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闻
政策信息
权威论坛
国际热点
经贸动态
法制进程
文化在线
教育广场
科技长廊
军事纵横
域外评说
我看世界
华人社区
旅游天地
阅读空间
在天堂的日记(五)

思喧


    在骑向杭州的路上,我一边竭力地骑车,一边把记忆中关于杭州一切统统倒出,一一琢磨:西湖,钱塘江,岳墓……一直以来杭州都是我梦想的天堂,而当要面对真实的梦想时,却有点患得患失,也许想象中的东西永远是最美的,而现实总难免差强人意。然,当西湖真正展现在我眼前时,我看到了一个比梦想更完美的天地。那是人类的智慧和自然魅力的最佳组合,无愧于“人间天堂”的美称!

    据说在秦始皇时代还没有杭州,那时这里是一个海湾, 初民聚居于临海诸山,也就是今日棉亘在西湖之南北和西面的,被称作南山,西山和北山的那些山上。那时的杭州湾就从吴山,宝石山的山脚下算起。后来海退人进,步步为营,逐渐有了田园和城市。蒙苍天眷顾,海不是平平坦坦,完完全全的退去,而是让钱塘江泻下的泥沙壅塞于海湾口,所以在群山和海涂之间留下了一个泄湖。湖在城西,古称西湖。

    如果从城市的经济地理来看,杭州发展的最佳处应该是在钱塘湾附近。这是我一直不解的疑问,但等我看到了西湖,才知道西湖在杭州人心中的地位,才知道西湖与杭州实在已不可分割。南京缺了玄武湖,它还是南京,但杭州缺了西湖,会是什么样子呢?还会是杭州吗?这个面积才五平方公里多一点的小小湖泊,牵住偌大一个在南宋时人口就已达百万的杭州,简直是个奇迹。

    西湖毕竟为西湖,它以天堂般的美景博得了世人最多得呵护,而西湖给予杭州人的财富,你看看湖周围那一张张笑脸,就会找到答案的。

    “若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苏东坡的赞美之词实在是对西湖美景最真实,最经典的表露。“湖光山色”这种套话,通常说来很是俗气。但若用于西湖,这四个字便不再空乏了。艳阳下的西湖,正值荷花盛开之际,湖上满目艳丽,各处的景色都很饱满,浓郁,满眼嫣红碧绿。西湖鲜亮,明媚,呈现它真实的面目,是苏东坡所谓“浓妆”的姿色。或许你会觉得“浓妆”过于丰腴,光与色都流泻的过多。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透彻,而少了一点含蓄。但这确是自然最具价值的本色,西湖山水本来就是这么浓艳的。清晨的西湖,特别是旭日初上时,有了云雾水气的遮掩,西湖便有些“淡抹”了。处于朦胧中的各景,或许会更有看头。那是一种黯淡的美。她存在于你目力难以触及的空间。她的存在是要你去幻想,去琢磨。风送来淡淡的荷香,荷花便在你的思绪中盛开,那是一种想象深处的自然。

    荷花因其“出淤泥而不染”,历来被人们尊为“花中君子”。西湖的荷花以洪春桥畔的曲院最为著名。如今正值仲夏时节,“香风徐来,水波不兴。绿盖红衣,照灼云日。”荷花一般傍依着花的艳丽,叶的翠绿,姿的亭亭打动着人们。而西湖的荷花因湖水的绿波映衬,显得格外的红艳,她是天上的丽日映红的,是晚霞的色泽染红的。这种美,是娇艳,却不花俏;是婉丽,却不单调。难怪南宋诗人杨万里要这样明快地赞美西湖的荷花:“毕竟西湖六月中,风景不与四月同。接天连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明镜般的西湖水面上,东西横亘的白堤和南北贯通的苏堤,垂柳亭立,拱桥起伏,亭榭隐约。宛如两条色彩斑斓的缎带,飘逸而去,迤俪前来。串接起湖光山色的千古风流,联结这西子美人的多方胜景,播扬了先贤名士的流风余韵,体现了人类对西湖自然美景的艺术加工和审美情趣。

     长堤对潋滟湖光而言,是造景要素。他们作为障景,不仅分割了湖面,增加了空间的层次和变化,而且由于独特的内涵,本身又成为观赏的对象。长堤对于游人来说不仅具有常景的功能,它们更方便了湖上的交通。将游人直接引入碧波荡漾的湖面上,让他们在沿途傍水的缓步迤行中,一个接一个,一组接一组地尽情领略湖山胜景。所谓步移景换的兴味,在长堤上能够任人体会。白堤横,苏堤纵,去二堤上走一遭,西湖的三面山一面城,满湖诗话满湖情,一一尽收眼底,荡于心胸,存入久久难以忘怀的记忆之中。

     白堤在当年的杭州钱塘门外,即今青少年活动中心前广场向西通往孤山。全长一公里。北为山水依傍的葛岭,宝石山和北里湖。南是外西湖,遥对南峰吴山,玉皇山和南凭山。堤上有断桥,锦带桥,绕过孤山是西冷桥。

     白堤横贯湖面,因其所处特殊的地理位置,在此能总揽西湖。尤其是步入堤西段的“平湖秋月”处眺望,东至湖滨,西迄苏堤,南到南屏,整个外西湖的景色,一一入目。在西湖恬静幽雅的湖面上,湖中之岛如仙山琼阁,鼎立湖心。天空有水鸟在偏偏飞舞,湖上有点点游船在缓缓移动……置身白堤之上,给人以一种清丽之感。“波心明玉镜,塔影浸水壶。”前人描写的就是这里的景色,难怪自唐宋以来西湖即为游人所赞赏。而若站在白堤向里湖望去,这里“满湖荷花载舟行”的景色,又使人仿佛在看一幅多彩的抒情画。新荷出水,荷叶娇嫩欲折,它们在清风中摇摆,叶上颗颗晶莹的水珠滚动着,向叶心汇聚,逐渐结成硕大的水珠,随着风儿不断吹来,纷纷泼入湖中,隐没了。细细的听去,好象在发出隐隐的琴瑟之声。这一切使白堤让人感受到一种旋律与眷恋相生相随的特有风情。

     步入白堤,最引人动情的莫过于断桥了。断桥实为白堤的始点,也是里西湖和外西湖的分界点。站在桥上,凭栏远眺或近视,视野不仅格外开阔,风景也特别秀美。如果把整个西湖风景区比作一个大花园的话,那么断桥则是这个大花园东北隅的一叶门扇。这里有康熙亲笔御题的“断桥残雪”碑和青瓦朱栏的一亭一榭,掩映在绿树浓荫之中,与四周的湖光山色和谐的融合与一体。站在桥顶左顾右盼,你会发现白堤分割的西湖竟是如此不同。外西湖湖域宽广,波光跃动;里西湖小巧玲珑,一平如镜。纵目四望,则三面青山如黛,四周绿树溶溶。南有淡荡的烟霞,北峙参差的楼宇。而作为断桥本身来看,它倚着水波不兴的湖面,一抹如带的白堤,如一道弧线,既不单调,又不冗长,使白提显露出流畅的曲线美,令人赏心悦目。

     最使人难以忘怀的是断桥的传说,这是我国古代四大神话传说之一的 “白蛇传”里最浪漫的插曲。当年白娘子带着小青在一个青雨霏霏的早晨,和许仙在断桥边相识,同舟而归后,爱情便由此开始了。而水漫金山后,许仙也是在这断桥和白娘子邂逅重逢的。一出动人、浪漫的爱情故事,从此断桥又被蒙上了一层“西湖情人桥”的色彩。

     在白堤的尽头,栖霞岭下的绿荫深处,有一座石桥,这,便是人称西湖第一桥的西冷桥。因为在此桥未建时,这里曾是一处渡口,所以西冷桥又叫西陵桥。这里有着“轻掩薄雾斜阳”的美景。“苏小结同心处”就在桥下,相传是南齐歌妓苏小小的墓地,墓亭曰“慕才亭”千百年来让人驻足吟唱凭吊不已。

     临走的时候,我拍了一张照片。镜头里有宝石山,有西湖水,有宝淑塔,更有杭州城的楼群。这也就是我三天来看到的真实的杭州,一个存在于历史记忆中的现代的城市。

    

     中国网 2001年8月23日

相关新闻

参考文献
相关专题

相关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