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杜”走了——记德国友人曼弗雷德·杜尼约克
江建国

    3月9日一大早,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急忙抓过电话机,德国老朋友施普莱茨沉痛地告诉我,杜尼约克先生于3月7日晚因心肌梗塞逝世于柏林的本杰明·富兰克林医院。这个噩耗让我彻底清醒过来了。杜尼约克真的就这样离开了他所热爱的柏林、他所钟情的电影事业、他数次访问过的北京?细问之下,始知杜尼约克于几天前因流感住进医院,本以为他很快就会重新活力十足地操起摄影机,却不料被心梗夺去了生命。终年68岁。在人类寿命普遍延长的今天,68岁告别人世着实令人惋惜;而且他还是这样一位才华横溢、成就卓著的艺术家,一位中国人民的忠诚朋友,就更让人感到痛惜不已。

    曼弗雷德·杜尼约克的一生像一部色彩丰富的传奇故事。他出生在柏林。在柏林和美国的哈佛大学学的是法律、政治学和经济学,却在求学期间迷上了拍电影和摄影。起先他在一部电影中扮演了一个小角色,用挣来的钱执导了他的第一部电影《车站上的人们》,那是1957年,他还是个大学生。次年,他的第二部电影《黑色的纽约》获得了一项德国电影奖。从此,他就以导演、剧作家、制片人的身份开始其辉煌的电影生涯。他的成就有多高?从他荣获的最重要奖项中可见一斑:———1982年以电影《梅菲斯托》荣获美国奥斯卡最佳外国电影奖;

    ———1985年以电影《雷德尔上校》荣获英国学院奖的最佳外国电影奖;同年又以《黑炮事件》(制片人)获中国电影金鸡奖的单项奖;

    ———1997年以电影《上海旅馆》和其国际电影成就荣获第二十五届巴西格拉马多电影节的金奖以及里加、莫斯科电影节的奖项;

    ——1998年以动画片《八十天环绕地球》(制片人)荣获中国电影最高奖华表奖。在此之前,这个奖项从未向外国人颁发过;

    ———2002年被美国电影基金会授予“自由电影奖”。

    杜尼约克毕生拍摄过400多部电影和电视片、电视剧、纪录片等。全世界所有的电影节上几乎都放映过他参与拍摄的电影,得奖总计50多次,仅德国电影奖就获得过7次。他的一大特色是致力于国际合作拍片,除与中国合作之外,还与日本、匈牙利等国广泛合作。正是他的“世界公民”的眼光把他带向了中国,使他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人和把中国电影推向世界的开路先锋。

    1972年4月,杜尼约克首次踏上华夏大地,大概连他本人当时也没想到,从此与中国的缘分竟“一发而不可收”。这种缘分自电影艺术的交流始,后来又漫溢到各个领域。他毕生访问中国达120多次,在德国乃至欧洲只有寥寥数人能与之匹敌。他先是深入到中国电影界,广交朋友,了解中国电影艺术的发展。他看过的中国电影多达上千部,从中国购买了大约200部,从此在德语文化界和中国之间搭起了一座往来络绎不绝的桥梁。在他的大力推荐和支持下,吴贻弓执导的《城南旧事》参加了第二届马尼拉国际电影节,并荣获“金鹰奖”;1988年张艺谋执导的《红高粱》在柏林电影节上引起轰动,获得“金熊奖”;8年后,谢飞执导的《香魂女》再获柏林电影节的“金熊奖”。中国电影在国际影坛上从此成为一支劲旅。在世界各大电影节上,只要有中国电影出现,就总少不了杜尼约克的身影。他每次到中国来,电影界的人士就互相转告:“老杜又来了!”

    他还推动中国和德国电影节合作拍片。第一部中德合拍的故事片《黑炮事件》就是他以制片人身份一手促成的。以维基·鲍姆著名的小说《上海旅馆》改编的一部电影和一部电视连续剧,以儒勒·凡尔纳的小说改编的《一个中国人找凶手》、第一部中德合拍的七集电视连续剧《上海的早晨》、动画片《天书》和《狐狸莱纳克》,都是他以其丰富的制片人的经验促成的。

    此外,杜尼约克又是出色的摄影家,出版过好几本图文并茂的画册,其中三本同中国有关。

    2000年秋天,杜尼约克的又一个不寻常的作品———柏林的中国公园落成开放。他在无数次对中国的访问中爱上了中国园林艺术。不知克服了多少障碍,动员了多少社会力量,终于在柏林市东部的马察恩区建成这个在欧洲占地面积最大的中国园林。公园取名“得月园”,以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月亮的意义,象征中德人民的友谊。如今“得月园”成为柏林的一个新景,公园入口处有两块内容完全相同、分别为中文和德文题记的石牌,上面写着“柏林感谢为建造这座中国园林进行不懈努力的倡议人、柏林电影导演兼制片人、柏林市长委任的柏林—北京友好城市高级顾问、北京荣誉市民曼弗雷德·杜尼约克”。

    我有幸结识杜尼约克是在2001年夏天,他和其他几个朋友曾来我这里做客。他不是那种十分张扬的人,话不多,语速缓慢,音调也不高,脸上总挂着淡淡的微笑,那作派颇似一幅清新淡雅的水墨画,含蓄、儒雅,也许这是他钟情的中国及西欧文化的影响吧。我曾与他约定,找时间听他细细地讲讲他的故事,但他一年中有大半年时间都奔波于世界各地,竟使这次预定的采访未能实现。他逝世前不久,我听说,他正为在“得月园”竖立一座孔夫子的雕像而奔走;又听说他在日本为拍表现二战无名英雄佐尔格的影片做准备。现在,这两件事都将由别人接着做下去了。“老杜”,中国人民永远忘不了你。

    《人民日报》 (2003年04月25日第十五版)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