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邮报:关于大学生性行为的争论(续)

    美国《华盛顿邮报》2002年2月20日发表文章:被禁止的爱情挑战传统规定(作者:飞利浦·P·潘/ Philip P. Pan)

    上世纪八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中国人对于性的观念也相对开放了起来。与国际社会的接触以及政府的教育引导使得人们改变了过分保守的性观念,两性关系逐渐成为人们正常面对的话题。夫妻和恋人们已经不再耻于公共场合手牵着手或者接吻。

    中国共青团和其他几家机构的调查显示近二十年来中国的婚前性行为也在增加。1992年的调查结果表明大约25%的中国男性和20%的中国女性存在婚前行为。而九十年代末期,上海和广州两地的调查表明大约70%到80%的伴侣在结婚前就发生过性行为。

    重庆市地处内陆,并非沿海发达地区,受国外的影响较小。然而根据上个月发表的一份调查,重庆市各大高校中有24%的在校男生和10%的在校女生已经有过性行为。而在六年前,这两个数字仅为11%和8%。

    这样迅速的变化必然会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响,因为中国社会依然存在着思想保守或者相对保守的人。特别是在教育机构中,人们更加强调稳妥。性教育在西方已经相当普遍,而在中国沿海城市才刚刚起步,在内地几乎闻所未闻。长期以来中国一直禁止在公共场合发布安全套的广告。

    正反两方面意见和情感并存的状况表明中国的性观念变革正在进行中。最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中国的一些医院可以做一种处女膜修复手术,让女性看起来像处女。超过2000家成人用品专营店出售一种自己修复处女膜的“人造处女膜”。重庆市的一家商店透露他们每个星期要出售30到40套“人造处女膜”。

    马小姐的父亲,一位政府官员认为:“中国大多数人已经开始改变他们对于性的看法,问题是还有些人没有。特别是在地方上有一定权力的阶层,他们造成了性问题紧张的局面。”

    当马先生听女儿说学校因为性行为和怀孕问题而要开除女儿时非常吃惊,也很生女儿的气。但是最终他站到了女儿一边。现在,他为女儿的勇气感到骄傲。他说他愿意在法庭上当女儿和她的男朋友的律师。

    他说:“我女儿这样的普通人敢于挑战权威,这对于中国来说是一种进步。我上大学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做。”

    各种媒体,包括国家主办的新闻机构都对马和林表示同情和支持。

    所以很多中国人开始熟悉他们俩的故事:知道他们如何在大一参加学校社团活动时相遇,如何合得来,又怎样开始约会,关系如何发展。

    报纸也刊登了马怀孕的情况。去年十月,马因为腹部剧痛而晕倒。她住进了校医院,林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医生诊断说马因为宫外孕导致内出血。这就是说一颗受精卵在子宫以外发育,导致体内损伤,胚胎也不能成型。

    在林的陪伴下马做完了手术。学校方面也去看望了她。校方告诉她注意休息,养好身体,还让林好好照顾她。

    林回忆说当时校方告诉他们不必担心会被处罚。

    “直到那时我们跟本不知道我们会受到处罚。”他说。

    但是马出院后,学校通知他们,如果他们自动退学的话,他们性行为和怀孕的问题就不会被记载在他们的记录中。对他们来说,这意味着校方要求他们退学。

    一开始,他们很害怕被开除。但是他们的同学给了他们支持。

    学校方面则认为自己的决定是“谨慎和正确”的,和中国各大高校的政策一致。

    校方解释说:“对于这种性行为的处罚不仅仅是学校的责任,也是学校的法律职责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对大学和全社会的要求。”

    中国网2003年2月28日


华盛顿邮报:关于大学生性行为的争论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