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克隆人难在哪

    主持人:记者 谢卫群

    参与者:

    沈铭贤 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

    陈仁彪 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医学遗传学教授

    丘祥兴 国家人类基因组南方研究中心伦理、法律和社会部常务副主任

    克隆了人类早期胚胎,是不是等于克隆了人?

    主持人:美国先进细胞技术公司的科学家本月25日宣布,他们已成功利用成年人皮肤细胞,获得了含有6个细胞的人类早期胚胎。据称,这在世界上尚属首次。已获得的这一人类细胞胚胎以及它的技术路径,是不是就是克隆人呢?

    沈铭贤:在生命科学领域,有治疗性克隆与生殖性克隆的严格区分。从美国的这一成果来看,还不是克隆人,而是克隆了人的早期胚胎细胞,它仅仅是克隆人的基础条件。这一细胞能不能培养成胚胎,还有很大变数。离克隆人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美国先进细胞公司在宣布这条消息的同时还称,他们的目的并非是“造人”,而是要利用克隆胚胎中的人类干细胞来治疗疾病。

    主持人:最近,有关治疗性克隆与生殖性克隆的名词频繁出现。这两者间有严格的区别,是不是也有密切的联系呢?

    陈仁彪:治疗性克隆与生殖性克隆的技术路线是一样的。两者之间仅隔一道门槛。将体细胞的细胞核注入卵细胞,替代卵细胞核,就成了一个新的细胞。这一新细胞不断分裂,很快就成了一个“桑椹”,干细胞就形成了。干细胞可以用来治疗大量疾病,为人类健康造福。但是,如果这一细胞保留时间超过14天,它就可能长出神经元,此时,这一细胞就有了生命意义。

    丘祥兴:这一技术路线,对技术要求很高,对设备要求并不高,所以投入不大。正因为治疗性克隆能为人类健康造福,所以我们支持治疗性克隆,反对生殖性克隆。当然,支持治疗性克隆也不是无原则的,也要严格管理。

    正因为治疗性克隆与生殖性克隆关系太密切,所以,目前国际上已对治疗性克隆规定三条原则。一是取得的材料卵子、体细胞,必须是自愿的,不能是骗来的,不能是买来的,提供者有知情权。二是胚胎细胞保留时间不能超过14天,超过了,就被视为动机不纯,有克隆人之嫌。三是不能将克隆的胚胎细胞植入人体子宫。

    主持人:这样看来,科学家的责任太重大了。如果一时疏忽,逾越了这一“门槛”,克隆人不就产生了吗?

    沈铭贤:不仅是科学家,政治家的责任尤其重大。

    禁止克隆人的立法赶得上技术发展吗?

    主持人:自从1997年多利羊问世以来,世界各国反对克隆人的声音从来没有停止过。不过,就在人们不断反对的呼声中,克隆技术却在不断推进,而且进程似乎越来越快。许多人在想,这种反对还有效吗?

    沈铭贤:应该说是有效的。我们知道,多利羊问世后,美国的科学家理查德·希德就宣布要克隆人,以后还有不少科学家要克隆人。到了去年,一个名叫耐尔的邪教组织,搞了一个克隆人的机构,就设在美国的内华达州,而且进行了克隆人试验。这一组织称,克隆人就要成功了。今年,意大利医生安谛诺里也声称要克隆人。

    但是,所有的这些行为,因为各国政府、公众、不同国际组织的反对,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制约。意大利医生安谛诺里的克隆计划,不得不改在公海进行,以不受任何国家相关条文的制约。如果自克隆羊技术问世以来全世界都保持沉默,或是支持,克隆人可能早就出来了。

    主持人:我注意到,美国的表现很有意思。无论是多利羊问世,还是哪位科学家提出要克隆人,美国政府反对声都很坚决、响亮,可是,它的有关法律却迟迟不出台,而克隆技术在美国本土不断更新。这次成功克隆人类早期胚胎,不就是美国人干的吗?

    陈仁彪:克隆技术问世以来,世界各国有不同的态度。一种是坚持禁止,坚决反对。主要是国家政府、宗教团体等;一种是表示支持,主要是极少数国家和极少数的个体,也不排除有人在不声不响地做;一种是非常理性地在思考,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在美国,这几种态度同时存在。美国有一个国家组织,叫生命伦理学顾问委员会,多利羊问世后,它受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委托,30天内起草了一份意见,态度很理性。主要看法是,要禁止克隆人,禁止用国家资金进行克隆人研究;禁止的同时,要加紧立法;进行宣传教育,调动社会禁止克隆人的研究。但是,直到今天,美国的有关立法却迟迟没有出台。

    因此,在未来的岁月里,技术发展将与立法速度展开一场竞赛。如果等技术成熟了再来规范禁止克隆人,那就太迟了。

    沈铭贤:禁止克隆人的立法,仅靠一两个国家不行,需要联合国统一行动。否则,像那个意大利医生,他可以跑到公海上去做,而不受任何国家的法律制约。目前,德法两国已联合向联合国提出了禁止克隆人的议案,尽管还没有成为现实,但联合趋势已显山露水。

    我们应该如何面对?

    主持人:从现在的情况看,技术上要实现克隆人还有一个过程,但是,克隆技术的发展却不可掉以轻心。在这种情形下,我们应该怎样应对?

    沈铭贤:我们要坚持这样的立场:大力支持和扶持治疗性克隆,坚决反对生殖性克隆。美国80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不久前联名上书布什总统,要求扶持干细胞的研究。2001年8月,布什总统表示支持联邦政府有限度地资助胚胎干细胞研究。美国众议院在讨论禁止克隆人相关法案时披露,美国现在已掌握了60多个干细胞系,是全世界拥有干细胞最多的国家。因此,我们在反对克隆人的同时,也一定要加速胚胎干细胞的研究。不要因为反对克隆人,而放弃胚胎干细胞研究,否则我们又将落伍。

    丘祥兴:进行胚胎干细胞研究,也不是随意的。国家人类基因组南方研究中心已提出了《胚胎干细胞研究的伦理指导大纲》,共20条。其中,在人类干细胞研究的技术规范中提到,只允许对发育到14天的囊胚胎进行研究,不允许胚胎重新植入子宫,不能将人类胚胎与动物生殖细胞相结合,人类干细胞研究机构应向科研主管部门伦理委员会和机构评审委员会提出工作报告,接受评估和监督等。这一大纲目前已报送卫生部。可见,我们所要从事的干细胞研究是有章可循的。

    

    《人民日报 . 华东新闻》 (2001年11月29日)

    


世界舆论谴责克隆人类胚胎
克隆人离我们有多远?
克隆人类胚胎难超越伦理界限 各国纷纷要求立法禁止
布什反对克隆人类胚胎
美国细胞公司克隆人类胚胎遭到一片批评
美国首次克隆出人类胚胎
英国推出新法案禁止克隆人
我动物克隆技术跨入世界先进行列
克隆人计划是场闹剧?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996210/6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