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定一的人生悲欢曲

    陆定一从1945年到1966年,担任了21年党中央宣传部长。1956年5月在中南海怀仁堂,他代表党中央作《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报告,对推动科技、学术和文化艺术的发展,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然而陆定一的一生充满了坎坷,1934年10月,在主力红军长征后,他与怀有身孕的妻子唐义贞生离死别。唐义贞不久即被国民党杀害。时隔五十年,他才找回了前妻留下的一对儿女。“文革”中,他与夫人严慰冰也遭到了残酷迫害,然而他的信念从未动摇。

    痛失前妻唐义贞

    陆定一是江苏无锡人,1906年出身于一个书香人家,1924年参加中国共产党。他的第一位夫人唐义贞比陆定一小三岁,出生于湖北武昌金口镇一个中医家庭。唐义贞14岁进入董必武主持教务的湖北省立女子师范读书,那时正是大革命时代,新文化运动活跃。她接受党组织交给的任务,冒着危险在车站、港口张贴标语,散发传单,给市民传递北伐军节节胜利的消息。由于她的热情、勇敢,被同学们选为女师学生会负责人,董必武称她是“有为青年”。1926年10月,北伐军到达武汉,她也从女师毕业,分配到汉阳蔡甸工业学校当教务主任。第二年三月,她主持召开了汉阳县开天辟地第一届妇代会,被选为妇女协会委员长。1927年7月15日,汪精卫在武汉向革命者举起屠刀,18岁的唐义贞被党组织送到苏联,进入共产国际东方部办的中山大学学习。在这里,她遇见了也在莫斯科的陆定一,那时他是中共驻莫斯科代表团成员。两人一见如故,在1929年结为夫妇。

    1930年夏天,陆定一先她回国。不久唐义贞也来到了上海,与担任团中央宣传部长的陆定一一起工作。1931年春天,在顾顺章叛变革命的最严峻时刻,陆定一夫妇在住所接待了周恩来。1931年5月,唐义贞要求去苏区工作的愿望得到批准,她和陆定一分别后,和何叔衡扮作父女坐海船在汕头登岸,沿着秘密交通路线,到达闽西苏维埃政府所在地福建永定。7月,国民党军队开始了对中央苏区的第三次“围剿”。唐义贞协助苏维埃政府准备转移,不意有一天竟遇见陆定一,两人大喜过望。陆定一告诉爱妻,他被打成为奉行调和路线的人,已被撤销了团中央宣传部长和中央委员职务,几经辗转,才从上海来到这里。9月,随着第三次反围剿胜利,唐义贞随陆定一到了瑞金。此时陆定一已由团中央巡视员改任苏区团中央局宣传部长。他们在叶坪附近一座废庙里安了个家,第一个女孩也是在这里降生的,她被取名“叶坪”。

    1932年初,唐义贞担任红军卫生材料厂厂长,并加入了党组织。这年9月,中央军委设立总卫生部,唐义贞任下属的药材局局长,并仍兼任厂长。为了不影响工作,他们将孩子寄养在当地一位工人家里。一天,她突然接到陆定一的信,原来苏区团中央局在“左”倾思想指使下,指控陆定一犯了“右倾”错误,又撤销了他现任职务,他重新被派回上海去当团中央组织部干事。就在这之后不久,唐义贞还意外地遇见被押解着的形容憔悴的邓小平。她请看守将他带到自己的住处,用仅有的一个银元买了两只鸡,让邓小平打了一回牙祭。临走还让邓小平将没吃完的鸡带回他的禁闭室。这中间还发生一件事,一位大人物突然跑到唐义贞住处,满脸堆笑地说:“你还想陆定一吧?他已经逃跑回家了……”随即掏出一张团中央机关报,不知趣地还往唐义贞这边凑,口中说:“你这么年轻,何必为一个逃兵败坏了自己名声呢?”唐义贞抑制着自己的愤怒说:“陆定一不会当逃兵,他会回来的。你走吧。”那人只好悻悻而去。苍天不负苦心人,1932年下半年陆定一从上海经赣东北又回到中央苏区,他的案子也得到中组部平反,一对患难夫妻再次相聚。

    1934年10月,由于“左”倾错误路线的恶果,中央红军被迫进行战略大转移。唐义贞还有一个月就要生产,被留了下来。望着腹部隆起,步履蹒跚的她,陆定一依依不舍。唐义贞清楚这可能是最后一别,但两人都尽力抑制自己的感情。红军主力撤出中央根据地后,把持苏区的当权者却在宗派主义影响下,无端开除了唐义贞的党籍。1934年11月,她随被派往闽西的福建省委秘书长毛泽覃一行人前往长汀。11月19日,唐义贞在邓子恢母亲杨老太太陪伴下,到达长汀圭田,20日生下一个男孩,取名小定。十几天后,她含泪和新生婴儿分别,回到自己的队伍。1935年1月中旬,部队处境日趋险恶,他们决定往江西方向转移,去寻找陈毅的部队。队伍通过两山夹峙的一座独木桥时,有人为切断追兵,拆毁了这座桥,哪知反而暴露了去向。敌36师迅速包抄过来,唐义贞预感形势危急,向身边的少共福建省委宣传干事陈六嬷托付自己身后事说:“你是本地人,可能突围出去。我送你一对银镯留作纪念。我若牺牲了,日后有人问起,就告诉他:我丈夫叫陆定一。前不久,我在圭田生下一个男孩,名叫小定,送给圭田乡的范其标、聪秀妹夫妇抚养。”经过一场殊死战斗,困在乌蛟塘大山中的唐义贞等二十余人,终因寡不敌众被俘。1935年1月31日凌晨,坚贞不屈的唐义贞倒在敌人的枪口下,当时她还不满26岁。

    与严慰冰一同受难

    陆定一和严慰冰的婚姻,是陈云作主介绍的,这也是一段佳话。严慰冰是一位才女,能诗擅词,写过赞颂革命者的长诗《于立鹤》,发表于江苏的《雨花》文学杂志,受到评论家唐的好评。她出身于江苏无锡的名门望族,可是她父亲严朴却背叛了自己家族,成为江南革命的先行者,农民运动的领袖。据说,她的长诗掺和着她父亲早年不平凡的经历。她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取国立中央大学中国文学系,开学时正逢抗战爆发,她就毫不犹豫地奔赴延安,进了抗日军政大学,不久即上了前方。与陆定一结合后,她抚养了三个孩子,进城后已经是老大不小年纪,仍不甘落后,考入中国人民大学读研究生,毕业后在北大教课,还从事写作。

    “文革”开始后,严慰冰成了林彪上台“祭刀”的第一个牺牲品。她写了封匿名信,怀疑林彪夫人叶群历史有问题,被打成要凶恶地“谋害林彪全家”的现行反革命分子,1966年4月被捕入狱,身陷囹圄13年。写匿名信是严慰冰个人行为,但也株连到时任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宣部长兼文化部长的陆定一。林彪在1966年5月曾说:“有一批王八蛋想冒险,想杀我们,陆定一就是一个,他的老婆严慰冰就是一个!”严慰冰的母亲过瑛老人,在抗战初期带着三个女儿,历尽艰难,行程万里,到达延安。这位对共产党作过贡献的革命老人,七十高龄,竟也被抓进南京老虎桥监狱,并于1968年冬天死于狱中。严慰冰的三个妹妹:严昭、严梅青、严萍,也无一幸免地被关进秦城监牢。陆定一的儿子也被抓进监狱六年,批斗时眼睛被打伤,还被打断两根肋骨。

    我主持文化部主管的《传记文学》杂志时,曾结识了严慰冰的二妹严昭。严昭原是国务院“外办”工作人员,因姐姐的案件被抓进了秦城监牢,也经历了13年的“炼狱”。严慰冰在“四人帮”被粉碎后于1978年12月无罪释放。她熟读中国诗书,历经磨难大劫后,心胸更豁达,诗也写得更好了。她在逝世前不久写的“诉衷情”一词,可看作她一生写照,曾受到名家的击节称赞。词的全文是:

    “当年不羡万户侯,沙场战寇仇。麦米野菜充饥,一代竞风流。妖氛起,苦为囚,渐白头。峰回路转,晚晴笔耕,花满神州。”

    陈云八十寿诞时,严慰冰前去祝贺,陈云亲笔书写条幅:“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赠给严慰冰。

    一身是病的严慰冰于1986年辞世,终年不足70岁。

    五十年后找回儿女

    1993年我去赣南,经文化界一位友人介绍,意外地遇见了陆定一的外孙,在赣南一所学院教哲学课的赖章盛。到赣州他家做客,看到寓所的墙上高挂他外婆唐义贞烈士二十年代的照片:穿着旗袍,披着外衣,一副英姿飒爽。另外还有他外公陆定一写给他的条幅:“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赖章盛为我讲了他外公如何苦思苦等了五十多年,在1987年终于见到了他和唐义贞留在苏区的一双儿女以及外孙、孙儿等失散亲人的故事。“梦断香消”五十年,陆定一始终思念他患难中的第一个妻子,也思念失散在南方的一双儿女。特别是1986年老伴严慰冰去世后,他的思念之情日浓。

    本来1949年全国解放时,他就动过去江西寻找失去的妻子及儿女下落的念头,但是由于公私两方面的原因,没有成行。到了晚年,他思念愈炽,总觉得这种牵挂,生前该有个了结。他拜托了江西、福建两省有关政府部门。他们为寻找革命前辈和烈士留下的儿女,尽了最大的努力,详细研究唐义贞烈士的生平事迹,到处查找有关线索。所幸唐义贞托孤的陈六嬷仍健在,最先找到的是当年抚养在范其标家的儿子小定,随后才在江西赣南一个县里,找见了他的女儿叶坪一家。

    1985年春天,长汀县人民政府在唐义贞烈士英勇就义的四都下赖村,竖起了一座汉白玉纪念碑。与陆定一失散五十余年的一双儿女也被寻找回来,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家和儿女。陆定一知道这喜讯后,和儿女们取得了联系。农家出身的知识分子、他的外孙赖章盛,率先去北京探望了从未见过面的外公。外公仔细看了他们寄来的各自家庭和孩子们的照片。当看到女儿叶坪生的女娃,他的外孙女,一个风华正茂的女青年时,老人眼睛定住了,随即老泪纵横,不能自已。因为,这孩子的容貌、神气,太像她的外婆唐义贞了!对于将要到来的团聚,老人和儿女、孙辈,彼此都很慎重。儿女和孙辈考虑到老人已过八旬高龄,体弱多病,不能让他太激动。而老人方面,又觉得和失散多年的儿女、孙辈团聚,是一件隆重的值得纪念的大事,要选择好日子和好地点。他选择了在江西南昌见面。

    1987年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在南昌一家旅舍,陆定一和失散多年的亲人们重聚。按陆定一的要求,外孙女穿着红丝绒旗袍同他见面。相见的那一刹那,真似五十多年前青春焕发的唐义贞形象的复活。外公拥着自己的外孙女痛哭失声,满座的人都默默饮泣。

    在唐义贞墓前的石碑上,留下了陆定一的亲笔题辞:“义贞知己,我的夫人。”

    摘自《人生的滋味》涂光群著中国工人出版社2002年1月版定价:25.00元

    《文汇报》2002年6月7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