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河南行”之南阳淅川篇(二):弃家舍园调水情

来到淅川县,荡舟丹江口水库,犹如融进一幅美丽的画卷:浩淼水域,沙欧翔集,锦鳞游泳;丹江两岸,辣椒盈枝,鲜果缀梢;水库四周,高楼林立,商贾云集。

令人难以想象,45年前水面之下曾是一座座繁华的集镇,一片片肥沃的耕地。就在今天,这里的良田、村庄,将随着南水北调二期工程的实施,再次沉入水底,库区的几十万人民再次弃家舍园走上漫漫搬迁路。工程为淅川几十万百姓带来了灾难,淅川人为工程做出了巨大牺牲。

“蓄水给地我们搬”

淅川县位于豫西南,豫、鄂、陕三省结合部。全县所辖16个乡镇,516个行政村,72万人。全县总面积2798平方公里折420万亩,耕地70万亩,林地110万亩。淅川县地处亚热带与暖温带过度地段,气候温和,草丰林茂,空气清晰。淅川降雨丰富,水量充沛。

上个世纪50年代初,毛泽东在视察长江时提出了南水北调的伟大构想。1955年,建设丹江口水利枢纽被列为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重点建设工程之一。1958年9月,丹江口大坝破土动工,南水北调初期工程开始。

据统计,南水北调初期工程,共淹没淅川土地362平方公里,其中耕地28.5万亩,村庄2.8055万亩,房屋125665间,公路180公里,村间道路868公里,县城一座,镇区7个,包括历史名镇李官桥。

李官桥古称顺阳。其北、西两面紧邻丹江,东南两面地势平坦,自镇北到南长达20多公里,为丹江冲积平原,俗有“四十五里顺阳川”之说。这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交通便利,商业繁盛。镇区有粮行20多家,染坊10多家,山货行近20家,油坊7家,中西药店15家。淹没直接经济损失达5000余万元。

淹没之后是搬迁。请看以下具体数字:

1959年3月,8008名青年携14868名家属,弃家舍园,翻山越岭,赴青海支援边疆;

1966年3月,38179人从淅川三管殿、埠口两镇出发迁往湖北钟祥和荆门两县。

1971年,城关镇、黄庄、滔河等6个公社10679人迁往邓县;

1978年5月,25870移民在淅川本县后靠、插迁安置。

枯燥的数字,却谱写了20万淅川移民顾大体视大局,舍小家顾大家,积极服务南水北调的奉献之曲。九重镇桦栎扒村村民李建国建丹江口水库之前,住在李官桥镇。1961年水库修建之初,他被安置到邓县九重(1972年九重划并淅川县)翟家沟一带。因受水库水位上涨威胁,1986年李建国又从翟家沟搬迁到现在的九重镇桦栎扒村三组。随着二期工程的临近,还没有享受到安居乐业甜头的李建国将再次走上搬迁路。“说来说去,国家建水库调水是大事,总不能因为我一家而影响了工程进度。给水让地我们搬,决不拖国家的后腿。”朴实的话语表现出淅川人全力支持南水北调工程的博大胸怀。

“千难万苦我们忍”  

为了南水北调工程,淅川人携儿带女,别亲朋,离好友,舍家园,迁异乡,默默地忍受着别离之苦。1966年6月,因水库水位上涨,埠口镇8400多百姓需向湖北搬迁。听说要搬家,土生土长的埠口镇百姓怎么也想不通。回忆起当年搬迁的情景,从湖北返迁回仓房镇前沟村的何双梅老人有些激动:“金坑银坑不如咱的穷坑。听说要往钟祥县搬迁,孩子们说啥也不愿意,整天以泪洗面,我也哭了好几天。”

移民不愿搬迁自有他们的道理,搬迁在外的移民要受到当地百姓歧视、虐待之苦,还要经受新生活环境严峻考验。1969年,迁往湖北钟祥县大柴湖区的淅川移民因不堪忍受歧视、虐待,与当地百姓发生械斗,造成3死8伤。迁往青海支边的部分青年和家属因不适应高原气候或病死或暴亡。据统计,在1961年至1986年期间,因不堪忍受当地百姓歧视、虐待而返迁回本县的移民达8.2万人,因不适应外地生存环境而死亡的达2000余人。

一位老移民工作者说,南水北调中线调水工程经历了多年的论证,丹江大坝加高问题久议不决,库区群众长期处于临迁状态。十多年来,丹江库区170米水位线下已停止户口迁入,停止新建、扩建、改建永久性建设项目。一部分移民长期住着“土坯墙,茅草顶,夏天漏雨冬钻风”的房舍。据调查,淅川库区现有6万多移民人均仅有住房17.2平方米,远低于三峡人均30.83平方米和小浪底人均43.32平方米水平。中线渠首九重镇陶岔村有520户都位于170米水位线以下,移民的住房大部分是六、七十年代的土坯瓦房,与水位以上的欧式小洋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村民孙天义说,很早就听说这里要淹,也没有想着盖房子,几十年来都是在这土坯房里凑合着住。

“家园毁了我们建”

“住处象草窝,耕地少而薄,走路绕山坡。夜晚无灯火,经常没水喝”,这首民谣是对当时库区人民生活状况的真实写照。

为从根本上解决库区移民的贫困状况,几十年来,淅川县委、县政府带领库区移民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战天斗地建家园,发展经济搞建设,顺利实施了淅川县移民扶贫开发的三步走战略。

1979年,以解决库区移民的住房、交通、通讯、照明、饮水等遗留问题为重点,改善移民生产生活条件的第一部战略开始。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关心支持下,淅川县委、县政府主动争取国家扶贫贷款项目,修路架桥,修房建校,修渠挖井。至1984年底,该县共在库区共建房15548间,修路240公里,建桥410座,打机井480眼,扶持移民耕牛2.2万头,发放救济款5200万元,库区移民生产生活条件得到极大改善。1985年,淅川县按照“以工补农,无工不富”的思路,从解放剩余劳动力入手,实施了在库区大力发展集体、个体企业的第二步战略目标。先后兴建了大理石厂,妈蹬面粉厂、丹江服务接待等企业,并扶持发展丝毯加工、渔业捕捞等工、副、商业项目。移民有了集体经济,人均增收300余元。自1987年起,淅川县根据库区山多水广的现实,确立了“夯实农业基础,发展库区经济”的扶贫思路,大搞坡改梯、围堤、山坡造地等基本建设,狠抓柑橘、湖桑、龙须草、渔业四大作物。至1999年底,库区共完成治山造地21万亩,小型水利工程配套17处,田间埂边修渠23。4万米,机井配套123眼,新增灌溉面积22万亩,发展柑橘3.2万亩,湖桑2.1万亩,龙须草14万亩,网箱养鱼8万箱。

如今,库区移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200元,人均占有粮食580公斤,分别比1985年增长了6.89倍和3.99倍。移民高兴地说:“现在我们不但有了新家,而且也解决了温饱”。

“北京调水咱配合”

据淅川县移民局局长李建国介绍,南水北调二期工程实施后,丹江口水库正常蓄水位由157米提高到170米,淅川县新增淹没面积153.1平方公里,占全库区新增淹没面积的47.2%。涉及12个乡镇177个村1218个组14万人,超过小浪底移民人口最多的新安县,接近三峡库区移民人口最多的万县市。淹没耕地13.05万亩,占总耕地的59.5%,实物损失40多亿元,各项淹没指标居三省六县之首。

有库区边上“小康村”之称的老城镇新建村在二期工程中将被淹没。该村是1963年初期工程时从埠口镇搬迁后靠的移民村。全村597人,耕地2000余亩,全村拥有房屋1320间。近几年来,在该镇党委、政府的正确领导下,新建村形成了“大棚菜,库边葵,平地粮”的农村产业格局。目前,全村共发展蔬菜大棚82个,油葵500亩,油菜1200亩,人均年收入达2000余元。新建村是被淹没村庄的一个缩影,据统计,在二期工程中淅川将有52个村将被整个淹没。香花镇陈岗村陈大战因住在160米高程线,尽管水位几次升高,他却岿然不动,属典型的“幸运户”。二期工程他的房屋正遭遇淹没的厄运。几十年来,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陈大战靠种小辣椒致了富。如今他家盖起了小洋楼,彩电、洗衣机、电话也成了他家最普通的设备。虽要遭受“毁家”之灾,陈大战却依然乐观:“淹就淹呗,淅川30多万人已为南水北调工程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何况咱还是第一次搬迁呢。往北京调水咱老百姓坚决大力配合”。

中共淅川县委书记王中说,为了南水北调工程,淅川县35万移民以大局为重,舍小家顾大家,做出了巨大牺牲。今后,我们将义无反顾地继续支持南水北调工程,尽全县之力配合国家调水局、长江委,做好移民的稳定和安置工作,确保工程顺利施工。

中国网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