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经济评论:中国经济能安然度过SARS危机吗?

    一个月时间能改变很多事情。在3月底的时候,中国经济还处在6年来最快的增长时期。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长率达到令人眩目的9.9%,当时欧洲和日本经济步履蹒跚,而美国市场受到战争冲击。今年前3个月,有超过130亿美元投资涌入中国。投资者认为不进入这个市场所带来的损失是无法承受的。

    而现在,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 俗称:非典型肺炎)取代伊拉克战争成为全球最受关注的头条新闻。紧张不安的公司管理人士都不敢在中国露面。包括摩托罗拉首席执行长Chris Galvin和波音首席执行长Phil Condit在内的许多企业领导人取消了前往中国的行程。小区被隔离、许多人举家迁往国外以及北京的商业区人去楼空,这些戏剧性的夸张场面不由使人们提出疑问:中国迅猛发展的经济能安然度过此次危机吗?

    人们忧心忡忡。这种疾病可能传播到中国内地并给这些医疗条件较差的地区带来一场灾难。疾病可能传入工厂,并迫使各公司关闭这些工厂,从而使短期的不安转变为长期的烦恼。如果中国经济真的硬著陆,可能导致更多的失业和社会动荡,或者可能动摇不稳定的金融体系,或者这两种情况都出现。

    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外国投资者-去年向中国注入520亿美元直接投资,他们可能会决定将部分业务转移到其他地方。台湾最大的电脑供应商宏基股份有限公司(Acer)的发言人Stella Chou说,公司将推迟把笔记本电脑的生产转移到中国的计划。将全部产品外包的宏基原本一直打算要求其所有合同制造商将更多产量转移到中国工厂。何时再推行该计划将取决于SARS的控制情况。

    但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是:尽管SARS蔓延引起混乱,中国经济增长最基本的元素-低成本的制造业(得到政府和跨国公司投资的扶持)-势头丝毫未减。当然,中国经济在今年前3个月出现高增长之后几乎必定会迎来表现糟糕的第二季度。但是,经济分析师暗示,从长期来看,中国经济可能将恢复活力,这也许并不出人意料。

    在中国的大多数商人指出,这是一场影响到经济的危机,而不是一场经济危机。他们说,这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的增长模式。空中客车中国公司(Airbus China)总裁Guy McLeod 说,他们将此次危机视为短期挫折而不是长期下滑。他所在的公司4月25日获得了30架飞机的订单,交货时间为2004年至2006年。他说,中国经济增长的基本面因素仍然极为强劲。

    原因何在?中国吸引各国公司的因素-能获得原材料和廉价的技术工人-对这些公司的影响力较SARS更为持久。PCH International的董事总经理Liam Casey说,买家不愿为同样的元件在东欧或墨西哥支付更高的价格。该公司每年在中国为全球IT制造商采购价值数千万美元的电子元件。

    即使是在疫情发源地广东省,此次危机对公司利润的损害也很小。除了在2月份经历了短暂的艰难时期(当时该省首次公开承认发现SARS病例)外,公司一直在维持生产。某西方国家制鞋公司的一位管理人士说,公司下属工厂的生产未受影响。当被问及需求情况时,他解释说,公司的全部产品均供出口。

    如果广东省的情况是一个指针,当前困扰北京的恐慌可能不会持续很久。目前,各公司竭尽所能安抚员工的紧张情绪-一家美国公司从上海办事处调运方便面,以便使焦虑的员工安心:即使北京超市的货架空空如也,他们也将得到紧急配给。如果情况不恶化,生活将继续照常进行。在9个省拥有15家工厂的汽车部件制造商亚洲战略投资公司(ASIMCO)的董事长Jack Perkowski说,客户不希望看到来自北京的销售人员,而供应商又不愿去北京,但这些不会立即对供应链造成影响。

    因此,尽管中国的疫情能否得到控制还未可知,但这场危机持续的时间可能比许多人想像的要短。世界卫生组织日前宣布,香港、新加坡和多伦多的SARS疫情已过高峰期,越南已经得到控制,这表明这种疾病是可控制的。上述消息进一步加大了北京控制SARS的压力,但令人鼓舞的是,这也使通过严格的控制措施限制疾病传播的可能性提高了,北京在4月底采用了这些措施。

    当前出现的恐慌无疑说明,经济是多么容易受国内危机的打击。中国工业发展的推动力还是脆弱的,这个发展中的经济体需要为数以千万计的国有企业下岗工人提供新的工作机会。银行的坏帐威胁著金融系统的稳定,政府也需要保证养老金的发放,防止社会紧张情绪达到极点。中国政府突然注意到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支持其医疗体系。

    迄今为止,没有什么信号显示中国经济正在朝恶化的方向发展。里昂证券(亚洲)(CLSA)新兴市场中国策略师Andy Rothman称,迄今为止,除了旅游业以外,SARS对经济的影响很小。

    但是有一些人士没有这么乐观。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谢国忠(Andy Xie)担心经济硬著陆可能影响到财务状况拮据的建筑公司,私人企业,并最终影响银行业。

    根据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提供的数据,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4%来自制造业。制造业至今为止所受的影响不大,汽车制造、晶片和其他行业看起来情况也不错。服务业在GDP中所占的比例为28%,航空业对零售业的影响较大。由于大部分农产品都就近销售,占GDP 14%的农业有可能免受SARS的冲击。全国的经济网络没有被破坏。占GDP 5%的建筑业尚未出现衰退信号,尽管房地产业可能下滑。

    综上所述,中国经济确实受到了SARS的打击,但迄今为止还不太严重。当然,北京市在过去两周的恐慌可能使得该地区今年经济增长速度为零。但是分析师仍认为中国2003年经济增长速度不低于6%,远远高于衰退水平。在12家金融机构的调查中,分析师平均预期中国今年GDP增长7.25%,低于SARS爆发前预期的7.6%。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又是幸运的,因为此次经济放缓正好处于一个经济极度繁荣期。今年第一季度外商直接投资达到创纪录高点,能够获得的最新数据表明,中国3月份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同期增加了17.5%,出口增长了35%,进口增长40%。

    但新的投资项目有可能被推迟。投资者认为一个需要很快清除的障碍是合同审批数量的下降,公司同主要部委的会议和谈判减少。商务部、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和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发现了感染SARS的公务员或疑似病例。这使得这几个政府部门的合同审批工作基本停止。

    当前项目和商业关系都通过电话、电话会议和电子邮件保持,由于公司限制中国地区管理人士的商务旅行,潜在的新投资被迫推迟。

    Chris Chang是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上海)有限公司(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rp.)的高级顾问。从他位于上海高科技区的办公室可以纵观中国电子行业的风云变幻。该公司是台湾公司投资的晶片生产合资公司,也是中国大陆最先进的国内晶片生产商。

    目前,公司的产品订单尚未被延迟或取消。Chris Chang称,如果这种糟糕状况持续5年,局面将会改变。如果这种状况仅持续6个月,业务会下滑。但如果仅持续一个月,公司就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但是当前仍有许多大型项目产生出巨大的效益。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中国区总裁Phil Murtaugh称,公司业务没有受到SARS的影响。即使中国区受到影响,整个公司也面临业务放缓的同样境地。该公司今年第一季度销售额增长了54%,超过了预期的35%。大众汽车(Volkswagen)甚至达到了94%的增长。

    同时,外国投资和经济增长也可受到政府投资的支撑。

    在服务行业,由于消费者信心开始衰退,各公司纷纷下调销售额目标。北京各饭店的入住率在10%左右。餐厅受到的冲击最大,星巴克(Starbucks)咖啡厅几乎是空无一人。JP摩根(JP Morgan)的分析师预期本季度电子产品的销售额将最多下降30%。

    一些人士甚至认为中国经济在短期减速是有利的。台湾卜蜂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Charoen Pokphand Group)副董事长Sarasin Viraphol认为,此前人们一直担心中国经济发展过热。

    (远东经济评论2003年05月02日文章)

    中国经济未因SARS失去光彩

    对于众多希望在中国投资新工厂的美国制造商而言,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 俗称:非典型肺炎)所引发的危机并未夺去中国经济长期的光彩。

    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的需求普遍疲软的情况下,这些制造商将中国快速增长的经济视为一个罕有的亮点。除非SARS彻底摧毁了中国的经济,否则,这些公司仍将对中国情有独钟。这些制造商在美国和欧洲已停止了对新工厂及设备的投资。

    Behlen Manufacturing Co.的情况便是如此。这家位于内布拉斯加州哥伦布的金属预制安装建筑制造商刚刚解雇了旗下5家美国工厂1,180名工人中的约7%,这是其在3年里第四次进行裁员。但在中国,Behlen则刚与数家位于北京的中国公司组建了一家合资工厂,这家工厂将拥有约200名员工。

    Behlen Manufacturing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长A.F. Tony Raimondo指出,即使经济增长放缓,其在中国的工厂订单依然充足,并且公司还准备为北京2008年奥运会提供预制安装建筑。

    Raimondo表示,Behlen以前一直是将预制安装建筑的零部件从美国的工厂运到中国,但大约从18个月前开始,公司停止了这种做法。当时,Behlen最大的中国客户转从其竞争对手那里采购。此竞争对手在中国拥有自己的工厂。从那时起,Raimondo意识到必须改变以往的竞争方式了。所以,该公司于过去两年中将在美国的资本支出削减了一半以上,至每年200万美元;但却在过去的18个月中,向其在中国的合资工厂投入了约200万美元。

    诸如Behlen等规模较小的企业是第二批涌入中国的制造商中的一部分。就在他们进入中国之前,那些规模较大的公司已在此设厂多年。这些大公司也在继续进行扩张。通用汽车公司的发言人Toni Simonetti表示,该公司过去数年中一直稳步地向中国进行扩张,并且势头没有放缓。

    尽管Simonetti称通用汽车每年在中国的投资达上亿美元,但没有披露具体数字。可以确定的是,这家美国汽车生产商每年70亿美元资本支出中的大部分均发生在美国和欧洲,主要用于改善厂房并引进新车型。Simonetti指出,通用汽车削减了在欧洲等地的汽车生产能力,但却在中国投资组建新工厂,并投资于其他已有厂房或在建厂房的公司。

    众多经济学家目前预计,鉴于SARS已扰乱了商业活动,并引起了社会不安,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将跌至7%以下,为数十年来的最低水平。

    但对于制造商而言,那些原本使得中国具有吸引力的因素并未改变。这个巨大的市场正向著现代化迅速发展,并开始进行消费,同时劳动力成本低廉。根据中国官方提供的数据显示,该国2002年外商直接投资总额较上年攀升12%,达520亿美元。

    研究机构Manufacturers Alliance的分析师Cliff Waldman表示,商业投资在美国是一项具有周期性的短期指标。它随著商业周期上下波动,目前,该指标正在下降。但在中国,投资属于长期行为。

    置换型窗户制造商Traco Inc.的总裁兼首席执行长Robert Randall将在中国进行力度更大且更为长期的投资。为了在中国日益繁荣的建筑市场上分得一杯羹,该公司于6年前在中国组建了合资公司,为民用及商用住宅生产置换型窗户。这些合资公司的业绩良莠不齐,主要原因是中方的管理水平薄弱。

    然而,该公司非但没有彻底撤离中国,相反,Randall已决定向中国投入更多资金、购买土地并组建自己的全资工厂。

    Traco在美国经营著5家工厂。Randall指出,公司依旧会在美国寻找好的收购对象,但大部份投资及厂房仍将继续转向中国,尽管那里爆发了SARS。由于SARS的蔓延,他寻找新厂址的计划不得不暂时拖后,但他认为这并不会导致该项目的终止。他表示,中国依然是一个全球性的市场。

    (华尔街日报2003年05月03日文章)

    


中国为何独钟“非典”?
联合早报:中国要再送瘟神
德智库:非典影响经济没那么大
胡鞍钢:要善待国际舆论监督
评美国《时代》杂志上海非典报道
中国全方位通力合作战“非典”
远东经济评论:SARS亚洲损失百亿美元
[他山之石]近看各国抗“非典”
抗非:中国的危机处理速成培训
驳华尔街日报“隔离中国”论
非典型肺炎防与治
每日“非典”疫情发布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