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垃圾"见证中美经济联系

    美国《华尔街日报》2003年04月14日文章:“美国垃圾”推动中国经济增长

    2月底,9岁的小学四年级学生凯文·萨伊德(Kevin Sayad)完成了他的家庭作业,这份作业有两页长,在和老师及父母一起复习完作业后,凯文就把它扔在了新泽西州的家里。

    但这个小男孩的作业还没有走完它的路。当凯文将写著作业的纸张扔出去后,他其实为美国和中国这两个经济巨人之间的贸易往来作出了一份小小的贡献。

    3月5日,凯文扔出的作业最终被送至新泽西州克利夫顿的废纸回收厂,在那里和来自其他地方的1,500磅废纸一起打捆,然后装入集装箱,目的地是中国东部沿海的宁波港。到中国后,这些废纸将卖给一家造纸厂,这家造纸厂大量进口美国废纸,然后用它们造出新的纸张。

    在美国向中国出口的货物中,有一种货物看似不太可能、但却在迅猛增长,那就是:垃圾。每年都有大量的垃圾在稍经处理后被装船发往中国,这里面有废弃汽车和旧家电上拆卸下来的金属、空纸箱和旧报纸等可利用的纸张以及废旧塑料汽水瓶等等。这些垃圾在送到中国后成了造纸厂、炼钢厂和其他工厂的原材料,为中国快速增长的、以出口为导向的工业经济提供动力。

    美国去年向中国出口的垃圾和废料的价值估计有12亿美元,而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5年前这个数字还只有1.94亿美元。垃圾目前是美国对中国的第三大出口品,仅排在飞机和半导体之后,超过大豆和电脑。“我们是废物出口领域的沙特阿拉伯”,华盛顿的废物回收行业学会(Institute of Scrap Recycling Industries)的商品研究主管罗伯特·盖里纳(Robert Garino)说。而中国已经成为美国垃圾的最大进口国,在美国每年出口的52亿美元的垃圾和废料中,有23%被出口到中国。

    垃圾贸易为人们研究美国和中国两大经济体之间的复杂贸易发展关系提供了一个新的角度。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而中国经济则是增长速度最快的,由于美国人购买的中国货物比销往中国的货物要多得多,因此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在以爆炸性的速度扩张,去年飙升了24%,创下1,030亿美元的历史新高。但是,尽管逆差如此巨大,美国对中国的出口也在增加,去年就上升了15%,至220亿美元,所有出口货物,从半导体、机床、橙子,甚至包括垃圾和废料,都在增加。

    一些废料在送到中国后就留在那里,为当地蓬勃兴旺的经济提供原材料。另一些美国卖给中国的垃圾则将完成一次往返旅行,也就是说,它们将被由薪水很低的工人制成各种产品,例如玩具、汽车零部件和衬杉等等,然后被卖回到美国。这个循环为美国消费者提供了价格低廉的产品,但对美国国内的一些就业构成了威胁。

    有人将垃圾贸易视为说明全球经济高效运转的一个例证。美国所消费的产品远远超过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因此也产生了数量庞大的垃圾。去年,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America Chung Nam Inc.向中国出售的废品总重量相当于17艘航空母舰。而由于工业基础的扩张和纸浆及铁矿等自然资源的匮乏,中国又急需各种原材料。

    垃圾贸易还反映了中国工业化的飞速发展进程。上世纪50年代,毛泽东为中国设立了不可能实现的钢铁产量目标,农民们不得不将锅碗瓢盆送入自家后院里搭建的简易炼钢炉。推动中国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变的努力最终失败,而在此过程中有上百万人忍饥挨饿。如今,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经济的一部份,它正在以惊人的效率熔炼美国的锅碗瓢盆。预计在未来5年内,中国将超过法国和英国成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仅排在美国、日本和德国后面。

    而就在形形色色的工厂在中国拔地而起的同时,美国的工业却在苦苦挣扎,其中部分原因就是来自海外的激烈竞争。例如,造纸和钢铁行业都在关闭美国的厂房,以避开低价的外国进口商品的竞争。据美国劳工部(Labor Department)统计,在过去三年中,美国的钢铁和造纸行业的就业人数下降了近4.5万人。

    “美国的制造业在消失,这不缔为一场灾难”,纽约的大型废旧钢铁回收公司Hugo Neu Corp.董事长John Neu说。对他来说,这种情况有利有弊,尽管他担心美国的制造业的工作流失,他所出售的废料价格则由于中国买家的需求而持续保持坚挺。

    总的来说,美国国内市场对废料的需求远远高于出口,但废料出口的增长速度更快。以过去两年为例,据废物回收行业学会的统计,美国国内对废旧钢铁的需求大约持平,但出口猛增了78%。然而,出口的增加并未缓解一些城市废物回收的压力。例如,纽约和其他一些城市最近已经减少了路边垃圾回收的数量,原因是这些回收项目成本较高。

    美国有大量垃圾可供出售。据废物回收行业学会的数据,美国去年向中国出口了230万吨废旧钢铁,远远高于1996年的24.6万吨,230万吨与100万辆福特(Ford)Explorer汽车的总重量大体相当。根据行业通讯Resource Recycling的数据,美国去年向中国出口了大约45万吨废旧塑料,这个重量相当于145亿个空塑料汽水瓶。

    据港口海运研究机构PIERS Maritime Research Services统计,去年,全美最大的废物出口商之一America Chung Nam出口的集装箱总量甚至超过了通用电气公司(General Electric Co.)、Altria Group Inc.(前身为菲利浦莫里斯公司(Philip Morris Cos.))以及杜邦公司(DuPont Co.)的出口集装箱总和。

    凯文的作业扔掉后,他爸爸将各种垃圾送到当地的一个垃圾回收点,然后被一家名为Zozzaro Brothers Inc.的公司收购。该公司在新泽西州克利夫顿建有巨大的回收再造中心,每天将600吨左右的废纸和废纸板打包,然后用叉车送入集装箱,其中的95%被拖运到纽瓦克的港口,等待运往国外。

    尽管经济中的其他领域停滞不前,Zozzaro Brothers的垃圾回收中心却生意兴隆。波纹纸板的价格已经由去年年初的每吨55美元飙升至95美元,主要原因就是中国的需求。可再生新闻纸的价格从每吨55美元升至约90美元。但这和1995年的废纸牛市相比还不算什么,当时每吨废纸板的价格一度飞升至250美元以上。

    Zozzaro Brothers出口的废纸每吨能收入90至95美元,但如果在国内销售,只能获得65至70美元。在中国之后,对美国废料需求最大的国家依次是加拿大、英国、韩国和墨西哥。

    夹杂著凯文作业的那批废纸后来被通过一家中间商卖给了位于临安的杭州锦江纸业(Hangzhou Jinjiang Paper Co.)下属的一家造纸厂,杭州锦江纸业每年生产5.1万吨新闻纸和1万吨其他纸品,所有产品都在中国本地销售。“国内市场的需求已经使我们应接不暇”,该公司进出口部经理方小明(Fang Xiaoming, 音译)说。这家公司计划在未来两年内将生产能力扩大三倍,而其作为原材料的废纸有高达90%来自美国。

    凯文的作业不久将被送入锦江纸业的机器中,切成碎片、洗去墨迹、制成纸浆后晾干,最后被制成新闻纸,卖给中国的各家报社。四年级的凯文说,他一点都不知道几张纸片会经历如此复杂的旅程。“这太酷了”,凯文说。而他最喜欢的玩具任天堂游戏机Nintendo Gameboy正是在中国制造的。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