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元伦:2003年欧盟经济与货币

2003年美国依然是全球第一“明星”。但是与此同时,包括欧洲联盟在内的一些重要国际行为体在世界舞台上也有不少引人注目的表现。2003年欧盟最值得提到的是以下三件大事:一是欧盟经济的持续低迷与欧元汇率的有力回升形成强烈的反差;二是欧洲一体化继续发展,除了欧盟东扩已成定局,还基本上定下了欧盟宪法草案框架;三是不只是在伊拉克问题上,欧美矛盾凸显,它不仅具有现实严重性,而且内含根源深刻性。

2003年是欧盟及其欧元区经济持续低迷的第三年,GDP增长率仅为0.8%(整个欧盟)和0.4%(欧元区),还不及已经不景气的2001年(1.7%和1.6%)和2002年(1.1%和0.8%)。其中合占欧盟GDP一半的德、法两国,2003年增长率分别为零和0.2%;失业率则均达10%;年度财政预算赤字2002、2003以及2004年都将连续三年超过欧元区规定的3%上限。2003年欧盟经济不振也是欧洲经济最近十几年表现不如美国的延续:1990—2000年年均GDP增长率美国为3.4%,而欧盟只有2%。

2003年欧盟经济低迷的原因,首先来自外部世界的消极影响,这里包括:西方经济总体依然处于不景气状态,围绕伊拉克战争所产生的不确定因素,石油能源价格高持不下,以及始自2002年早春的欧元对美元汇率回升势头2003年继续呈显强劲,其实际作用大约相当于美国利率下降3个百分点,而欧洲利率上升1.75个百分点,这里且不说欧元汇率提高给欧盟尤其是欧元区出口所造成的压力。

然而,欧盟经济长期不振的主要根源还是在于旧大陆内部的结构性问题。这些结构性问题,交互来自三个“不适应”,即欧洲在过去的十多年中未能及时适应经济全球化的新形势,欧盟及其欧元区各国尚未全面适应欧洲统一市场与欧洲统一货币,以及欧洲迄今还尚未认真着手适应它需要重新现代化的客观要求。这里仅以经济全球化对欧洲的影响为例,它使作为欧洲经济模式根基的社会福利制度面临严峻考验。资本、劳动、政府三者无不如此。在经济全球化资本自由流动的条件下,如果国内政策威胁到资本利益,它可以马上转移。由于欧盟市场上企业盈利状况欠佳,同时也为了巩固和加强欧洲大公司在国外市场上的竞争地位,欧洲资本大量外流。2000年欧盟成员国对外直接投资高峰总额达7700亿欧元,其中4620亿欧元为欧盟15个成员国相互间的投资,3040亿欧元为对区外的投资,而同年从区外吸引的直接投资仅为1250亿欧元。2002年欧盟对区外直接投资为1400亿欧元,从区外吸引的直接投资为760亿欧元,仍为大量资本净输出地。流失资本等于流失繁荣、流失福利、流失就业。在劳工方面,与战后的“黄金”年代(20世纪50—60年代)相比,经济全球化、快速的技术变迁、后福特主义和自由市场政策的广泛采用所带来的最终结果就是弱化了劳动的交易权利,使雇员承担起失业的风险和工作条件变化的压力,减少了工作场所的自治权,增强了生活的不安定感。在政府方面,为了留住本国资本、吸引外国资本,各国竞相进行“减税竞争”。为吸引投资而竞争减低税率的做法使各国税收政策越来越趋于一致,这给税率造成下调的压力。对14个主要工业化国家的公司税率的调查证明,近年来税率大幅度下降:由1985年平均约46%降到了1999年的33%。对个人的税率也有类似的下降。这对于习惯于“高税收—高福利”循环的欧洲国家来说,意味着极大地限制了政府利用税收政策提供社会保障的能力。为了做好所有这些适应性调整,欧洲需要进一步联合与大力推进社会—经济改革,特别是改革不堪重负的社会福利制度、僵硬苛刻的劳动力市场制度以及与之相关的资本、劳动与政府之间的关系。值得注意的是,在当前条件下,这是一种基本上向右转(即向资本)的改革,而不是一种向左转(即向劳动)的改革。这种无奈的选择可以理解。社会—经济生活总是在应时的调整中前行的。

与2003年欧盟经济低迷形成对照的是欧元对美元的汇率继续回升,5月和11月曾两度达到甚至超过1:1.19的高点,高于欧元1999年1月初的起始点1.18,比2000年10月26日的最低点0.82回升超过30%,较2002年的平均汇率0.94至少高出15%。这种波动有四个原因:第一,货币资本的独立自主性日益增强和大量快速投机性流动,是当今国际货币体系及其包括欧元与美元在内的主要货币之间汇率不稳定的根本性原因。看看近些年国际金融交易的迅速发展,我们就会确信这一点:早在1995年3月,26个国家中的金融衍生品合同价值估计已是世界当时GDP的两倍,近48万亿美元。第二,虽然汇率波动往往未必完全反映经济现实,但经济基本状况仍是影响汇率变动的重要因素,或者说是基础性原因。欧元与美元的汇率关系同样如此。尽管这几年新大陆GDP增长率等指标依然好于旧大陆,但人们对美国经济前景的疑点在增多。第三,1971—1973年以来实行的浮动汇率制,是汇率波动的制度性原因。在欧洲中央银行基本“不作为”的情况下,可以自由兑换的货币欧元首当其冲是可以理解的。最后第四,2002—2003年欧元—美元汇率波动还有政策性原因,首先同美国调整美元汇率政策有关。过去30年中,美国三次大幅度调整美元汇率政策,不仅都有美国经济困难的背景,而且还具有重大而又深远的战略目的。1970年代初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垮台,美元的贬值,一方面确实隐含着美国经济—货币地位的相对削弱,但美国却借此“解放”了它的中央政府和中央银行过去所承担的一些国际责任和义务,并从此大力推进“解放”私人资本的活动,美国从中获利最大。1985年美国通过“广场协议”,使日本在随后的10年间让日元对外币值上升了2倍,借此抑制住了当年日本步步紧逼美国的势头。这一次,美国为了确立冷战后全球的主宰(至少是主导)地位,不仅在着力使用其军事力量,而且还在积极发挥其资本力量。为此,美国一方面在国内致力于再振美国经济,实行三降(降息、降税、降汇率)政策,在国际上则竭力打压它的竞争力量,首先是欧盟及其欧元。大力抬高欧元损及欧洲及其经济,只是美国目的的一部分。不过迄今为止,欧元对美元的汇率回升尚在可接受的范围内,虽然对欧元区国家出口不利,但对改善欧元形象与地位有利。未来欧元走势也许会受到美国经济状况胜过欧洲的制约,欧元对美元汇率的上涨走势可能不会持久。可以预期,在上述诸因素作用下,明后年欧元对美元的汇率还会经常波动,其上下摆动的幅度估计可能在0.90-1.10之间。

欧盟经济一些年来的相对不振和欧元自1999年元旦问世近5年来的跌跌升升,不应妨碍我们对欧盟经济的基本判断。欧盟经济规模大体与美国相当,各占世界产出的1/4,因此,欧洲首先是当今世界经济中的重要平衡力量。其次,欧盟经济虽然增长率稍低,却比较稳定,它又是世界经济生活中一支重要的“锚定”力量。第三,欧洲为世界提供了一种不同于美国的、可供参考的经济模式。在美国模式中,政府的作用更倾向于维护资本的利益,偏好市场、企业、雇主、强调公民自我负责,重视资本市场的运作;而在欧洲模式中,政府虽然也重视资本的利益,但同时又强调劳资协商和社会平衡。欧美模式的实质区别在于:美国不但信奉市场经济,而且实行市场社会,而欧洲固然也十分重视市场经济,但不听任市场社会。第四,欧盟经济前景并不悲观:它的模式比较人性与理性;它的宏观经济条件相对稳健;它的改革意愿在日益增强,2003年法国拉法兰政府正在做朱佩政府没有做成的改革工作,德国施罗德政府正在勇敢地推进“2010年改革日程”;它的结构改革任重道远,正因为此,同时也潜力巨大;它有一系列新市场有待进一步开发,例如,在北部,拥有1亿人口的环波罗的海地区,在中东部,拥有8000万人口的新入盟的中东欧国家,在东南部,拥有6000万人口的巴尔干地区等。可以预期,在欧洲内外诸因素的作用下,2004年欧盟经济将会有所起色。 (裘元伦)

学习时报 2003年12月8日


财政状况不达标 德法两国将获两年经济“缓刑”
欧盟计划改革区内服务市场 建欧洲大陆单一市场
欧盟最新报告称欧元区经济将从三年低迷中复苏
欧盟“新政”能刺激经济增长吗?
欧盟经济难有起色
欧盟经济正在摆脱衰退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