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素椿鲜为人知的故事
孙晶岩 黄显斌

   姜素椿,解放军302医院原专家组成员、74岁的老军医,在最危急的时刻,参加了北京市第一批输入性“非典”患者的抢救、北京市第一例“非典”死者的尸体解剖,第一个执意用“非典”患者恢复期的血清在自己身上进行试验,为治疗“非典”探索了一条有效途径。

  其实,就是这位富有传奇色彩的老军医,参与突发传染病的抢救,在他的一生中,已经不是第一次。

        为北京两次堵住霍乱

  1981年10月1日,北京。正当人们兴高采烈地欢度国庆节时,一团不祥的云彩却漂浮在北京的上空。一位母亲带着刚满一岁的孩子从安徽来北京看望丈夫,当天晚上孩子就腹泻呕吐继而昏迷,母亲带着孩子去了几家医院,急诊室均认为得了中毒性痢疾。后来,辗转来到302医院二病区。

  10月2日中午12点,时任传染科副主任的姜素椿教授正准备下班。二病区的雷医生来电话请他到科里帮着看这个小病号。他马上穿上隔离衣,急匆匆地赶到二病区。

  他仔细地询问了病史,又检查了患儿的生命指征。搞了几十年的传染病,姜素椿对中毒性痢疾是很熟悉的,中毒性痢疾的症状应该是高烧而开始不太腹泻,四肢发凉,最后因脑水肿、抽风、脑缺氧、呼吸衰竭死亡。而眼前的这个病人既不发烧,也不太拉肚子,症状主要是腹泻、呕吐,严重的脱水现象,还出现酸中毒症状。姜素椿觉得这个孩子不像中毒性痢疾,倒有点像霍乱。

  检验证实了姜素椿的诊断。医生迅速将这个甲类法定传染病上报。

  霍乱弧菌主要通过水源传染,在河水中能存活7天,最长的可以活17天,历史上每次大的流行,都与水媒传播有关。食物、日常用品和苍蝇也是重要的传播途径。霍乱弧菌耐碱不耐酸,常与海产品相伴,藏在食物深处,在空腹、暴饮或胃液不正常的情况下,很容易使人感染。

  现在最关键的是切断传染源。姜素椿问患儿的母亲:“你来北京几天了,都和谁接触了,吃了什么东西?”

  那个病人说:“我昨天刚到北京,从老家带了些煮鸡蛋。昨天我爱人的几个老乡来看我,我请他们一人吃了一个鸡蛋。”

  姜素椿马上问清了那几个老乡的单位和住址,通报了防疫部门,立刻把他们接到302医院。病人到达医院一检查,三个吃煮鸡蛋的老乡全部感染了霍乱,一个已经发病。他们马上把这些病人隔离起来对症治疗,使这次霍乱没有扩散,为北京把了第一道关。

  为此,北京市政府给他奖励50元钱。姜素椿分文未取。他说医生堵住烈性传染病是份内的事,我是军医,怎么能要奖金呢?

  时隔13年,又一场同样的瘟疫降临北京。那是1994年7月的一个周末,姜素椿突然接到通知:立刻到北京某大医院会诊。病人是一位老军人,他的夫人前几天在农贸市场上买了只酱鸡,存放在冰箱里好几天了。老军人昨天从冰箱里拿出来没加热就和女婿、小外孙一道吃了,吃后三人上吐下泻。姜素椿仔细地观察病情,病人腹泻、呕吐、酸中毒休克,还伴有心脏病。凭着丰富的传染病学经验他说:“我看这个病人不像急性肠炎,倒像霍乱,请你们马上给他查大便。”

  检验结果出来了,果然是霍乱病的新病种——“O—139”,并及时切断传染源。如果没有姜素椿,霍乱流行起来,北京城不堪设想。姜素椿为北京人再次把住了一道关。

        生命面前没有面子可讲

  1973年,解放军302医院让姜素椿参加医疗队到山西省沁源县工作。考虑到农村经常要碰到外科手术,临行前他到301医院外科进修了半个月,观察外科医生怎样做手术。

  到了沁源县,姜素椿在医疗队当上了外科大夫,给病人做了很多小手术。

  有一天,一位叫做王嘎子的20多岁的小伙子请他给做甲状腺瘤手术。姜素椿说,我对这种手术心里没有底,你还是到大医院去做吧。小伙子说,我没钱到大医院,我就相信解放军,做坏了我也不怨你。姜素椿听说山西省长治地区医院的外科主任刚巧在沁源县,就跑去找他,诚恳地对他说,我要给一个病人做甲状腺手术,万一我拿不下来了,你要帮助我。

  第二天早上,病人躺在了手术台上,切开刀口,姜素椿暗暗叫苦:糟糕,本来摸着瘤子没那么大,怎么一打开这么大呢?甲状腺旁的血管很丰富,又粗又短,一碰血就一个劲儿地往外涌。他担心自己不小心碰坏了血管,有点无从下手。医疗队的同行在旁边念起了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还有的人给他送来了稀饭:“姜大夫,别怕,喝点粥,接着做,咱解放军医疗队刚来,换人做手术影响不好,咱可不能丢脸!”

  本来手术前小伙子在手术单上签字,发生意外一切由患者负责。姜素椿就是把手术做砸了也没有什么大责任。还有人说咱们解放军的面子事关重大,你一定要硬着头皮撑下去。

  可姜素椿想:如果自己硬做下去也行,但不敢保证病人万无一失。我面对的是活生生的生命,生命面前没有面子可讲,只有高超的医术才能拯救生命。

  他放下手术刀,明确表态:请指导员老穆立刻派人把那位外科主任接到手术室。那位外科专家上了手术台,嘁哩咔嚓仅用了20分钟就做完了手术。

  姜素椿倒吸了一口凉气:好险啊,多亏这位外科专家,要不王嘎子就可能死在手术台上。

  医学越是发展,分工就越细。传染病医生不会做外科手术是很正常的事,可姜素椿却不能原谅自己。事情过去很多年了,他还经常会在睡梦中梦见那个场景。他庆幸自己在那种时刻能够实事求是,没有拿病人的生命盲目行事,他也时刻勉励自己要向那位外科专家学习。

         平息户县出血热

  1974年秋冬,陕西省户县宋村等地暴发了出血热。短短几个月时间就有284人发病,仅宋村就死亡20个壮劳力。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人们惊慌失措,疫情迅速上报到中央,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中央指示解放军302医院组织一支医疗队火速赶赴户县。

  户县的宋村响起了欢快的锣鼓声,被出血热吓得好几个月不敢出门的老百姓涌出了家门,姜素椿一米八零的个子走在队伍的最前头,他绿色的军帽上那颗闪闪的红星格外引人注目。从那时起,乡亲们就亲切地称他为姜队长。

  流行性出血热主要是通过鼠类的排泄物粪便和尿造成感染。秋收季节是黑线姬鼠的繁殖高峰,污染庄稼的机会很多。秋收时老鼠随稻子等庄稼进村,接触鼠类的排泄物造成感染的机会就会增多,黑线姬鼠和褐家鼠是出血热的主要传染源。

  作为一个传染病专家,姜素椿清楚地意识到要想根治流行性出血热,必须消灭传染源——老鼠。他当上了打鼠队队长,拔掉杂草深挖鼠洞投放了很多灭鼠药,定期把100个老鼠夹子放在老鼠的必经之地,开始放一晚上总能有30个左右的夹子大功告成。老鼠被消灭了,传染源就堵住了。姜素椿还充分发挥医疗队每个人的作用,药剂师与当地的医生合作研制出一套平衡盐液基础疗法,在出血热患者的休克期静脉注射这种药效果非常棒,挽救了很多濒临死亡的患者。医疗队在宋村呆了一年,从来没有星期天和节假日,当地出血热死亡率从1994年的25%下降到1995年的零。

  1977年,户县的出血热又开始小暴发,户县人点名请姜素椿重新出山。这时候他已经积累了丰富的治疗出血热的经验,成功地从死神手里夺回了无数条生命。为了提高群众自我防病保健意识,姜教授和县里的医务人员把出血热早期症状编成顺口溜——发冷发热酒醉貌,头痛腰痛像感冒,皮肤粘膜出血点,恶心呕吐蛋白尿。好念易记,他们把它印成传单,再挨村挨户张贴,交给小娃娃们背诵,结果是家喻户晓。经过几年努力,特别是有了疫苗,当地疫情再也没有复发。

  疫情平息后,户县人民含着眼泪送别了姜素椿。他们望着姜素椿的背影高声喊着:“姜队长,这儿就是你的家,有空常回来看看!”

  抗击“非典”的战斗打响以后,户县的乡亲们在电视上看到了姜素椿教授。王成顺老汉含着眼泪说:“他来咱户县都有28年了。当年他46岁,是中年人;现在他74岁,是个老头喽!那年儿女们已经为我准备了后事,要不是姜队长救了我三天三夜,我做梦也活不到今天。”

《生活时报》2003年8月6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