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公府 晚清的凤凰窝

若论近几年北京内城面貌变化最大的,要数东城区了,因为海运仓危改小区、交道口危改小区、北新桥危改小区、北小街危改小区先后动工兴建,许多低矮、残旧、破败的平房和狭窄、弯曲的胡同成片地消失,代之以鳞次栉比的楼房组成的新兴居住小区。不过,北京市在发展建设、改善市民居住条件的同时,也在着力保护体现京城特色的四合院和胡同,从今年7月至今先后三批公布的四合院保护院落共658处,其中东城区就有333处,占了一半还多,恰与历史上老北京“东富西贵”的格局相吻合。

■京城现存惟一清代皇后宅邸

走进南小街以西的朝阳门内危改工程施工处,只见几条胡同的住户已拆迁腾空,多处施工工地起建的高楼已现规模。而在南小街小方家胡同早被拆迁干净的工地中间,还孤零零地坐落着一所宅院,显得相当引人注目,这就是北京市东城区文物保护单位桂公府,京城现存惟一一座清代的皇后宅邸。

所谓桂公,是慈禧太后的幼弟,名叫桂祥,其爵位是三等承恩公。那自然也是来自慈禧的恩泽。因为时为懿贵妃的慈禧生了咸丰皇帝惟一的儿子载淳,即是以后的同治皇帝,所以母以子贵,慈禧已去世的父亲惠征才被追封为三等承恩公,恩诏颁下,由慈禧的大弟弟照祥承袭爵位,照祥死后,再由慈禧幼弟桂祥承袭,因之被称作桂公。

桂祥没有读过什么书,也没有做过什么事,平庸没出息,一生无作为,在外坐支副都统的俸给,在家整日抽大烟混时日,本是个皇族亲贵中无人看得起的角色。但他的身份如此特殊,际遇和命运尤佳,长姐是太后,二姐是醇王福晋,论起来,他是同治皇帝、光绪皇帝的亲舅舅,也是醇亲王的舅爷。桂祥自己生有三个女儿,大格格被指婚许配给“老五太爷”绵愉的长孙辅国公载泽;三格格被指婚嫁予孚郡王的嗣子贝勒载澍;二妞虽无姿色,也少威仪和福相,却因慈禧做主,成了光绪皇帝的皇后。如此皇亲国戚,也就没人敢看不起了。

不过实在因为桂祥的无足轻重,其女又是大清朝的皇后,所以对桂祥其人和这座皇后宅邸,没有存留下什么有意思的史料记载。只有《燕都丛考》在记述其地“又北曰方家胡同。再北曰小方家胡同”时,在注释中有所叙述。《析津日记》载:“东院之东,旧有方家园,园废建净业庵于其址。殿左庑,有镇阳林潮书许鲁斋先生演千字文。以万历十一年八月刻石,嵌于壁”。这是方家园在明末的情况。至清晚期,《顺天府志》记载:“庵今废,林书亦无考。”《荃察予斋诗存·清孝定景皇后挽词注》:“后为承恩公桂祥女,即孝钦(慈禧太后)之侄。一门两世,正位中宫,都人荣之,称大方家园桂公府为凤凰窝。”皇帝登基以前所居的府邸称之为“潜邸”,是潜龙在渊的意思;皇后入选前所居的宅院,也就常常被称为凤凰窝了。当时即有人说,一门两国丈(指惠征、桂祥父子为咸丰、光绪皇帝的丈人),若在前明,不知该怎样的气焰熏天呢。

■此处还曾是胜保的豪宅

从不多的史料中查考,明代末期,在小方家胡同就有一座方家园,当时名芳嘉园,颇有花木之胜。以后园子废弃,在其址建了一座供女尼修行的庵堂,名之为净业庵。延续到清代晚期,净业庵亦毁弃。于是晚清的所谓名将胜保利用此园庵旧址起建了一座豪宅。

胜保被视为咸丰皇帝的爱将,他由举人出身,也当过翰林,后由文转武,赏赐“巴图鲁”的名号,算得上少年得志,刻过一方闲章,自道“十五入泮宫,二十入词林,三十为大将”,那种踌躇满志、自鸣得意的狂态尽显。当1860年英法联军进犯北京时,胜保与僧格林沁一起受命率军拱卫京师,在通州八里桥与联军接仗,胜保还受了伤。虽然没挡住联军入京火烧圆明园,打的是败仗,但总还是在打,与别人的闻风而逃就显得不同。以后恭亲王在京城办理“抚局”,即订议和的城下之盟,胜保与恭王拉上了关系,也算共过患难。在辛酉政变中向肃顺勒兵示威,主张太后垂帘,又为慈禧出了力,所以同治皇帝登基后,他的荣宠不替,是典型的骄兵悍将。他修的宅院,面积要大,房舍要精,园林要巧,自然当得起豪宅的品位、规格。

但是胜保很快败事,没能在此宅长享福荫。他于同治元年受命为钦差大臣,督兵入陕平所谓回乱,得罪了从慈禧太后、恭亲王到当朝大臣的所有人,在同治二年就被逮问回京,以“冒功侵饷,渔色害民”的罪名判了死罪,“从宽赐令自尽”。这座宅院自然籍没入官,转赐给桂祥居住,从那以后就称之为桂公府了。不过当时宫内外都习惯地以“方家园”作为对慈禧太后母家的称谓。“大清朝的国运,要看方家园的风水”,“大清朝早晚亡在方家园的手里”之类的话,就多次出于当国柄政的恭亲王之口。

■桂公府的短暂风光

桂祥未做过大官,愿与之交往的高官显宦也不多,维持一个公爵府邸的排场,要靠慈禧太后经常接济。桂公府最风光的时日,还是他的女儿成为皇后的那一刻。

大清朝的家法和规矩是“汉不选妃”、“满不点元”,即给皇帝选后妃,只在八旗秀女中挑选;而在科举考试中,普天下读书人视为最高荣誉的状元,一般都留给汉人。按照《大清会典》关于皇帝后妃的规制,皇帝可有一位皇后、一位皇贵妃、两位贵妃、四位妃、六位嫔,其他“常在”和“答应”并无限制。但在皇帝成年初选后妃时,只选三五位后妃。光绪皇帝亲政以前,为他选后妃时,经过全国各地八旗驻防和满族世家层层申报、初选,能进入紫禁城由太后当面挑选的,只有96位秀女,真正称得上八旗女孩,精华所萃了。

可是桂祥的二女儿姿色平庸,仪态也未见华贵,在当时的亲贵和朝臣中,只落得个“貌不出众,言不惊人”的评语,多数人认为她若非椒房贵戚,在初选时就会被“撂牌子”,不会有立后的福分。但慈禧太后中意这个有心计的内侄女,执意要亲上加亲,坚持立其为后,以图在光绪皇帝大婚和亲政以后,通过皇后左右皇帝的意志,间接操纵政局。软弱的光绪皇帝无奈其何,只能屈从慈禧的意志,这造成了光绪和慈禧的裂痕,也注定了这表兄妹两口子的婚姻悲剧。

选后定局之后,二妞叶赫那拉氏从宫中回归后邸。按照当时的情况,桂祥夫妇要举家在大门外跪迎,要洒扫出宅院的正室供其居住,父母姐妹不能再行家人之礼,而且内有宫女,外有侍卫,亲友的来往都受限制,原来的生活全被打乱。说起来有女成凤,荣耀当然荣耀,不便也真不便,如《红楼梦》电视剧中“元妃省亲”的情节,就是真实的写照。不过桂祥仗恃慈禧太后的威势,在家“大宴群臣”。尚未过门,也就是还没由大清门抬入宫中的皇后,就在方家园宅院的正房中接受一二品大员三跪九叩的遥拜,桂祥一家也算过足了瘾。接着是宣制奉迎皇后之日的前两天,从桂祥家里向宫中发皇后的嫁妆,妆奁总计两百抬,连发两天,从方家胡同桂公府出门,经过史家胡同、东单大街,再转入东江米巷、兵部街,由大清门抬入紫禁城,引得万人空巷地来看热闹,桂公府的风头至此算是出足了。不过有记载说,因为光绪皇帝心有隐憾,不愿加恩后家,所以桂祥只奉到恩诏懿旨,“以侍郎候补”,因此大有牢骚,道是:“看是出了一位皇后,备办嫁妆,就倾了我的家……”

■现在桂公府的面积仅及当时的十分之一

现在的桂公府,青砖墙,朱漆门,门上高悬“桂公府”大匾,由爱新觉罗·毓垣所书。门内的照壁、水池,显然都是后来修的。西侧仍有院落两重,面积不小,屋子亦像最近修饰补建的。东侧则新建了现代的房舍。但院内两架长势旺劲的紫藤萝,一株尚在结果的秋海棠,以及闲置在墙边的抱石门墩,废弃在屋角的剥落砖雕,似乎还能让人寻觅到昔日公爵府邸的遗迹。后院两株合抱不交的高大杨树,洒下满地的浓荫,也能使人追寻时光的影子。新中国成立后,这所大宅院曾作为中国科学院某单位的办公场所,并于1986年被确定为东城区的文物保护单位。近年科学院的部门搬出,又改作他用。只是听人说,现在的面积,仅及桂公府的十分之一,仅由此就可以想见,当年桂公府的排场,还是颇为煊赫的。李平

《北京青年报》


[旅途]前门大栅栏 平民的快乐
寻找散落的簋街名店
[旅途]北京城里的天津包子
北京周边看海地点攻略
[都市]闲话北京老城门
[都市]柳荫蝉鸣话胡同
[旅途]燕京 多少帝王多少诗
[都市]晴朗朗的北京妞
京城水系游资讯补给站
[旅途]乘乌篷船游大运河
[旅途]登山,攀不尽的乐趣
[旅途]神醉玉渡山秋色
[旅途]记忆中的老北京小吃
[旅途]照相机里的什刹海
北京附近6个可以露营的地方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