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图书馆及其传说

    行走在今天亚历山大市最繁华的海滨大道上,你一定会发现一组3座造型奇特的建筑。它就是“地中海新娘”为欢迎国内外游客而“梳妆打扮”新增的“装饰”——重建“复活”的现代亚历山大图书馆。

    亚历山大图书馆能够“复活”,当然是件值得庆贺的大事。不过2200多年前它到底是什么模样却无人知晓?今人只能从历史文献的零星记载中了解,因为它甚至连一个石块实物也没有留下;而大量考古发掘似乎也无确凿线索。人们只知道亚历山大图书馆建于公元前259年。当时的中国大约正是竹简流行;老子、孔子等诸子百家思想开始流传的年代。在对托勒密二世国王乌基曼迪亚斯坟墓的发堀中他留下一句话:“我看到这个工程这么庞大时都要绝望了。”似表达了他接手此事时的心情,以及对图书馆工程浩大的惊讶。据说当时尽管有战乱,亚历山大图书馆藏书约54000卷。

    应当说亚历山大大帝本人的军事征服举动,客观上进一步促进了东西方经济与文化的交流。他死后,亚历山大成为古埃及托勒密王国的首都。据说当初建亚历山大图书馆唯一的目的就是“收集全世界的书”,实现“世界知识总汇”的梦想,所以历代国王甚至为此都采取过一切手段:下令搜查每一艘进入亚历山大港口的船只,只要发现图书,不论国籍,马上归入亚历山大图书馆。有一则传说更讲到,当时古希腊三大悲剧作家欧里庇得斯、埃斯库罗斯和索福克勒斯的手稿原本收藏在雅典档案馆内。托勒密三世得知后此事后便设了一计,以制造副本为由先用一笔押金说服雅典破例出借,可据说最后归还给希腊的实际上是复制件,而真迹原件却被送往亚历山大图书馆了。

    通过各种正当不正当的手段,亚历山大图书馆迅速成为人类早期历史上最伟大的图书馆:拥有公元前9世纪古希腊著名诗人荷马的全部诗稿,并首次在图书馆复制和译成拉丁文字;藏有包括《几何原本》在内的古希腊数学家欧几里得的许多真迹原件;早在公元前270年就提出了哥白尼太阳和地球理论的古希腊天文学家阿里斯托芬的关于日心说的理论著作;古希腊三大悲剧作家的手稿真迹;古希腊医师、有西方医学奠基人之称的希波克拉底的许多著述手稿;第一本希腊文《圣经》旧约摩西五经的译稿;对医学也有贡献的古希腊哲学科学家亚里士多德和学者阿基米得等均有著作手迹留此。此外,当时古埃及人及托勒密时期许多的哲学、诗歌、文学、医学、宗教、伦理和其它科学均有大批著述收藏于此。极盛时据说馆藏各类手稿逾50万卷(纸草卷)。

    另外,由于四方学者纷纷云集此地,古希腊地理学家、天文学家、数学家和诗人的埃拉托色尼,古希腊文献学家亚里斯塔克等不少历史名人都曾出任过亚历山大图书馆的馆长。而诸如哲学家埃奈西德穆,数学家、物理学家阿基米得等睿智圣贤也均在此或讲学,或求学,使图书馆享有“世界上最好的学校”的美名,并在整个地中海世界传播文明长达200至800年。

    亚历山大图书馆的消失同样充满了神秘。现今人们只知道传说它先后毁于两场大火。关于第一场大火流传比较普遍:公元前48年罗马统帅恺撒在法萨罗战役中获胜后追击庞培进入埃及,进而帮助当时的女王克娄巴特拉七世争夺王位,并在与其兄弟作战时放火焚烧敌军的舰队和港口。这场大火蔓延到亚历山大城里,致使图书馆遭殃,全部珍藏过半被毁。

    由于牵涉到伊斯兰宗教的原因,关于第二次毁灭的传播就隐晦得多。约公元610年先知穆罕默德开始传播伊斯兰教,于公元630年以后伊斯兰教基本统一了阿拉伯半岛。传说中的第二场“大火”就发生在公元642年。当时征服埃及的阿拉伯将领阿慕尔进军并占领了亚历山大。有学者曾斗胆进言希望保存那些“火口余生”的珍贵典籍,阿慕尔不得不为如何处置这批书籍而请示。得到的答复很明确:如果与我们传授的教义内容一致,那它们就无存在的必要;如果与教义不一致,那就更该毁掉。于是逃过第一场大火的典籍这次未能幸免而又遭劫难,被运到当地一处公共浴室当作燃料烧,据说整个过程持续了约6个月。

    毫无疑义问,重建现代亚历山大图书馆对全人类而言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但它所遇到的困难也可想而知。埃及最初希望尽可能在亚历山大图书馆原址按原样复活旧馆。但是年代久远以及历史战乱,原本以为在亚历山大拥有陵寝的亚历山大大帝陵寝始终未露出任何蛛丝马迹;而亚历山大图书馆又被烧得片瓦无存。因此重建现代亚历山大图书馆从选址、设计、施工,到重新收集世界各国丰富的图书资料;并将最现代化的手段运用到图书馆的编目、检索和管理中去,在财力和物力上绝非埃及一国所能及。于是埃及求助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并向世界各国发出呼吁,成功地得到了积极响应和帮助,因而才有了今天“复活”的现代亚历山大图书馆。

    历史上据说高440英尺的“亚历山大灯塔”是世界古代七大奇迹之一,是与现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亚特兰蒂斯洲相类似的一个“人类之谜”。而曾与该灯塔相邻近的亚历山大图书馆在相当长一个历史时期里曾经是古代人类“知识与科学的灯塔”。因此“复活”在地中海滨的现代亚历山大图书馆,不仅以其造型奇特的建筑和丰富的馆藏吸引世人,肯定还会因它历史的“身世”和神秘的传说而倍添魅力,为埃及丰富的旅游资源再加一道独特的风景。

    现代亚历山大图书馆16日在埃及正式开馆

    原定今年4月23日正式开馆的亚历山大图书馆被推迟后,终于在本月16日举行了隆重的开馆仪式,宣布正式向世人展开它那宽阔而又丰富的知识怀抱。

    世界上一些国家和政府的领导人或王后、政坛巨子、国际社会名流、学术与知识界伟人出席了今天的开馆仪式。仪式结式后300位有关国家的正式代表、2000位国际机构和组织的代表,以及800位国际图书馆界友人参加了庆祝晚会。

    古代亚历山大图书馆彻底被毁后,埃及的亚历山大大学早在1974年就提出重建图书馆问题,并希望尽可能在原址原样恢复。可是考古研究几乎没什么发现使得后来的重建工作基本是在没有多少历史资料可资借鉴的情况下进行的。可以说今天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复活”克服了许多因难,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社会许多国家和埃及共同合作努力的结果。

    首先是图书馆选址问题。原来的亚历山大图书馆馆址究竟在那里根本无从考察,所以新馆馆址只能由埃及自已决定。现在的新馆建在亚历山大海滨区,在海滨大道上紧傍“地中海新娘”雕像处。它包括3座建筑,其中最主要的当然是造型奇特的图书馆,另有一个球型天文馆,第三座建筑是服务大楼。它们面对地中海,背靠亚历山大大学各理科学院,风光绮丽、景色迷人。根据埃及1993年的考古发掘,此地曾是古罗马文明时期的皇家专属区。

    确定新图书馆的设计方案是又一个难题。它于1989年向世界公开招标,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提供财政援助。在参与竞标的数十个国家的600多家建筑设计机构中,挪威斯努希塔建筑事务所提出的初步设计方案中标,由他们的建筑师们承担外部建筑和内部设计。埃及的迈姆杜哈·哈姆宰作为埃及的参事参与设计。

    由于亚历山大图书馆在古代文明中对全人类发挥过重大影响,所以埃及特别强调重建工作必须考虑历史因素。有舆论说埃及人似乎希望借此提升其在当代国际社会的地位。事实上这家建筑事务所的设计方案从最初提出到最后确定,各类专家一直不断地发表各种高见,并且不同意见争辩特多。据称最后的方案当然是一个妥协的产物:既要前卫地适应21世纪时代特点,又要能与亚历山大这座充满欧、亚、非异国文化情调的“历史之都”相融洽,还要尽可能符合和体现图书馆厚重的历史风采。

    图书馆的建造基本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地基和土建工程,由意大利的罗迪尤·特里菲联合公司和埃及的阿拉伯承包公司负责。工程动工于1995年5月15日,完工于1996年12月31日,共耗资5900万美元。它包括一个直径达160米的如古罗马圆形剧场那样倾斜的建筑,600根桩柱有间隔、排列有序地耸立着,支撑着图书馆园型墙体和钢架玻璃的屋顶。它就是图书馆的阅览大厅,可同时接纳2000名读者。据说它在建筑艺术上达到了很高水准。第二阶段是图书馆及其它建筑,包括内外装修和设备按装。它动工于1996年12月27日,共耗资1.17亿美元。工程由英国的贝尔福·白迪联合公司和埃及的阿拉伯承包公司承担。

    现代亚历山大图书馆总共包括主图书馆、青年图书馆、盲人图书馆、天文馆、手迹陈列馆、古籍珍本博物馆、国际资料研究学院、修缮保养工厂、会议中心等。此外它还留有一些空场所,可根据举办展览、演剧或其它需要随时提供各种服务。亚历山大图书馆总建筑面积36770平方米。共有11层、总高33米,所以总共可提供使用面积达85405平方米。其中图书文化活动场所占4210平方米,科技和技术服务为10860平方米,国际资料研究学院用3500平方米,会议中心以及其它辅助服务场所占用面积30840平方米。

    今天的图书馆达到了既现代又有厚重历史感的目的。它向地中海倾斜的外部圆形建筑据称是既怀念古时的圆形港口,又联想到宇宙的模样。钢架玻璃的屋顶,和柱顶的四棱透镜使透入的光线弥散,且随日光的移动而不断变化。图书馆的墙体由2米宽1米高的巨石建成,6300平方米的石头墙上刻满了阿拉伯文字、图案、符号,此外还有音乐和数学符号,以及世界各种文化的文字符号;这些图案均系手工凿刻而成。馆内宽敞明亮,确有传统图书馆的风范。

    最后解决的问题是收集馆藏图书。埃及希望“复活”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仍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之一,并专门收藏埃及的古代珍贵手稿和世界各地的著名图书。这一问题在世界各国的大力捐助下也得到了解决。通过国际社会各国的帮助,亚历山大图书馆现在征得了大量珍贵图书、典籍、手稿、书画和影像制品。这其中包括中国捐赠的如《中国通史》、《中国药物大全》、《二十四史》等极有收藏价值的书籍。开馆时它已拥有各类书籍20万卷册(长远目标是达到藏书800万卷册);视听资料1万件;手稿真迹和图书珍本1万件;各类地图5万件。此外还开通了国际因特网、卫星式信息查询,并拥有电脑资料编目、管理、检索等多种先进手段。

    亚历山大图书馆现已成为亚历山大的一个新景观。将一个业已在地球上彻底消失、且遗存资料极少的图书馆“复活”成现在这个模样,毫无疑问是国际合作的结晶。埃及人称它是“埃及了解世界的窗口、及世界了解埃及的窗口”,并希望它能成为国际间进行文化文明交流的场所。

    人民网 2002年10月18日


埃及:见证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复兴
日本图书馆本年失书7.5万册
克林顿图书馆:100年不落伍、不谈莱温斯基
法国新老图书馆
亚历山大—地中海之珠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