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闻
政策信息
权威论坛
国际热点
经贸动态
法制进程
文化在线
域外评说
我看世界
华人社区
旅游天地
阅读空间
杨丽萍与她的故乡

    在我国舞坛上,有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杨丽萍。她除了出神入化的《雀之灵》、《两棵树》、《月光》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成了家喻户晓的“舞之精灵”外,她自编自导自演的《太阳鸟》电影还获得“加拿大蒙特利尔电影节特别奖”。然而,由于她表演的舞蹈大都具有傣族风格,所以很多观众误认为她是傣族,以至一些媒体也一度把她说成傣族。其实杨丽萍是地地道道的白族人。她的故乡就在大理白族自治州,小时候就生活在大理,父母都是白族。杨丽萍曾在一篇怀念故乡的文章中详尽地描述了儿时在大理的往事,特别是对奶奶的怀念。

    杨丽萍约9岁时与家人一起从大理迁居西双版纳。长至13岁,由于出色的舞蹈天赋,杨丽萍被选入西双版纳州歌舞团,并由于在傣族舞剧《孔雀公主》中演主角“孔雀公主”的出色表现而出了名。1988年,杨丽萍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随后她自编自演的《雀之灵》舞,在第二届全国舞蹈比赛中脱颖而出,一举夺得编导、表演两个一等奖,并频频在电视荧屏上展现舞姿,从而成为一颗耀眼的舞蹈之星。

    杨丽萍成名后,对故乡大理一往情深,或演出,或采风,或拍电影多次回到故乡大理,但正如她的处世原则和表演风格一样,不喜欢张扬,除两次应大理地方政府邀请返乡演出外,多数情况下都是悄然而来悄然而返。1993年5月大理白族传统节日“三月街”期间,杨丽萍应大理州政府邀请偕同妹妹杨丽梅(画家)返故乡大理。在大理期间,杨丽萍受到地方党政领导及家乡人民的热情欢迎和盛情款待,兴致勃勃地观看了“三月街开幕式大型文艺表演”,游览了“洱海”、“蝴蝶泉”等大理风景名胜。杨丽萍还满怀激情表演了她的代表作之一的《月光》舞。演出结束后,不少观众纷纷跑上台和杨丽萍留影,杨丽萍十分感动,满足了所有热心观众的要求。

    作为大理日报社的记者,笔者有幸采访了杨丽萍。记得是她刚到大理那天,抵达下榻的洱海宾馆时已过了就餐时间,作为贵宾的杨丽萍却一点不声张,而是和妹妹及几位同行一起悄悄来到宾馆附近的一家白族小饭店点菜就餐。当接受大理本地新闻媒体记者采访时,杨丽萍十分激动谈了她的艺术道路,回忆了她少年时代在大理的往事,并讲述了她在家乡的一些趣事:有一次,她悄悄跑到另一个村子跳舞,被伙伴告密后,父亲曾用玉米秆惩罚她;在七八岁时,还同父亲一起为卖一匹马而来赶过三月街……她深情地说,她的父母都是白族,她老家就在洱海北边的洱源县文强村,她的母亲也是洱源县上村人。她是白族人民的女儿。她的舞蹈师法于自然、取材于民间,表现的也是自然和劳动群众……

    此后杨丽萍多次回到云南及大理,并在丽江拍摄电影《兰陵王》中的不少镜头。

    去年3月,杨丽萍为了她的《舞蹈集锦》,又回到大理采风,并先后深入大理的南涧、巍山等县的彝家山寨采风。在“巍宝山会”上,杨丽萍还和彝族青年一起,手拉手尽情跳《打歌舞》。两个月后,大理传统节日“三月街”期间,杨丽萍又应大理有关方面邀请,再次回到大理。在三月街期间,杨丽萍晚上去“民族广场”为大理的乡亲们表演她的代表作《雀之灵》舞,白天则和同行一起融入三月街的滚滚人流中逛三月街。在三月街场上,杨丽萍最爱去的地方就是大青树下的“民间歌手赛歌台”。在这里她和普通群众一样,静静坐在一角,欣赏民间歌手们即兴表演的“对山歌”,丝毫没有名人的骄矜、架势,而是把自己融为普通大众中的一员,和他们一起笑、一起乐,俨然一副回归自然,回归故里的样子。杨丽萍说过“掌声、鲜花、经济效益是身外之物。是不是观众的焦点我不在乎。将来我走下舞台可以回家种田,我父亲现在也是农民,我喜欢田园生活”,这番心里话道出了她对故土的眷念。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1年04月11日

    

相关新闻

参考文献

相关专题

相关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