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东山别墅群绝版别墅待拯救

故事篇

在广州,素有“有钱住西关,有权住东山”的说法。东山区的小别墅被称为“东山花园洋房”,以东山恤孤院路、新河浦路为主要集中地段,建筑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新河浦、龟岗一带,这些高高低低的复式小别墅就有600多栋,是广州现存最大的中西合璧低层院落式传统民居群。

这里曾居住过国共两党著名的人物,如毛泽东、廖仲恺等,也曾见证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事件,如“中共三大”。而今,这些有着历史意义的古建筑,有的已灰飞烟灭,湮没于历史长河中,有的则旧貌换新颜,仍散发着昔日的光彩。本报记者近日多方寻访这些与名人有关的别墅,并从中挖了不少鲜为人知的故事。

春园:毛泽东陈独秀聚首定党章

地点:新河浦路24号春园

位于东山新河浦路22号-24号的春园在党史上地位赫然,从1923年,中共中央机关办公处一直设在这里。中共三大期间,春园成了党中央机关人员的活动地方,包括国际代表马林和出席代表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等都住在春园24号二楼,并在此讨论修改中国共产党党纲、党章问题,起草大会的宣言和各项决议草案。

据附近居民回忆:当时春园的环境非常具有诗意,房子周围乔木高大,绿荫掩映,门前是潺潺流水,可通机动船,涌边有一个茨菇塘,不远处还有码头和广九车站,交通便利。

如今新河浦小河已不通航,也无船只过往,茨菇塘也已被填平。记者在现场看到,整个春园是由三幢并列的红墙小楼组成,分别为22、24、26号,每一幢房子均有三层。尤其以中间的24号最气派,门前有两个大柱上,还“站”了两只石狮子,铁门上刻着“春园”两字。近代史专家、研究员黎显衡先生称,两只石狮子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人取下保管,后来又物归原地。

后来,春园转卖给了一位华侨。现在,春园22号是幼儿园,而24、26号多次被转手,现成私人住宅。从外观看来,三幢房子的外观依然相似,22号与26号能看出历史的洗礼,比较旧,相比之下,24号明显更具“光彩”,外墙被粉饰一新,门口除了一对石狮子“看门口”外,牢固的铜色大铁门更是增加了房子的豪气。

可园:民国元老回国第一居

地点:恤孤院后街一号

可园位于东山恤孤院后街一号,1920年,曾任中华民国财政部次长的廖仲恺一家四口曾在此小住。

革命历史博物馆副研究员林伯说,1969年他探访廖仲恺女儿廖梦醒时,了解到廖仲恺一家人住在可园的历史。当时,据廖梦醒回忆,1920年,廖仲恺一家从日本回到广州,初期就住在东山恤孤院后街一号“可园”,1922年陈炯明造反后,全家才迁到香港。

林伯说,他们当时根据廖梦醒提供的资料,在恤孤院路附近寻找可园。但廖所指的地段上却是一座较新的楼房,因而始终不能确定可园的具体位置。”

记者近日也来到恤孤院路,按照可园与春园、简园以及三大会址之间的关系,寻回走了几趟,觉得不少楼房都像可园。后来,居委会一位退休老伯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廖仲恺妻子何香凝的一位亲戚黄婆婆如今还住在恤孤院路,但是不知道是恤孤院三横路还是四横路,她可能知道可园的位置。遗憾的是,记者没能找到这位黄婆婆,也没能找到这座可园。

葵园:曾是汪精卫临时公馆

地点:大沙头涌北岸

葵园原址位于大沙头涌北岸的广九铁路边,1931年记载有“二至六号”(今大沙头二马路)。据介绍,葵园占地约2000多平方米,园内种有各种不同花卉,还有来自墨西哥等地的品种,环境幽雅,清静宜人。整幢建筑是采用中西的风格结合一体,形成别具一格的花园洋房别墅。主楼正面长约40多米,宽约30多米,阳台宽4米,楼墙面呈土黄色,尖型房顶铺盖深绿色瓦顶。楼外围墙呈灰色。全楼二层半,分前后主附楼,每层楼高达4米。主楼从大门进入后,屋内中央左侧有木楼梯盘旋而上,一楼有阳台、客厅,二楼有主人房和客房,二楼房顶有储物间,附楼住佣工和司机。葵园最初由广三铁路建筑工程师设计、兴建和居住。

1927年葵园曾是汪精卫的临时公馆,他曾在此与年国民党中央委员李济深等人研究如何召开国民党四中全会预备会议等事务。日本侵占广州期间,富商陈祖潘买下葵园,至建国前夕卖与他人。建国初期,葵园曾是中共广州市前鉴区临时工作委员会办公地址。1986年东华实业公司征地拆除葵园,重建住宅楼宇,并开辟东湖西路,所以葵园如今已经不存在了。人们只能从流传的资料中寻觅到它的踪影。

隅园:造船总监设计“个性”洋楼

地点:寺贝通津42号

东山洋楼的独特之处便是以厚重红砖为基调,与西关青砖迥异。在寺贝通津42号的隅园,便是此中的代表。隅园的主人是著名的造船专家,时任国民革命海军造船总监的伍景英。该楼也是他亲自设计的。大约建于1931年。

据介绍,隅园的整体风格虽然源自英伦,但设计者伍景英仍然在各式建筑装饰里融入本地特色。如英式洋楼的阳台多是全封闭的弧形阳台,但伍景英为了适应南方闷热的天气,将阳台设计成凹陷进去的通风阳台;在英式梁托上,加上了中国独有的吊钟花形……此建筑风格曾被人称为“西曲中词”。隅园有前、后花园,典雅别致,具有明显的风水格局。

记者近日有幸走进隅园。院内当年种植的花旗杉、红棉树、枝繁叶茂、相拥成翠。建造采用了当时最优质的建筑材料,工艺一流。现今室内仍然完整保留了进口英国的铺地砖、壁炉和洗漱室用具等。当年室外的水池、水井也还存在。在隅园的后花园,有一对造型特别的石狮子,李任洲说,这对石狮子原本摆在门口的,文革时怕被人破坏就搬到院子里保存至今。记者看到,造工精细的石狮子,头上和嘴巴上却有一部分相当平整。

简园:中西合璧风采犹存

地点:恤孤院24号

中共“三大”遗址不远处,恤孤院24号,有一座既有欧美别墅风情又结合地方建筑特点的建筑,名叫简园。它最初是南洋兄弟烟草公司简琴石的产业。上世纪20年代曾是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闿的公馆。据史料记载,中共三大期间,毛泽东曾多次到简园找老乡谭延闿,争取他支持国共合作。

附近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简园的门口原来朝恤孤院路而开,后来经过改建,大门开在培正路那边。记者在现场看到,这幢三层高的中西合璧的房子,外形十分出众。即使在大半个世纪之后,依然风光不减。开券拱式门楼,门楼上端是飘出的阳台,仿希腊柱式,外墙涂刷米黄色粒状灰砂,出檐处有几何图饰。前后都有花园,主体建筑朝南,布局对称。

现在的简园已被一分为二,前面是一个大型的停车场。

陈济棠公馆:主人天天插香拜神

地点:中山一路梅花村

陈济棠公馆位于中山一路梅花村,是一座布局园林化的西式建筑,建于1930年。陈济棠公馆坐北向南,主楼高二层半,室内房间设置非常精致,房间设有壁炉,二楼顶部为天台,天台前面有一亭子,后面则建了房间。此外,主楼的二楼有一通道通向旁边的附楼。

据史料记载,陈济堂最迷信,因此他所住的公馆都找人测算过风水,严格按照风水来设计、摆设的。据介绍,为求得先师壁虎,使自己万事如意,陈济堂特意在其公馆内专设奉祀“吕祖(洞宾)先师”神位的厅堂,朝夕跪拜祈祷。

白崇禧公馆:白氏后人欲购祖屋

地点:达道路和烟敦路的交界

白崇禧曾经住过的别墅,如今就在达道路和烟敦路的交界。记者近日看到,这是一栋3层的灰色小别墅,外面是800平方米的大花园。这栋别墅最近被人以395万港币买下来,据说屋主买后就有白崇禧后人希望其以495万港币转卖,但屋主没有答应。

现状篇

可怜空置别墅误作“鬼屋”东山区小别墅命运不一四大名园中已有两个被破坏

东山区的小别墅,曾经住过不少地位显赫的达官贵族,因此该地区的建筑群别具一格。与西关大屋相比,是另一种气派、体面的风格。

在风雨的洗礼中,东山区的别墅群也成为历史的见证。它们有的得到新主人的精心呵护而风采依旧,但绝大多数却在时间中慢慢凋零,让人唏嘘不已……

昔日雕梁画栋今日沦为鬼屋

善于保护

别墅贵族气派依旧

近日,记者走访了东山区一带的小别墅,发现一些别墅依然保持着昔日的气派,明显经过精心修饰,但又依旧保持原来的旧貌。记者在参观春园24号时就发现,春园容貌依旧,依然是“贵族公子”的气派,即使是楼梯的扶手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而阳台盆盆春意盎然的盆栽,更给这古老的房子带来丝丝生机。

据该房子的主人介绍,他购买这幢房子连同装修费用,加起来就用了几百万元。由于房子甚具历史价值,装修完毕后房子马上加倍升值。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一幢白崇禧曾住过的别墅,有人以395万元港币的价格买下来,随即就有人要求屋主以495万元港币的价格转手出让。但屋主并未答应此人的要求,因为他认为该房子经开发后的价值远大于此。据了解,屋主准备保留房子的原貌,把房子开发成咖啡店,请一些法国的工作人员来当侍应,而且还准备于今年“五一”黄金周正式对外营业。

破坏殆尽

现代新楼格格不入

有的屋主购买东山的别墅,是喜欢别墅的建筑风格,装修时尽量保持其本来面貌。但有的却是看中东山的环境,因此在成为屋主后就马上把老别墅全部拆除,重新再建一幢现代化的房子或办公楼。

记者看到,一幢幢颇具现代气息的房子把东山古建筑群破坏得七零八落。在一片只有两三层的老别墅中,几幢高高的大楼显得十分突兀、不协调。记者在东山四大名园之一的明园内看到,一幢白色的新房子把本来属于明园的老别墅完全挡住,而其白色的墙体显得特别刺眼,也破坏了明园本来的风格。另一幢据说是周恩来总理曾经居住过的房子,也被棚架和帆布严密包裹着,里面正在进行装修。

走在东山区古建筑群一带的林荫小道上,记者发现部分老别墅的阳台上挂满了“万国旗”。记者登上一幢曾经是某大资本家盖的4层高楼房,发现部分楼梯的扶手已经没有了,明显没有经过精心维护。与之相比,没有人居住的别墅更显得阴森。记者在走访中看到,寺贝通津一带有很多这些没有人居住的别墅,大部分都十分破烂,外墙长满青苔不说,一些窗户更只剩半扇窗在摇晃。附近居民对记者说,一些不知情的人总以为这些空置的别墅是“鬼屋”!他们看着这些空房子,想起它们以前曾经有过的辉煌,感到十分心酸。这些以前只有达官贵人才能住的地方,现在即使是乞丐也未必会住进去。

知多D

东山别墅有段古

广州市东山区,直到清朝都是广州城郊。民国30年(1941年)《广州概览》中记载:“东山本为郊外一村落,以广九铁路经此入世,欧美侨民,有的在铁路附近卜居者。民国以来,建筑西式房舍者日众,遂成富丽之区。”据载,自宣统3年(1911年)广九铁路通车后,外国人和本地富商在东山择地大建住宅,才使“地价日境,屋宇日盛”。民国时期的军政、官僚也因为此地交通便利、环境清幽,也纷纷在此兴建别墅、官邸,由此形成了以恤孤院路、新河浦路为集中地的花园式住宅。

据了解,东山区小别墅的建筑风格大体分为两种:一种是花园别墅,别墅前后有庭院;另一种为线条简洁的洋楼,红砖外墙,装饰线条简洁,主楼前一般没有庭院,人居密度大。在设计形式上,多吸取西洋风格,形态各异,多有柱式门廊;规模也各不相同,有单家独户的大宅院,也有公寓型洋楼。

东山四大名园两个已被破坏

明园

白色新楼旁的寒怆

明园位于恤孤院路,坐北向南,建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由3座风格、形式相同的楼房组成。明园高3层,中间入口为罗马柱式门廊,铁制花窗,楼顶有天台。明园、春园、简园和葵园,被认为是东山别墅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日前,记者来到明园,发现院子里建了一幢白色的新房子,原本的房子被“挤”到里面的一个小角落。据说,明园本来有3幢房子,但最靠近路边的一幢房子现在已经被拆除了,新盖了一幢白色的新房子。现在的明园只剩下两座老房子,其中12号由一黄姓人家居住,另一座为14号的房子本来属于一阮姓人家,但后来多次易主。

记者到明园采访当天,碰巧遇到黄氏族人的后代——90多岁的黄婆婆。当时,黄婆婆正在砍院子里的一棵木瓜树。黄婆婆告诉记者,上世纪30年代,她读高中时就住在这里直到现在。当时明园里住的都是一些华侨,由于附近没有什么楼房,明园被人们称为“洋房别墅”。

黄婆婆指着12号与14号两座房子中间隔着的围墙说:“以前的围墙没有这么高,有空时两家人会坐在一起聊天。”黄婆婆说,以前两座房子之间的围墙大约只有30厘米高,茶余饭后两家人都会把围墙当椅子,坐在那里聊天。但现在围墙已被加至比人还高,不但阻隔了视野,也阻隔了两家人的交流。据黄婆婆回忆,当时明园里还有一片竹林。在日军侵略时,竹林里还挖了防空洞,一直通往培正路。

逵园

“万国旗”破坏风格

逵园位于中共三大会址对面,其产权一直属于华侨所有。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一直有华侨在此居住。对于逵园,其建筑和居住者远远不如屋顶上的“1922”字样出名。在寻找中共三大会址时,“1922”四个数字成了一条重要的线索。曾经参加中共三大的徐梅坤在确认中共三大会址时,还记得他们在会间休息时就站在窗前,对面的房子是在1922年建成的,其顶部还写着“1922”的年份。

现在,逵园不仅被保留下来,就连屋顶上的“1922”字样依然清晰可见。其大气的建筑风格,可知其建成时主人应该是富贵之人。现在的逵园依然“原汁原味”,并没有多少后来修饰的痕迹,而且现在的居住者也没有好好地打理房子,逵园花园里的树木已有部分枯萎,与旁边粗壮的大树相比显得年老虚弱;房子的阳台也没有经过精心“打扮”,凋零的植物稀疏地摆在阳台上;晾衣服的铁丝上随意挂着“万国旗”。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房子租给一些生活水平不高的人住,他们根本没有精力、能力去“打扮”逵园,也不能确保逵园保持原来的面貌。

在逵园的围墙上,记者看到镶嵌着一块石牌,写着“葵园”。记者觉得好奇,为何与历史记载的“逵园”不同。近代史专家、研究员黎显衡先生解释道,一开始应写为“逵园”,但后来在流传中有人把“逵园”写成“葵园”并慢慢传开,现在也有人写作“葵园”。

开发篇

六百绝版别墅亟待拯救

有关人士建议应在保持别墅原貌基础上制定相关条例广纳社会基金保护古建筑群

随着时间的流逝,东山区古旧别墅逐渐被人们所遗忘。随着城市规划建设不断发展,这些记载着珍贵历史时期的别墅正在逐渐减少。一幢幢现代化的高楼把东山古旧建筑群破坏得七零八落,部分具有极大建筑价值、历史意义的古建筑被拆除重建,令人既惋惜又心痛。为此,有识之士近年来多方奔走大力呼吁,就别墅的开发提出了自己的思路和看法。

东山别墅被认为是广州建筑群的另一种风格,是广州的另一张名片。对于东山别墅的保护和开发,政府、人大和专家等,都有自己的建议。

表提案

尽快制定相关保护条例

在广州“两会”期间,东山区人大代表欧贻宏为此提交了一份《关于保护开发东山小别墅群的建议案》。关于如何保护开发这些建筑群,欧贻宏认为,首先将新河浦、龟岗一带600多栋小别墅建档立案。建议区政府有关部门联合行动,清查核实产权归属等材料,同时翔实地勘察记录别墅的基本状态、艺术与技术的价值和结构特征,大到地貌环境、总体布局,小至建筑构造、装修构件、施工做法均应有明晰的记录。特别是对其半个多世纪的历史沧桑,进行核查考订,发掘文物建筑背后的故事,通过招商大会等形式,加大宣传力度,提升其历史文化价值和旅游价值。

欧贻宏说,应该建议广州市政府尽快制定《东山小别墅群保护条例》,任何个人或部门都无权擅自随意拆作、改建。无论是租赁或购买,所有使用者都是别墅的保护责任人,配合有关部门对别墅进行长期、终生的监管。有关部门应负责监督、经常性的维护,对周边地区新建建筑的审批,保持周围合理的空间环境,有利于其功能的发挥,在依法保护东山小别墅群的前提下,进行科学合理的开发。同时建议政府尽快颁布《东山小别墅群保护条例》,提出财政预算安排的资金外,应更广泛集纳社会、民意资金:境内外投资商、个人和其他组织的捐赠;公有历史文物建筑转让、出租的收益;其他依法筹集的资金等等。

各方建议

建议1

“原版”东山别墅游

旅游局、旅行社:东山区旅游局的有关人士表示,目前一种思路是通过将一些高科技公司的总部引入这些环境优美的东山别墅办公,既能够有效保护这些建筑,又能够繁荣东山区的经济。

不少旅行社都认为,现在人们想看的是以前的古老建筑,尤其是有历史价值的建筑物,因此东山别墅一定要保持其原来面貌。但同时,旅行社都指出,把东山别墅开发为旅游景点,首先要找一个有经济实力的开发商,把东山的这些具有历史和社会价值的别墅包装起来。这样旅行社才能组团旅游,如果靠旅行社自行开发是不实际的。

建议2

重点开发三大旧址

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前馆长黎显衡:据我所知,中共中央办公厅以及国务院办公厅两办联合发文,同意成立中共三大旧址纪念馆,目前有关方面正在筹备这一事宜。我建议,可以通过恢复中共三大旧址以及作为三大一部分春园的原貌,从而带出东山整片古旧建筑群的保护开放。

建议3

树中西结合粤民居标示

广州市市委党校《探求》杂志副主编周翠玲:周翠玲认为,建筑风格中的民居文化是旅游品牌的一个亮点,由于建筑是综合文化,带着强烈的人文精神,也带着强烈的地域色彩。东山区可以充分盘活这一份古旧别墅建筑群珍贵的历史文化资源,在旅游事业上实现经济和文化的联姻,使之成为文化产业。

关于如何树立旅游品牌,?周翠玲提到,发掘和树立中西结合建筑类别的新典型,使“西关大屋,东山洋房”成为中西结合的粤式民居的标示。

他山之石

各地保护老房子个案

苏州

2002年10月25日,苏州公布了《苏州古建筑保护条例》,该条例中有多个条款鼓励个人维修、置换、购买、资助古建筑。这里允许买卖的古建筑明确规定是属于非文物的范围。苏绣创始人沈寿的故居“绣园”、唐寅故居“桃坞别院”、园内有精美百花木雕的“口金德园”和费氏老宅等另外一些控保建筑,也被房地产公司或产权方加以整修后高价出售或出租。

杭州

2000年12月29日,杭州市公布了《杭州市清河坊历史街区保护管理办法》,这是针对一个历史街区的一个专门性的地方法规。这一地方法规对历史街区内的老房子保护提出了一系列强制性规定。2003年,杭州市园文局又起草了《杭州历史建筑保护管理办法》。

为了配合这一系列法律法规的落实,杭州市园文局还成立了专门的执法队伍:杭州园林监察支队文物大队,这一组织机构在国内属首创。为了使老房子和文物的保护落到实处,杭州市政府从1999年起建立了文物保护专项资金,5年来,这一专项资金逐年递增,2004年,杭州市政府宣布,全年文保专项资金为1.3亿元,在国内遥遥领先。

上海

经过一年多的改建,外滩第一幢经过商业开发的保护建筑在今年1月份开始变脸,预计5月完工。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上海外滩,近年的保护开发搞得有声有色。上海鼓励有经济实力且重视文物保护的中外法人来置换上海的近代优秀建筑,通过对老房子的现代化利用筹措老房子的保护资金。去年,上海市颁布《上海市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条例》,正式提出了集纳民间资金的思路。

伦敦

伦敦政府有规定,凡是100年以上的老房子在进行整修时都不能随意改变外观,就连窗户重新油漆都得经过批准。中国驻英国使馆就是100多年前清朝政府的公使馆,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曾经在伦敦被清政府绑架,关押在这里。现在这幢经历了百年沧桑的小楼依然保持着原先的外观,但是内部构造经过多次修整已经完全变样了。

陈济棠馆风采依旧

陈济棠公馆位于中山一路梅花村,是一座布局园林化的西式建筑,建于1930年。

陈济棠公馆现为广东省妇女联合会使用,就连其附楼,也成为了《中国妇女报》等单位的办公地点。日前,记者走访陈济棠公馆时,丝毫感受不到陈济棠当年的封建色彩。以前陈济棠公馆里的每一个房间都被用作办公室,记者一进入公馆,就看到挂满了各种牌子,包括有心理咨询、信访办等,据了解,现在进驻公馆的基本都是妇联属下的部门。而公馆以前的一些祭祀摆设,现在已经不知所踪了。

即使经过了70多年的历史洗礼,但陈济棠公馆的建筑质量依然非常好,整个房子的地砖基本完好无缺,其他装饰虽然陈旧,但还是保存完好。公馆的楼梯还是木楼梯,记者一行人走在上面发出的“咚咚”声,才透出一丝房子古老的气息。

本专题策划霍宇力

本专题撰文本报记者陈永华 凌慧珊

本专题摄影本报记者庄小龙

《信息时报》2004年02月28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