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华东新闻》:琢磨马加爵的脸

从马加爵案中,值得反思的远不止于对大学生心理健康的关注,也不仅是对那些由贫寒乡村进入城市生活的青少年内心所受冲击的关注。真正值得反思的,是重技艺轻人文、重学历轻素质、重外表轻心灵的倾向

在杀害了4名同学的云南大学学生马加爵被公开通缉后,各地至少报告发现了几十个“疑似”马加爵——其中还有个别人是为了能上电视露脸、出名而不惜冒名“自首”。马加爵在他自以为“最远”的海南三亚落网,是杀人潜逃的一个月之后。

马加爵在三亚落网,就像一出电视剧,悬念揭开,高潮过去。但是,我相信,媒体和公众视野中的“马加爵”故事,还不可能就此画上句号,毕竟还有审讯、起诉、审判、执行等一连串过程在后面,马加爵还没有讲述作案动机和经过,一件血腥命案里还有不少细节和谜团尚待揭开———不知有多少媒体已经摩拳擦掌了!前不久电影演员吴若甫被绑架案,事不过24小时,吴本人露面陈述的经过也并不曲折复杂,但他开口之前,已有无数种说法被媒体白纸黑字印出来,事后又迅速被敲定要拍成一部电影。

这一次的马加爵案也如此。媒体们的努力值得肯定。马加爵真身未现,已有许多媒体深入云南、广西,通过采访马的老师、同学、父母、邻居,还原了一个“杀手”的形象。除了马加爵的父母和年少时的老师以“乖顺”、“聪明”来描述他之外,更多的则是“内向”、“凶狠”、“粗暴”、“怪僻”、“阴险”、“屠夫”、“恶魔”之类的词语或称呼。

将马加爵描述为“恶魔”是容易的。有媒体就指着通缉令上的照片说他从小到大“长相越来越凶”,似乎这样的外表,也是他行凶变恶的一个要素。但,仔细琢磨被抓捕的马加爵那张肮脏、黝黑的脸,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普通青年,算不上凶恶、阴险,也没有什么“魔”力。

即使是杀人嫌犯,也不必妖魔化地张扬什么“杀手特质”吧?从杀害了17个青少年的黄勇,到跨越四省作案、连害67条人命的杨新海,再到马加爵,在现代生活、网络时代里,“杀人恶魔”不时会有,但一个人就会有一种脸谱,黄勇的削瘦文气,杨新海的矮小沉着,马加爵的粗暴内向,没有什么是注定要与杀人相连的。

从马加爵案中,值得反思的远不止对大学生心理健康的关注,对那些由贫寒乡村进入城市学校生活的青少年内心所经受的冲击的关注。事实上,真正值得反思的,是重技艺轻人文、重学历轻质素、重外表轻心灵的倾向。“杀手”与“恶魔”多了,非自天生,应是教育取向失察的后果。

还有多少个心理扭曲的“马加爵”在歧路口徘徊?那才是值得我们关注的。 (姜泓冰)

    《人民日报华东新闻》 2004年03月17日


《中国青年报》:马加爵被抓与执法成本
解析马加爵:一个大学生“屠夫”的“成长”
A级通缉在逃犯马加爵在三亚落网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