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雄鹰也幸运也悲情 巴特尔:从老大到NBA流浪汉

1975年11月,巴特尔出生在内蒙古鄂尔多斯一个普通干部家庭,巴特尔一生下来就十分胖大,父亲安克明给儿子起名巴特尔,蒙古语寓意是“英雄”的意思。1984年,9岁的巴特尔身高便长到了1.78米,学校体育老师发现巴特尔是个打篮球的好苗子,就教他练起了篮球,不久,鄂尔多斯教委一名领导将他推荐到内蒙古青年篮球队。第二年,巴特尔便入选了

内蒙古一队。10岁的巴特尔成为篮球专业球员。那时候,还没人知道,这辆喜欢奔跑的大巴,会与姚明、王治郅成为中国三大中锋时代的灵魂任务,会风驰电掣地开往NBA,在那里,实现他一生的夙愿。

幸运巴特尔

德莉(巴特尔的姐姐)巴特尔的母亲现在住的地方叫内蒙古伊克昭盟杭锦旗,过去住的地方离现在住的地方有四五十里路。在他原来的家附近,有一个大的篮球场,那是巴特尔和篮球结缘的地方。巴特尔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就已经1米85,当时一个视察巴特尔所在小学的领导看到他后,就把他带到了呼和浩特。巴特尔的妈妈是医生,在巴特尔小时候长个子时给他吃了很多钙片,她认为孩子的个子就是吃钙片才长那么高。大巴对篮球的悟性很高,他回忆说,第一次触球是在5、6岁的时候,那是因为他父亲喜欢篮球,大巴就是见大人玩篮球才喜欢上篮球的。大巴到了呼和浩特的时候只能听懂一点汉语,可他进步很快,半年就学会了汉语。后来,内蒙古解散了篮球队,当时让他选择是回家还是留下工作,大巴选择了回家。但是,半年后,他原来的教练王万里找到了他,并带他到了北京。

大巴的故事很多,但是他自己从不愿意多谈。在他小时侯,曾经有个喇嘛看到他后跟他的家人讲“巴特尔的骨头是金子做的,他天生富贵。”这句话让巴特尔的母亲十分高兴,而大巴的命运也有很多幸运的成分在。他小学三年级就到了呼和浩特学篮球,在球队解散后,他又幸运地来到了北京。巴特尔很好学,不懂的东西会很认真地听。在1999年3月,太阳队组织的美国沙漠地区训练营向巴特尔、首钢京师俱乐部和中国篮协发出邀请函。俱乐部和中国篮协非常支持。按中国篮协的规定,国内球员必须年满28岁才能出国打球,但对巴特尔网开一面,因为这对中国篮球发展是件好事。

幸运的巴特尔去了美国,并在那里一路征战,今年,遭到尼克斯的拒绝,NBA之路二度受挫之后,大巴依然选择留在美国。大巴说,一来自己不喜欢走回头路,二来在美国,他已安顿好了两个上学的女儿。人,不可能只为了自己而活着。

大巴好样的

袁超(北京首钢队助理教练):大巴刚来的时候是在1988年前后,他是从内蒙古来的,当时,内蒙古体委解散了“三大球”,内蒙古的篮球教练王万里指导就带他和姜超来到了北京男篮。当时大巴还不到13岁,身高已经达到1米90,所以,我们队就一直把他当成中锋来培养,基本上只要有训练,就有一个人专门带他,对他进行特殊加工。巴特尔块头大,而且比较灵活,我们根据他的身体特点来安排适合他的训练计划,这样,他的进步就特别快。等到1990年进了北京一队后就是由我来带,当时他很冲,平时不说话,但很拼,直到现在,我们偶尔地说到北京队过去的时候还会说到大巴,说到他刚来北京时候的样子,很朴实,也很听话。

1986年,为了调整全运会战略,内蒙古体委解散了“三大球”。11岁的巴特尔也随之“下岗”。内蒙古体委为了不让巴特尔这颗希望之星陨落,就将他推荐给北京篮球队。此时,年仅12岁的大巴身高已接近1米90,从外表上看,完全是一位英气勃勃的青年了。巴特尔来到首都,首先面临的是语言关,要学会普通话,还需有个过程,好在巴特尔年轻,学得快。很快就学会了普通话。那时候,北京队总有专门的教练带巴特尔,帮助他进行技术训练和身体训练。

1990年,巴特尔入选北京一队,从师于袁超教练,同年入选中国青年队,成为中国篮坛一颗耀眼的新星。1992年,17岁的巴特尔随中国队征战亚洲青年锦标赛,勇夺冠军。一直到2004年的奥运会,巴特尔几乎没有离开过国家队,他转战杀场,威风八面,勇不可挡,为历届中国队立下汗马功劳。巴特尔说,当站在最高领奖台上,注视着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聆听着嘹亮激越的国歌,才真正体会到一名国手的价值和荣耀。

用胜利送大巴

焦健(北京首钢主力队员):大巴去美国前是我们队的核心,也就是老大。他的个人能力十分突出,他没去美国的时候,我们队的打法一直是以内线为核心。我最难忘的是2002年的时候,就是他去美国前参加的最后一场CBA的比赛。当时是打奥神队。其实大家在当时并没有很深的感触说要给他什么礼物或者惊喜,倒是他自己表现得十分突出,拿了30多分还有10多个篮板。没有送行,没有告别,大巴就驶向了美国。现在想想,当时,在我们的潜意识里,就是要把那场球拿下来,用胜利为他送行。当时老队员都觉得十分惋惜,就跟他说,你到美国那边要好好打球。大伙有机会还可以看你去。那个赛季他平均每场要拿20多分,如果说一个队员有价值,那就看他的数据,最能说明问题。

巴特尔在国内打职业联赛的时候,正是三大中锋笑傲江湖的时候。当时的巴特尔虽然没有姚明的霸气,王治郅的灵活,但其稳定性和状态却是最好的。他到北京一队后,北京队的成绩开始稳中有升。在1996年,北京队全国男子篮球甲级俱乐部联赛第三名。 1997年全国男子篮球甲级联赛第九名。 1998年,北京队获得全国男篮甲A联赛第四名,巴特尔获联赛篮板王称号。 1999年,北京队获得全国男子篮球甲A联赛第七名。2000年2月,北京队全国男篮甲A联赛第五名。到了2001年4月全国男篮甲A联赛的时候,大巴几乎所向披靡,帮助北京队获得联赛第四名。在2002赛季,他随北京队参加21场中国职业篮球联赛,平均出场时间42.2,得分22.0,篮板12.8,助攻2.3,投篮命中率0.493,三分球命中率0.346 荣获2002年中国职业篮球联赛全明星大赛“最有价值球员”称号,得到21分。(杨宝岩)

巴特尔:北京也有NBA

2002年的第一场雪,你像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

两年,两年零八个月以前,北京广安体育馆,北京首钢客场打败北京奥神。巴特尔的平头比现在更短,他特意在比赛前一天修理过,他知道这是他的最后一场CBA。他插着腰,站在球场中央,整个球馆里回荡着《蒙古人》的歌声。他的爱人德明和经纪人夏松站在他身后,看台上亮出条幅,上面写着:北京也有NBA。

从第二天开始,大巴开往丹佛。丹佛的第一场雪极大,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大的一场雪。从酒店的窗子里望出去,雪片像漫天的蝴蝶乱飞,城市里的任何楼宇都不见踪迹,整个科罗拉多高原化作一片雪原。我去看巴特尔训练,一出酒店的大门,耳朵里、眼睛里、嘴里,一切能够被灌满的地方立刻被雪片灌满。我猜想,那也是大巴见过的最大的雪。

巴特尔在那儿的后半个赛季里首发10场,成为第一位在NBA首发出场的中国球员,是韬略经天纬地的总经理范德维奇度过那个休养生息的赛季的主将。接着在那年夏天,范德维奇重起炉灶,把巴特尔转往圣安东尼奥马刺队。当年10月,我在百事中心球馆里再次遇到范德维奇,他说:“这对巴特尔而言非常好,他将可以从邓肯和罗宾逊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大巴肯定在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但他失去了几乎所有可以上场的机会。他在整个赛季里的上场时间还不足一小时,而且不在马刺队征战季后赛的名单之内。但他跟随球队一起赢得了那个赛季的总冠军戒指,他是第一个拿到NBA总冠军戒指的中国人,尽管他坐在板凳上。

马刺之后是猛龙,一个半月后被交换到魔术,被裁,整个赛季的赋闲。他在夏天回到北京,去雅典征战自己的第三届奥运会,但在中国男篮对新西兰和塞黑的两场决胜之战里,哈里斯都让姚明打了整整48分钟。2004年深秋,大巴再次西进纽约,再次被裁,转而栖身NBDL。近三年的时间里,荣辱兼有,冷暖无限。

在这冷暖里,人们总是可以看到很多的态度:媒体宽容的安之若素的态度;有些球迷略带嘲讽的态度;为那枚戒指啼笑皆非的态度;羡慕运气太好的态度;讥讽运气太好的态度。但很少有人能去揣测巴特尔内心真实的态度。他很少说,很少表达自己那段不寻常的心里苦旅。要了解那一切,只有先了解他在北京的生活。

在他离开北京首钢之前,正是三大中锋啸聚江湖的巅峰时代。王治郅少年得意,姚明心里只有冠军,大巴的年纪比这两人都大,于是他是当年全CBA最具威势的中锋。这指的并不仅仅是在球场上的表现和实力,而是他在球队里的威力和势力的总和。当年首钢双塔名动一时,在单涛离开首钢之后,大巴由此成为全队的核心,地位之高无人可比。在他离开首钢之前的两三年内,他事实上已经一言九鼎。

在那一片CBA里,他是和当年巩晓彬、胡卫东等人同样的江湖大佬。你可以想像一下,让这样的一个人物离开惟我独尊,呼风唤雨的北京首钢,去NBA面对另外一种生活会有多难。

在教练心里,他不再是独此一个,不再是教练都不敢惹的宝贝疙瘩,而是坐在板凳上,可有可无的替补;在队友心里,他不再是高高在上,人称老大的领袖,而是一个连选秀都没经历过的新秀;在记者们眼里,他不再是一支球队的代言人和头号球星,而是语言上还存在障碍,即使说话也没有多少分量的普通球员。

从一个万众瞩目的宠儿到那些陌生的城市,把自己先前建立的功业全都忘掉,在未知的世界里重新来过。这需要多大的勇气?但最后,大巴还是走了。在丹佛,有一天我们在他当时住的大使套房酒店二楼吃中饭,一个男人问大巴有多高,大巴回答“6尺11寸”;男人又问:“这么高的个子,你是打篮球的么?”

那时候我觉得,巴特尔是个很勇敢的人。

他拿到了一枚对自己而言最珍贵的戒指。不管别人怎么说,说这枚戒指有价值也好,没有价值也罢;说中国人在总冠军的名单上留了一笔也好,说没人会记得马刺拿冠军的时候队里还有个中国人也罢——在大巴自己的心里,这枚戒指里就镌刻着一段经历,一个来自北京的老大在NBA苦苦挣扎和坚守的心路历程。光是这段历程,就值得大巴用一个漂亮的透明水晶盒子把戒指放好,摆放在客厅里,没事儿的时候看一眼,好好品味一下其中的滋味。

我没有去过格茨维尔,也没有看过NBDL,希望大巴有一天可以重返NBA。(杨毅)

《篮球先锋报》 2004年12月28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