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味]烟花三月下扬州

    去扬州的时候正是去年农历三月。李白一句“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这一路行来,便让人感觉无限爽快。唐、宋时期的扬州,是江南最繁华的地方,也是最奢靡的地方。古人言“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是为一大梦求,可见有钱是要到扬州去花的。

    从我想来,去扬州是应该坐船,因为我很早就想理会“下扬州”这个“下”字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很可惜,我到江南只坐了一次船,花5角钱渡了长江,到江心岛,然后看大江东去。

    扬州很精致的一个地方是个园。我本来是想只有去苏州才能看到江南园林的,却不想扬州也有。个园和别的园林一样,原本也是官宦人家的花园。江南雅士多,于是构造起来颇见精巧。亭、阁、山、石,竹、木、花、水,一切都搭配的特别有意思。时而幽静,时而开朗;时而清淡,时而娇媚;时而层叠不知归处,时而平泼一目了然。从个园屏风过去,从南到北,整个园子布置成了春夏秋冬四景。我们从北向南去看,没有导游,于是出去了才听人家说是这般设置。细想来,这园子春执红花嘉草,夏伴清池细瀑,秋把高风明月,冬依翠竹寒松,再行廊过阁,闻鸟观鱼,真真别样的境界。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一处景观自相迥异,风格不一,有时让人看了也感觉有些杂乱。北方的景色大多是大气的,南方的则多见长于精细,这也算是南北欣赏的不同吧。

    瘦西湖应该算是十里扬州的旧址了。到了近前,便喜欢上了它的水。十里扬州的一切,都好像是依着这瘦西湖的碧波铺设的。细柳轻斜,随风挑拨湖面,淡淡又几点飞絮;桃花正落,残红憔悴河边,寥寥同暗香流水。画舫清荡,玉桥横卧,楼台亭阁依次列去,如珠几串在一起,让人目不暇接,而这串珠的丝线,就是瘦西湖的水了。

    过二十四桥,才想起扬州的夜色来。我真的是很希望看看扬州的夜晚的,尤其是在瘦西湖。“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在扬州”,而二十四桥边,波光流动,冷月无声,玉人中立,箫声轻吟……那该是怎样的美景呀。我与同行的人开玩笑说:“杜牧那时候,该不会买门票的吧?所以还是生在古代的好。”

    静香书院过了二十四桥便到了,一个不大的院落,靠在湖边。院里亭台假山、清池小桥却也齐全,与书堂古树相应,端庄中又不失雅致,当真是个读书的好地方,只可惜当今的人,便都没这个福分了。

    沿瘦西湖一直向西去,便能到大明寺。大明寺建在一座不算太高的丘陵上,俯瞰扬州城,还算雄伟。这里是供了东去的唐朝和尚鉴真的,又立了碑,而且佛事也是颇盛。大明寺出西阁便是一个花园,康熙、乾隆都曾来过,好像还题了诗。花园沿山围了一个小湖,那水竟也清澈。湖边亭中有一口井,里面也有些水,据说这就是“天下第五泉”了。我看了就想问,那天下第一、二、三、四泉,该都在哪里呢?于是便觉得排到第五,感到有些落后了,却不知道是谁这么细心也能排出来。出大明寺东阁是护寺塔,好像是最近重新修的,有八九层高的样子,大约30几米,很有气魄。塔是可以登顶的,我们没了时间,只好望塔兴叹。想登顶之后看扬州城,该又是一番样子。

    离开扬州的时候,总感觉并没有看够。“春风十里扬州路”,那是一座清丽娇媚,被诗泡着的城市,它的景色,它的氛围,它的古老和它的青春,绝不掩饰的展现给你,如一壶醴酒,既香甜可口,又意味悠长。于是不禁又想起一句诗来:“人生只合扬州死,禅智山光好墓田”。扬州,真的可人哦!

    《市场报》


扬州·个园夏色(多图)
组图:扬州三月
淮左名都――扬州(图文)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