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4•20体彩案"开庭审理

      昨日,备受全国彩民关注的“4.20体彩案”,在武昌区法院正式开庭审理。

    庭上,就被告人是否有罪、如何定罪,控、辩双方进行了唇枪舌战,一波三折,经3个半小时的庭审,法院最后宣称:该案将择日宣判。

    案由:疑犯将螺丝帽、沙粒装进了体彩球内……

    经公安部门查实:今年4月18日,经过了两次踩点的章国新,第3次翻窗进入湖北省省体育彩票管理中心摇奖厅,窃得3个“1”号、3个“7号”、1个“6号”和1个“9号”共8个用于摇奖的彩球,次日,章国新用刀片将8个彩球剖开,将沙粒装进“6”号彩球内,将螺丝帽用502胶水和透明胶纸固定在另7个彩球内壁,再用502胶水将剖口沾口,当夜,章国新按原序号将造假彩球还回摇奖厅。

    4月20日,章国新购得711691+7、719651+6、198412+0195641+1、810572+9共5注体育彩票。

    6月18日,武昌区检察院批捕章国新,9月28日该院以破坏生产经营罪对章国新提起公诉。

    公诉方:章国新的行为是犯罪,必须对其追究刑事责任,究竟如何定罪,还待最高法院“定夺”……

    庭上,检方指出,尽管检察机关在起诉书上对章国新指控的“破坏生产经营罪”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质疑,但有一点是达成了共识的,即章国新的行为具有社会危害性,是犯罪,应受到刑事处罚。

    控方指出,由于彩票在我国出现的时间还不长,所以在我国现行宪法中,还没有类似“破坏彩票罪”的罪名,也没有对此类犯罪行为该如何定罪的明确条款,但这并不是说对此类犯罪就能逃避法律的制裁。

    最后这位人士称,至于到底该如何给章国新定罪,应待我国最高法院就此案作批复后再定。

    章国新的犯罪行为与我国新刑法上的2个罪名靠近:一是破坏生产经营罪;二是诈骗罪。

    该控方人士称,准确地说,章国新的犯罪行为与我国新刑法上的2个罪名靠近,一个就是提起公诉时所说的破坏生产经营罪,另一个是诈骗罪,因为章的行为是想通过改变彩球来达到牟取500万,尽管未得逞,但已构成了诈骗未遂罪,其诈骗对象是省体彩中心。

    至于为什么以破坏生产经营罪提起公诉,这位控方人士称,是因为在法律上,对同一种行为触犯二种以上刑法的只能“择一处罚”。

    犯罪嫌疑人章国新:我没有牟利目的,只是想检验彩票活动的真伪……

    被告人章国新一口咬定,他将彩球造假没有牟利目的,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检验一下彩票活动的真假。如果真中了大奖,那也只能算一种“巧合”。彩民不满也不是因他的行为,而是因公证人员在已知彩球有假的情况下,竟还宣布该次摇奖“公证、有效”。他只承认自己辨别真伪的方法不对。

    他同时辩称,此次“造假事件”,省体育彩票中心也有一定责任。他说,如果省体育彩票中心的防范措施不是如此疏松,他的造假行动就根本不可能得逞。

    辩护人:诈骗罪与破坏生产经营罪均不成立,应判章国新无罪……

    辩护人认为,章国新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金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而被告人虽有主观故意,但侵害客体不具体:被害人无法界定;客观方面,真实有效的中奖号并未产生,事实不确定。被告人制作了假球并不等于他虚构了中奖号码或隐瞒了真实号码。

    “破坏生产经营罪”也不成立。破坏生产经营罪是指由于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或以其他方法破坏生产经营的行为。章国新主观方面并没有泄愤报复或其他目的。客体侵犯的是彩球,犯罪客体是国家彩票的管理秩序,而非新《刑法》第276条所指的“生产经营”活动。发行彩票的收入用于体育事业且不缴营业税,是一种公益行为,而不是经营行为。

    体育彩票信誉受损、销量急剧下滑与被告人造假球的行为并无直接因果关系。

    辩护人特别指出,1997年修订的新刑法第3条规定,刑法定罪基本原则是“法律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处罚;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罚”,既然法律没对章国新所作行为作出明文的处罚条款,那公诉方对章国新所定的诈骗罪和破坏生产经营罪均不成立,章国新应判无罪。

    《江南时报》 2001年12月06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