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 [   ]
昆明大学三起“耳光事件”引发校园暴力的忧思
中国网 | 时间:2005 年06 月16 日 | 文章来源:新华网

短短的50天内,昆明大学西校区5年制教育部发生三起几乎一模一样的校园暴力事件:两名女生各自遭到同班女同学的欺凌,被搧数十耳光。

被这几起“耳光事件”抽痛的不仅是两名不足18岁的女孩,还有殚精竭虑的老师和家长――一向被誉为“象牙塔”的校园到底怎么了?

“不借手机”“看不顺眼”,这就是搧耳光的全部理由

今年3月30日夜里10点20分,昆明大学西校区女生宿舍楼403室女生梁馨接到406室一个女生的传话:10点半熄灯后去一趟406。

梁馨一踏进漆黑的406,同班同学张小宁、王曼和刘璐迎了上来,逼问梁馨为什么不借给她们手机?――“早看你不顺眼了!”这几乎是3名女生向梁馨施暴的全部理由。她们轮流抽她耳光,一直殴打至深夜12点。“我的脸被打肿了……我报告了班主任。她们向班主任做了保证,再不欺负同学,班主任就没有上报学校。”梁馨说。

但是一个月后的4月30日夜晚,相同的时间,相同的传唤,走进相同的406室,这次等待梁馨的一共5人。她们仍然以“拒借手机”为由,要教训一贯让她们看不顺眼的梁馨。

随后的恐吓、折磨、殴打变成了一场令梁馨日后心惊胆战的“耳光游戏”――不知是谁想出了这样的规则:抽签排序,依次抽打梁馨耳光。就这样,5名女生借助宿舍外面男生楼透进的灯光轮流抽签,不慌不忙对18岁女生梁馨进行了长达2个钟头的殴打……

“我差不多被打昏了……直到凌晨1点多钟,她们才放过我,我回到宿舍,哭着给我父亲打了电话,父亲立即拨打了110,警察最先赶到了……”

4·30事件随后被校方认定为3·30事件处理“软弱”带来的恶果。两起事件共有7名女生先后参与,其中张小宁、王曼刚满18岁,其余3名女生仅17岁,让校方想不通的是,她们在施暴过程中竟没有丝毫手软,并尽情享受着整个漫长的“折磨”过程。

梁馨向记者澄清,她并非没把自己的小灵通借给406室的同学,而是她们使用的时间太长了!难道这就该遭受惩罚?!暴力在梁馨心头留下了难以抹平的创伤,“我们是同班同学啊!躲都躲不开;有时看见她们从我宿舍经过都会紧张得要命,担心她们是不是又要把我叫过去打我。”

时间仅过了19天,5月19日当晚,女生宿舍2004级涉外商务班的一名17岁女生因被人怀疑偷看了他人日记,同样遭到2个宿舍7名女生的“轮番耳光”……

女生暴力追问德育

同一幢女生宿舍楼,前后不过50天,3起女生暴力事件,令人心惊。据记者调查,主要施暴者已受到学校严肃处理,但事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昆明大学西校区远在距昆明29公里的某村半山坡上,学校实行全封闭管理。“5年制”是职业中专与高等专科的混合物,学生初中毕业后直接进入大专学习。2004年,昆明大学一举兼并三所中专,西校区所在校址是从前的昆明轻工业学校,原校近40名中专教师也被并入。昆明大学校长岳怀仁解释,“扩招并校之后,教师能力、学生素质都与大专要求还有差距,在弥补差距过程中,难免出现问题,这也是扩招带来的阵痛。”

近年来的校园暴力事件大多发生在分校,暴露出教学资源面对参差不齐生源时严重稀缺的弊端;但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德育教育严重滞后是校园暴力频繁发生的主要原因。

昆明大学西校区学生科科长叶伟翔告诉记者,施暴的学生有的来自单亲家庭,有的父母整天忙于生意,将孩子扔进校园就不闻不问;家庭教育缺失、社会环境影响使学校责任被推到极致,德育难度“超高”,教师们也非常困惑,“我们知识有限,人手有限,经验更有限;管好一个学生要花费从前几倍的精力,太累了!”然而记者在采访中有学生表示,5年制使处于青春期的男孩女孩们一步迈入高校,也一步迈入大众教育的盲区――学校德育课流于形式,教师的说教又太老套;显然,学校远没有找到应对成长烦恼的好办法。

最令人担忧的是,暴力正在向一贯被认为柔弱、无力的女生悄然渗透。一些独生子女受到暴力文化影响,往往成为社会、家庭、个人成长等多重矛盾的聚合体。张小宁介绍,如今女生中间拉帮结派、横行霸道的现象非常普遍;暴力往往是解决摩擦最常见的方式。

昆明心理咨询顾问彭丽君剖析,在昆明大学的案例中,未成年女生的暴力倾向值得教育者警醒,“这确实是新的德育考验,对待男女生要有不同的策略,对女生既不能掉以轻心,也不能与男生同等对待;教师必须做得更细,对女生在青春期的心理变化洞烛幽微。”

3起事件足以令校方汗颜:居然一再逃过宿舍管理及值班教师的眼睛,尤其当梁馨事件发生后,学校竟然没有防止暴力再次上演。

对校园暴力依法说“不”

显然,近年来呈上升趋势的校园暴力事件对学校德育和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

云南省教育厅德育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工作者认为,目前从小学、中学到大学,教育工作者都感到压力剧增,重压之下急需合理配置资源、提升教师素质;面对校园暴力事件,教育部门要抓好师德建设,选拔和任用有爱心、有责任感、正义感的教师到第一线工作,为学生创立良好的校园环境;面对独生子女出现争强好胜、自我中心、报复心强等不良倾向,最好能把心理测试、心理矫正引入校园,帮助教师对症下药,防患于未然。同时,加强学校、家庭和社区之间的联系,共同构建良好的教育环境也是杜绝和矫正青少年暴力事件的有效方式。

云南省教育厅专门研究校园治安问题的高朝寿介绍,云南省教育厅已经与各高校签订了安全文明校园创建活动目标责任书,有望鞭策各大高校对校园暴力说“不”。

但他认为,法律仍然是解决校园暴力的利器。校园暴力事件使学校、家长、学生职责成为争论的焦点,也暴露了各方在处理暴力事件上手段的疲软滞后。比如我国现行法律法规没有对“学生在校期间学校是不是监护人”明确界定。学校非常需要通过法律界定暴力、防范暴力和惩罚暴力,因此,国家出台校园安全法迫在眉睫,使之规范学生行为,把校园暴力的危害降低。据介绍,云南有望在明年内推出云南校园安全条例。

“试想,如果昆明大学在3月30日当晚发生暴力事件就能参照有关法律,及时惩罚当事人,还会有后来的两起暴力事件吗?无论如何,学校、学生都被推到了一个危险的临界点上,而依法防治却可以化解很多争端。”高朝寿说。(注:文中涉及当事女生均为化名)(记者陈鹏)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