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小龙:告诉西方一个当代中国
陈佳

因获得第23届世界推理小说大奖而蜚声西方的“新移民作家”裘小龙近年来往返国内日益频繁,日前来沪便是应法国一家杂志邀请,向法国读者介绍小说中的真实场景,他笔下陈超探长这一形象在西方的知名度再次得到了印证。

首次涉及美国社会

尽管已旅居美国近20年,裘小龙仍操着一口浓重的上海腔普通话。他介绍说,《红英之死》、《外滩公园》、《当红是黑的时候》后,陈超探长的形象将继续延伸下去,今年年底即将在海外出版的新作《红鼠》,仍然是一部陈超探案记。所不同的是,故事变得更为恐怖、残忍,更为重要的是,当案件侦破到一半时,陈超随中国作家协会代表团前往美国,在西方继续展开情节。

与前三部完全发生在上海的小说相比,《红鼠》的后半部首次突破了裘小龙将推理故事一直置身于中国社会的习惯。也许是随着写作水准和认可度的提高,令他有了尝试的勇气。而陈超探案记的发生时间也逐渐从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逐渐接近90年代末期。

裘小龙表示,某种程度上,这是对批评他靠“东方主义”吸引西方人眼球的辩驳。此前曾有评论认为,裘小龙小说中所构建的中国还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末,一个住房靠单位解决,凭“国营牌价”优惠购买大闸蟹的时代。其推理技巧远不如东方“他者”形象对西方读者的吸引。

“从创作推理小说之初,我就刻意避免着为讨好读者而陷入‘东方主义’。”他说,从《红英之死》起,陈超就被塑造成一个爱读诗、下舞池、讲究生活情调,说一口流利英语的现代知识分子形象。至于被人怀疑的故事背景年代与他上世纪80年代就已出国有关,他表示当然习惯描写最为熟悉的生活。

借侦探外衣写中国社会

裘小龙表示,事实上他一直是想借助侦探小说的外衣来写中国社会。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社会处于转型期,这种转型不仅来自经济方面,更来自意识形态。他期望可以将这些变化和迷惘真实地展现在西方读者面前,让他们了解到一个当代中国。

尽管陈超探案系列小说借鉴了典型的西方推理小说模式,在呆头呆脑的助手与睿智的侦探的一问一答中展现推理过程,但裘小龙说,如此安排还有另一种用意。“主人公陈超受过高等教育,知识广博,是典型的具有思考能力的知识分子,从他身上可以看到中国知识分子经历社会转型期时成面临的困惑。而我想展现更全面的社会阶层,于是有了陈超的助手,这个文化程度不高的普通百姓的代表。”

裘小龙认为,目前大多数中国推理小说作家不仅无法进入国际市场,同时无法占有国内类型小说市场的原因,主要是写作能力存在问题。他看到的大多原创推理小说纯粹是为推理而推理,为恐怖而恐怖。推理小说首先是一部文学作品,对社会、对人性缺乏观察与表达的能力,肯定是无人欣赏的。

诗人出身的裘小龙还为国内推理小说作者提供了一个有可能吸引国内读者的技巧。他认为,在小说中加入古典诗词不仅能起烘托气氛,有时更可推动故事情节,《外滩公园》就是以一首诗作为破案的线索,“蕴涵中国古典文化的推理,是国内读者在西方推理作家作品中感受不到的。”

“我的小说‘主角’其实是中国,而侦探小说只是外壳——西方对中国的介绍较多偏见和误解。我希望用英文写出一部分真实的中国,写中国人在社会转型期感受到的变化和迷惑。”

——裘小龙

链接:裘小龙,诗人,诗歌翻译家,小说家,出身于上海。上世纪80年代因翻译艾略特、叶芝等的诗作而知名。后去美国留学,并用英语开始小说创作。

自2000年起他连续推出以中国当代现实生活为背景,以诗人刑侦队长陈超为主角的系列侦破推理小说,其《红英之死》获第23届世界推理小说大奖,使得他成为第一位获得此奖的华人作家。

《东方早报》 2005 年05 月31 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