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马彩票案背后:见证者眼中体彩代理的更多黑幕

陕西:宝马彩票案背后黑幕重重

三位宝马中奖者资料有假,保管刘亮彩票的关键人物消失,体彩中心闭口不谈……随着媒体对宝马彩票案报道的逐渐深入,越来越多的疑点集中在陕西体彩代理商杨永明身上。而就在离真相越来越近之时,一位名叫栾文棠的陕西省体彩中心退休人员,透露了陕西体彩代理的更多黑幕。

宝马彩票案

3月23日,西安市东兴街举行的即开型彩票发行现场,17岁的保安刘亮凭着一张图案为草花K的彩票,抽中特等奖宝马轿车。对刘亮一家来说,这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而或许是心情过于激动,对随后体彩中心工作人员孙承贵取走彩票一事,刘亮并未在意;他也没被要求在中奖彩票上签字。

刘亮一家的兴奋仅仅维持了两天。3月25日,陕西省体彩中心以刘亮所持彩票有假为由,拒绝兑付宝马车。刘亮当即爬上了彩票销售现场10米高的广告牌。

彩票是否有假?对此,刘亮和体彩中心各执一词。3月26日,陕西省体彩中心召开新闻发布会称,经中国彩票管理中心鉴定,刘亮所中彩票确系假票,并于同日向新城区经侦大队报案。第二天,刘亮家人也在自家院子里举办“新闻发布会”,称刘亮中奖的彩票是真的,如说是假的,造假的人在彩票中心内部。同日,陕西省体育彩票管理中心贾安庆“拿头担保体彩中心没有造假”。

3月31日,刘家向陕西省纪检、检察等8个部门发出针对体彩中心的“控告信”;4月6日,刘亮一纸诉状递到了西安市新城区法院起诉西安市体彩中心,两天后,法庭受理了此案。

而随着调查的深入,越来越多的疑点集中在陕西体彩代理商杨永明身上。4月18日,央视新闻调查栏目披露,除刘亮外,另三辆宝马车的中奖得主资料有假(早报4月21日A15版曾作报道);而陕西警方在经过近两个月的调查后也发现,杨永明违规介入了彩票销售过程,并存在造假行为。

目前,杨永明已被警方拘捕,国家体彩中心已经决定暂停陕西全省即开型体育彩票的销售,纪检部门也开始对陕西省体彩中心进行调查。

见证者眼中的体彩代理更多黑幕

宝马彩票案看似偶然,但在业内人士眼里,这一事件的发生则有着必然的因素。

“只是迟一天早一天的事。如果不发生在刘亮身上,也会发生在‘王亮’、‘张亮’身上。”陕西省体彩中心退休人员、72岁的栾文棠说。

栾原是陕西省外贸局退休人员。1995年陕西省体彩中心成立,因缺少财务人员,栾文棠被体彩中心聘用,同年,陕西开始发行即开型体育彩票。栾文棠说,直到2000年7月离开之时,他作为会计见证了这些年陕西即开型彩票众多不正常的现象。

宝马彩票案发生后,栾文棠曾拖着病躯两次找到几十公里外的刘亮家中。在他看来,17岁的刘亮没有本事,也没有胆量在彩票上造假。而据另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每张即开型体育彩票上都有一个对应的中奖密码,这个密码同时也掌握在体彩中心手里。即使中奖人可以造假彩票,也不可能知道密码。

4月底,栾文棠向早报透露了陕西体彩代理的更多黑幕。

记者:您觉得都有哪些不正常?

栾:总的说来就是承包商的权力过大,由此也产生诸多不规范行为。前几年西安市一位体彩中心的领导就向我诉苦,说他们其实是为某体彩承包商打工。具体表现在彩票上,开始是中奖面太低、奖品单价太高,后来就干脆有了造假。

记者:能否简要介绍一下即开型彩票的销售模式?

栾:彩票摹集资金通常是5:3:2分成,即50%用以返奖,30%作为公益金上缴政府财政(本次在西安进行的即开型彩票上缴比例是35%)。20%是发行费,其中大约5%作为票本费,5%作为管理费。体彩最初发行时,由于体彩中心人员和资金方面的不足,国家允许彩票代理。作为代理商,所能得到的就是剩下的10%。如果单纯靠这个钱的话,彩票商是发不了多大财的。特别是近些年,与福彩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前期投入也越来越大,合理的获利空间也越来越小。事实上,为了获取更大利润,代理商从一开始就打奖品的主意,也就是那50%部分的主意。

记者:他们怎么打主意?

栾:我仅举一个例子。2000年以前,体彩返奖一直是以实物形式,涉及的奖品五花八门。体彩中心通过代理商购进的天津加利特自行车,进价是238元,我后来从吉林体彩的人那里了解到,其实这种自行车进价只要180元。而这种自行车在变成奖品后是370元。这种车体彩中心前后一共进了5万辆。

【记者注:栾文棠给记者提供了一张陕西省体育彩票管理中心1998年的即开彩票结算单。清单上列了12种体彩奖品,其中包括栾文棠提及的加利特自行车。据栾介绍,即便是这样,还凑不够50%的返奖金额,于是栾当时的财务科负责人将122辆改为133辆。12种奖品中,有6种在数量上作了涂改。】

记者:体彩中心难道对代理商听之任之?

栾:体彩代理商通过不正当手段逃避体彩中心监管是一般做法,更高明的是取得双重身份:既当代理商又是体彩工作人员,既是裁判员也是运动员。这样,一方面可以脱离体彩中心的监管,另一方面还可以逃税,因为按国家税务总局规定,体彩代理商所能拿到的10%发行费中,需要缴5%的税,而如果是体彩人员身份的话,这一块就免了。

杨永明是浙江湖州人,1998年成为陕西体彩的代理商,当年就将其岳父开的厂子生产的踏花被作为奖品。你刚才说他是“陕西省即开型体育彩票发行主管”,据我所知,杨永明在体彩中心并没有编制,也没有领过工资。

其实,像杨永明这样的人并非只有一个,多数代理商都想方设法混进体彩中心。我在时,有一个代理商张小平后来竟然成了体彩中心主任助理。

【记者注:记者曾试图与杨永明联系,但因其手机关机而未能成功。而据一位与杨永明有过正面接触的记者透露,杨永明面相非常诚恳,脑子极其聪明,说话滴水不漏。自1998年投身陕西体彩以来,这位34岁的年轻人已经身家千万,拥有十几家彩票投注站。】

记者:杨永明是怎么成为体彩代理商的?

栾:按国家体育总局1998年出台的7号文件,体彩代理商必须具备三条:一是必须是本地企业,二是注册资金在500万元以上,三是经营三年以上。这三条杨永明一条也不具备。他能成为体彩代理商,与当时的体彩中心主任高直有很大关系。实际上,比杨永明实力强得多的另一家企业,三条都具备,却因为所谓“违规”,被取消了代理权。

【记者注:高直是陕西省体彩中心首任主任。据栾介绍,他对高直的问题曾多次举报,开始是用真名,但在一个月之内被摩托车撞过两次之后,便只好匿名。2003年3月,高直因为经济问题被免去陕西省体彩中心主任职务,随后陕西省成立专案组对其进行调查,但高在此期间离奇外逃。一年之后,时任陕西省体彩中心副主任张长安因同样问题被免职。】

记者:2000年,财政部曾经下文禁止实物返奖。之后,代理商从差价中获利是不是很难进行了?

栾:是。但代理商会打别的主意。今年的即开型彩票中,采取了一个符号可以代表多种奖品的模式。同样是一张草药K,可以代表宝马,也可以代表奇瑞的三款车。这种一个符号代表多种奖品的做法,是杨永明最先搞的。

记者:有何不妥?

栾:其实可以选择的中奖符号很多,一种奖品完全可以对应一种符号。之所以这样搞,其实是为了方便在二次开奖时作弊。其实质是将即开型彩票变成非即开型。实际上,即开型彩票在第一次摸奖时造假的可能很小,但在二次摸奖时就不一样了。对于哪个袋里装的是什么奖品,都是能够控制的。

【记者注:据陕西省体彩中心原工作人员王晓斑介绍,2000年他曾参与调查过一起彩票舞弊案:中奖者抽大奖时,原本抽奖的彩球该有7个,实际只有3个;中奖者摸到了5万元的大奖,但在给体彩中心上报的材料中,却写着此人抽中20万元大奖,并有公证书。据王晓斑透露,当时的代理商就是杨永明。】

记者柴会群

东方早报 2004年5月12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