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亚洲最佳女选手——纪政的辛酸与荣耀(二)  

    三位恩人影响一生

    纪政说,她在田径上有任何成就,必须感谢三个人:第一是他的父亲纪清池,全力支持她,13岁那年借钱为她买了一双钉鞋,培养她的兴趣;第二位是“中华全国田径委员会”(现已改为“中华民国田径协会”)首任主任委员关颂声,他的慧眼识英雌,在选拔参加罗马奥运会代表时,提拔了她;第三位是她的美国教练瑞尔(Vincent Reel ),主张她去美国接受训练,且很有耐心,训练有方,使成绩突飞猛进,成为世界级的选手。

    纪政是台湾新竹县人,1944年3月15日,出生在香山牛埔村一个农家。6岁进新竹师范附属小学,那时体育教育家高梓(仰乔)担任附小校长,见她双腿修长而富有弹力,嘱叶文泽、许明勋、苏子健、林树杰、林家传等几位老师指导,进步很快,每次赛跑都得第一。由于家庭环境变迁,几次搬家,于是转学到东园国小及新竹国小,母亲纪王尾全靠洗衣服来维持一家生活,但运动训练并未中断。

    因为家境清寒,兄弟姐妹又多,她在小时候又时常生病,一般人的迷信说要把她送给别人当养女 ,才能消灾,她个性坚强,坚持不肯,被送去别家以后,总是找机会偷跑回家。她的父母认为养女偷跑回家是不吉利的事,总是狠打一顿,把她再送走。

    养父母见她回来了,又是一顿狠打,并把她关起来,不准出门。这样逃了7、8次,身上被打得皮破血流,仍然流着眼泪,坚持要回自己的家,后来她的父母被她的坚强意志感动,终于改变了心意,让她回到了自己的家。

    纪政意志坚强,又有好胜心,所以认定目标努力,都能如愿以偿。1955年新竹县举行第5届运动会,她初次参加就一鸣惊人,个人连续获得跳高、跳远、60公尺三项冠军,又参加200公尺及400公尺接力赛,也夺得首奖,并使新竹小学得到团体男女总冠军,从此奠定了她要作一个运动员的信心。

    新竹县每年都有运动会,纪政看到选手们在运动场上穿着钉鞋练习,充满了朝气与活力,引人注目,非常羡慕,她希望能有一天出人头地,成为运动场上的健将,要实现这个理想,她认为应该要有一双钉鞋。

    纪政向她的父亲提出要求说:我想练赛跑,钉鞋是我最需要的工具,我可以饿着肚子不吃饭,但是不能没钉鞋,请爸爸一定要设法买给我。

    她的父亲纪清池很支持她,可是家里没有足够买钉鞋的钱。父亲硬着头皮,向朋友借了100多元新台币,为她买了一双钉鞋。

    一双钉鞋无限鼓励

    有了这双钉鞋的鼓励,纪政的运动兴趣更高了,成绩也大有进步。1956年小学毕业,升入新竹第二女中(后改为培英中学),年仅12岁参加全县运动会,获初中60公尺冠军,跳高亚军。次年全县运动会,更露锋芒,夺得60公尺、百公尺及跳高三面金牌。

    1958年3月,台湾地区第7届中等以上学校运动会在台中市举行,她以1公尺43得跳高冠军,并刷新大会纪录。10月在同一地点参加台湾省第13届全省运动会,以1公尺45获跳高冠军。

    1959年她参加了新竹县运、台湾省中等以上学校运动会、马尼拉中菲田径对抗赛及台湾省田径锦标赛,都名列前茅,且表现突出,她在初中组的成绩超过了大专级,并以12秒2打破了80公尺低栏的全台纪录,引起了体坛人士的注意。

    关老惜才永铭心田

    1960年是奥运年,7月10日下午在台北市体育场举行最后一次遴选奥运选手测验,纪政与黄文蓉参加低栏,由“中华全国田径委员会”主任委员、名建筑师关颂声担任发令,枪声响后黄文蓉一马当选直冲终点,因前一晚下雨,纪政这条跑道湿滑,她起跑后在第一栏架处跌倒,爬起来耗去不少时间,她再跑无论如何难达标准,于是她只好退出,照规则纪政没有成绩。黄文蓉虽达终点,因成绩未合标准,失望地离开了。

    关颂声拿起他可以作为坐凳的手杖,慢步走向终点,正为纪政因场地不好而失败感到惋惜。纪政因为将失去到罗马奥运学习的宝贵机会,非常难过,等关颂声走到她身边安慰时,她伤心的哭了,哭得很伤心。

    爱惜人才的关颂声,认为纪政的滑倒是场地不好,情有可原,又看到纪政体型好,跳高、跳远的成绩也不错,是一位可造之才,于是特准纪政再补行测验一次。笔者与当时在场的数十位体育界人士,对关老先生情理兼顾的作法,均深表赞佩。

    纪政转忧为喜,擦干眼泪,蹦蹦跳跳地做了一阵准备活动,参加额外的一次测验,计时的是留学德国的张焕龙,他公布结果是11秒9,刚好达到合格标准。纪政因此取得参加罗马奥运会的资格,当晚高兴得一夜没有睡着。

    8月在罗马的奥运会上,纪政虽因为饮食、气候及训练不足,在低栏分组预赛时,以12秒6在第六组中列第5名,未能入围,但是见识到世界最盛大的运动会场面,目睹杨传广荣获10项运动银牌,全场观众起立致敬,侨胞欢欣鼓舞,他无论走到那里,都受敬仰,争相握手获取签名,实在荣耀极了,纪政印象深刻心中感到“有为者亦若是!”于是下定努力向上的决心。

    1962年,纪政18岁,当选为第4届亚洲运动会代表,7月在台湾大学体育馆参加集中训练。此时正好美国国务院派田径教练温逊瑞尔前来指导,我亚运选手集训大队请他协助训练田径选手,经过短时间的观察,瑞尔发现纪政和吴阿民两人,有天才和潜力,应该给予适当的训练和培养。

    纪政经瑞尔教练一个多月的训练,进步特快。8月在雅加达举行的第4届亚洲运动会,因印尼阻止中华台北和以色列参加,使纪政失去表演的机会。

    多方协助赴美深造

    10月在台中市举行的第17届台湾省运动会,纪政代表苗栗县大显身手,检验了正规训练的成果,在5天的田径比赛中,愈演愈佳,得到三面金牌两面银牌,田径赛有13项新纪录产生,纪政独占7项,且有4项突破台湾地区纪录,光芒四射,震惊体坛,令人刮目相看,舆论一致赞扬,称为这是“纪政时代”来临了。

    这位值得造就的“女铁人”,当时在苗栗竹南中学念高中二年级,每次从新竹赶火车去上学,校方虽然重视体育,因限于经费,田径场的跑道只有250公尺,未能达到400公尺的标准,而且地面凹凸不平,设备也十分简陋,对于纪政将来运动成绩的发展,颇为不利。

    纪政当时的计划是竹南高中毕业后,能升学到台湾省立体育专科学校(现已改名为“台湾体育学院”),那里有完善的场地和设备,并能得到运动专家和教练的指导。当时苗栗县长林为恭、“中华民国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杨森及“省政府主席”周至柔等,都表示愿意尽力帮助她。

    纪政在第17届台湾省运动会中大放异彩,舆论界多撰文评论,认为应仿照杨传广的方式,送到运动环境好的国家去深造,才会有成就。

    事有凑巧,第17届台湾省运动会闭幕后不久,“教育部长”黄季陆,接到美国田径教练瑞尔来信,希望送纪政去美国训练,趁着这股热劲,经舆论的鼓吹支持,“教育部”开个特例,特许她可以无需通过留学考试,而准予去美。“美国驻台大使馆”也破例允许她,不必缴验保证金可获得签证。亚洲基金协会赠送她赴美国的飞机票,国际狮子会“中国分会”、新竹扶轮社、“中国眼镜公司”董事长须少白、台北孔雀行经理周赦恩等纷纷热心解囊,慷慨捐赠,体育记者刘世珍、钱艾其等协助陪她办理赴美手续,因此很顺利而迅速地达到了远赴美国深造的愿望,成为继“亚洲铁人”杨传广之后,第二位前往美国接受训练的中国田径选手。

    1963年2月28日,19岁的纪政勇气百倍,单枪匹马带着殷切的期望,乘机离台北飞往美国去了。行前“教育部长”黄季陆对她说,只要成绩表现好,将准她留在美国继续训练。热心体育的各界人士,也表示只要有良好的成绩,将组织教育基金委员会,对她继续援助,希望她成为杨传广第二,将来在国际运动场上争光。

    纪政在瑞尔教练安排下,先进入洛杉矶波蒙高级中学,课余参加田径训练,初步计划以一年半时间苦练,于1964年和杨传广一同参加东京的第18届奥运会,检验初步成果。

    《台湾周刊》2002年第30期


20世纪亚洲最佳女选手——纪政的辛酸与荣耀(一)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