现在经营面积大了,更有利于卫生设施和生产流程的合理规划。”

关门禁令:执行肯定有困难

但是,餐饮业和卫生监督部门的有关人士也承认,“50平方米”的规定要在现有经营饭菜生意的餐饮店中实施肯定有困难。按照规定,在明年6月底之前,现有小饭店都可利用这段时间按规定进行改建,但若在明年年中的年检中仍不达标,就会面临“红牌”出局命运。

黄浦、静安、普陀等区已开始在现有小饭店中宣传“50平方米”的新规定。黄浦卫生监督所称:“现在做好宣传,明年在执行规定时就可以少些不解和冲突。”

“可能会有近三分之二的餐饮店不符合要求。涉及面太广,操作起来就会有难度。”明年6月30日是这些小饭店改建的“最后期限”,尽管还有一段时间,但卢湾卫生局的一位官员担心,到时仍会有相当部分饭店因达不到要求而引发矛盾。

据悉,正是因为有来自民间不同的声音,目前,市卫生局还没有就“50平方米”在现有小饭店中如何落实制定具体实施方案。

顾振华说,这项公共政策在出台前曾经过一定范围内的实地勘查等论证。但据记者了解,作为上海餐饮行业业主的代表,上海饮食行业协会并未接到参加论证的邀请,以至于在媒体报道之前尚不知情。

业主批评:制定程序不慎重

上周四,作为上海餐饮行业业主的代表,上海饮食行业协会曾就“关门禁令”等规定与市卫生监督所进行了交流。在交流之后,饮食行业协会一位葛姓负责人说,“我们可以理解卫生部门制定此项规定的初衷是为了保证食品卫生。”。

但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饮食业业主则批评说,卫生部门此次制定此项规定的程序还是显得不够慎重,50平方米这个具体数值的论证过程太简单,没有听取更多业内人士的意见。

顾振华对此解释说,卫生部门制定此项“禁令”初衷是完善餐饮店的卫生条件,以减少食物中毒事件,但实施之前“还是想多听听管理部门、行业协会、餐饮单位的意见,让这一规定切实可行。”顾振华承诺,卫生部门会根据实际情况和各界意见尽快制定适宜的实施方案。(记者龚莲)

50平方米以下饭店店主:痛并侥幸等待着

记者走访卢湾、长宁、静安区等小饭店店主

从上海市政府“关闭50平方米以下饮食店”的相关规定出台开始,早报一直关注并报道。那些小饭店的店主,很多经历过下岗的痛苦,很多是从外地来上海找生活。饭店虽小,却是他们主要的经济来源。这一规定的出台让一些人不解,让一些人茫然。但他们中的很多人相信“政府总归会考虑到我们下岗人员的就业问题的”,他们觉得“关不了的”。

卢湾区:这个规定是把人往绝路上逼

无名小店

自忠路299号

一个赤膊的男子正在店门口的锅炉上炒面。对面新天地的两个饥肠辘辘的保安正焦急地等待着。男子是该店的老板,叫沈正精,他告诉记者,自己是从外地农村来上海打工的,省吃俭用省下钱租下这个20平米的沿街店面。月租1500元/月,以经营早点为主,早上卖的烧饼、油条、豆腐浆很受周边居民欢迎。中餐、晚餐主要经营面食和饭菜,生意也不错,尤其是对面新天地的保安,基本都在这边吃饭,每天营业额有500多元。一位保安边吃炒面,边抱怨:“你瞧这一大碗炒面才1元5角,如果这家小店真关了,以后去哪里吃中晚饭啊?周围都是高档餐馆,我们根本就吃不起,以后只能自己带饭上班了。”另一保安则表示,这里的卫生他觉得搞得不错,自己天天在这里吃饭,从来没吃出病,很放心。沈正精说,自己早三个星期就从报上看到这条消息了,但一直都心存侥幸,希望消息是假的,不料半个月前,有卫生部门过来说让他做好心里准备,这店没几个月好开了。对此,一脸老实巴交样的他显得很无奈:“没办法,政府要求关门我们老百姓就只能关了,其实我这家店比其他早餐店干净多了。现在只能过一天算一天,就等着关门。到时候,也许回乡下,有可能的话我希望到浦东找一家超过50平米的店面继续做这行,浦西的店面实在太贵了。”

“鸭颈王”

黄陂南路564号

正在看店的周明说自己不是店主,没听说过这个规定。不过他认为这个规定是把人往绝路上逼:“本来生意就不怎么好,每年还得交一万块房租。这里的老板是刚放出来的,这么把店强行一关,不是就等于再逼他去犯罪吗?”他说,很多开这种小型餐饮店的人都是四、五十岁的人,经历过下岗的痛苦,再强行关店等于是让他们第二次失业。

苏得兴面馆

复兴中路287号

一听说记者采访“50平米”的事情,赵老板就显得乐呵呵的。他的面馆将近100平方米,因此一点都不担心:“再关也关不到我头上。而且从私心来说,我当然希望这项新规定能早点实施,这样的话,少了很多竞争对手,我这边生意就会旺很多了。”不过,赵老板还是表示了他的同情心:“其实这样一刀切是不合情理的。很多市民吃早点会很不方便。而且有些店面虽小卫生还是做得挺好的。如果这些饮食店全关了,再去找店面就相当困难了。”

记者在走访卢湾区其它不足50平米的点心店、餐饮店时,大部分店主都表示从未听说过这条新规定,也从未有任何卫生部门来通知过,不过一律认为自己的卫生工作做得很到位,如果强行被关,是很委屈的事情。(记者吴洁瑾曾玉)

长宁区:政府作这种规定自有政府的道理

吉捷馄饨店

店主:许先生

安顺路

“这种规定太不合理了。我们这种小店都是开在居民区的,开大了没有那个必要啊。普遍来说,大饭店的卫生设施是要好一些,这个我不否认。但是面积大小和卫生状况应该没有必然关系的。我开饮食店有十多年了,既开过大饭店,也开过小饭店,但是我对卫生的要求都是一样的。还有,我想不通50平方米这个数字是依据什么定出来的,为什么不是40平方米,也不是60平方米。”

“我想暂时关不了的吧,上海不足50平米的小店多着呢,哪能说关就关。我没有打电话去卫生部门问过,反正要关大家一起关,问了也没用。”

店名:6+1云吞专卖店

店主:杨秀蓉

地址:安顺路

“这个消息我听说了,没怎么在意。目前也没有人发给我正式的通知。我也没有弄清楚是指建筑面积还是使用面积,如果是使用面积我这里还差几个平方。”

“我是下岗之后开这个店的。如果真的要关,也许就去租一个更大的店吧,我也正在考虑把生意做大一点。我想,政府总归也会考虑到我们下岗人员的就业问题。”

“政府作这种规定自有政府的道理吧,至于卫生条件,我这里一直做的很好,我的店是附近几家生意最好的,就是因为我这儿卫生。此外,我的食品还有新鲜度的规定,超过24小时的食物我们就绝对不出售了,这也是附近居民喜欢上我这儿来的原因。”

安顺北方水饺

安顺路

“听说过了。好像不包括我们水饺店吧,具体我们也搞不清楚。如果真有这个规定的话,那也不要紧,房子是我们自己的,隔壁那间也是我们家的,实在不行的话,两间合起来,这样就有70多平米了。不过,饺子店开那么大成本有点高了。”

为民餐厅

店主:候女士

天山路

“在报纸上看到这个规定了。如果政府规定要关的话,我们也只有关了。不过,真要关门的话,我们一家还不知道去作什么营生。以后做什么,没有想过,想也想不出来。”

“其实我们很注意卫生的,因为都是做熟客的生意啊,不干净别人以后不来了。”

其它:想扩大面积,苦于没地方

佬食惠便餐店

襄阳北路

从上个月底起,王伟慧就开始打起便餐店南面那间小仓库的主意,如果不花上一笔装修费把仓库改建成店堂,也许明年她的小店就只能下面条了。

“小饭店营业面积要达到50平方米,按照三分之一是操作场所的要求,厨房只要达到17平方米就够了。”王伟慧算了算,自己的便餐店虽小,厨房却有13平方米,只要稍微调整一下就可以达到要求。新规定对她最大的影响是,她必须把店堂扩大近10个平米,然后多摆几张桌子椅子。

“饭店的面积大小跟卫生肯定是有关系的,其实主要是厨房面积要大一点,这样就容易弄得干净。”王伟慧表示,她能够理解卫生部门做出新规定的理由,但她觉得面积要求可以只适用于操作场所,但不必针对整个营业场所。

她告诉记者,上海营业面积不足50平方米的饮食多得很,特别是像福建路、黄河路一带的黄金地段,昂贵的房租让不少饮食店都显得很袖珍。

玲珑餐厅

陕西南路

朱佩琳的这家餐厅在热闹的淮海中路附近,由于附近不少单位都没有食堂,所以常有一些白领会到餐厅来吃午饭。“一桌饭菜100多元钱,每个人的开销也就15元左右,在淮海路这样的闹市区,小餐厅是比较经济实惠的。”朱佩琳很直接地对记者说,如果饭店面积扩大到50平方米,成本将会大大上升,她就不得不提高饭菜的价格了。

上个月,朱佩琳到区卫生部门参加餐饮业主培训班时,领到了一份关于饭店营业面积要达到50平方米的书面规定。朱佩琳犯了愁,现在的餐厅地方虽然只有20多平方米,却是一家九口人的全部收入来源。餐厅旁边一溜都是旺铺,实行新规定后,自己想把隔壁的店面盘下来根本就不可能。

南角亭饮食店

长乐路

店主:朱季勇

晚上六点多,朱季勇照例赶到自己的饮食店,指挥工人们忙里忙外。每天这个时候是店里生意最红火的时间。

“如果营业面积再扩大一点,我肯定能把饮食店的环境搞得更好,但这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附近谁肯把店面让给我。”朱季勇坐在店堂里,摸着自己招牌式的光头,显得十分无奈。

他请记者帮忙问一问,如果饭店营业面积必须达到50平方米的新规定开始实行,有关部门是不是能帮忙解决饮食店的场地问题。(记者韩与薇)

《东方早报》2003年09月10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