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辽阳批发假兵案大白天下 嫌犯被送上法庭

    链接一:一手炮制18份假兵档案

    “征兵人”被送上法庭

    30岁的宋某,一个普通的工人,竟然一手炮制出18份假兵档案,让那些愿意当兵的青年男女如愿以偿地成了“军人”,他还与民政部门人员相勾结,使这些经他一手打造出来的

    “军人”堂而皇之地以复员兵的身分加入了待分配的行列,当这位神通广大的“征兵人”落入法网,那些“知假买假”的家长们也尝到了自吞苦果后的无奈与尴尬。昨日,于某因其行为构成伪造武装部队公文罪,被辽阳市弓长岭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3年。

    “克隆”手法制造假兵

    造假兵的关键是伪造档案,造出档案也就意味着成功了一半,于某的造假之路就是从伪造档案开始的。1997年,当他看到一些人利用办理假兵发了不义之财后,也产生了办假兵捞钱的想法。一天,在沈阳市某饭店附近,他看到了一则办证的野广告,便按照上面留的联系方式给对方打了个传呼,在与造假者联系上后,他便向对方询问可否造士兵档案,当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便开始着手实施他的造假计划。要想仿得像,就要有真正的档案作为蓝本,如何去找呢,他想到了当武装部副部长的老姨父。当面索要肯定不行,于是他就采取了偷的方法,趁其老姨父不注意,从其办公桌里偷拿出了一份退兵档案,再次与办假证者取得了联系,以每套500元的价格,先后通过办假证的人“克隆”出了18套士兵档案材料,这些档案和表格都是空白的,并已盖好了各种公章(当然也是伪造的),只要填写上具体内容,就将是一份份的“士兵”档案了。

    “期货方式”销售假兵

    第一步计划完成后,于某就又着手开始了他的第二步行动,那就是将假档案销售出去。首先,他利用其老姨父是当地武装部副部长的事实,吹嘘自己能通过关系办兵,而且说他办的兵不用去部队服役,手续办完后就可以分配工作,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空中飞”,使许多人信以为真,纷纷求他或托人求他给办兵,从而打开了假档案的销路。其次,他采用预付费的方式,与办兵家长讲好,想办“黑兵”要先交一定数量的定金,使一部分急于让孩子当兵的家长交了办兵钱。第三,他又用欲擒故纵的方法,对不太相信自己,怕被骗不敢马上交钱的办兵家长讲,他给他们办兵并不是为了钱,有就先拿点儿,暂时没有就等孩子分配后再给,并讲好孩子分配后每个兵给拿1至2万元钱作为回报。就这样,他采取放长线钓大鱼的方式,先后收取了8个办兵家长给付的人民币现金12.7万元,又用期货交易方式为10个家庭预定了假兵,将18份假档案全部销出。

    依靠“内应”批发假兵

    档案造出来了,也都销出去了,下一步就是如何运作,使这些假兵的档案进入实质性的分配环节了。这同样没有难住于某,早在几年前,他就曾与民政局负责复员兵档案接收工作的一位办事员有过接触,知道可以通过她将档案送入民政局,因此,在伪造完这18份档案,并已将一部分销出后,他就马不停蹄地着手实施他的“批发”计划。

    他先找到这位办事员,询问档案的接收问题,这位办事员告诉他:“要想让我接收可以,那就是男兵5000元,女兵10000元,如果认为行,档案我就全部接收。”于某与办事员经过协商谈妥了具体条件,然后分两次将档案交到了她的手里。在最后一次送档案的同时,也给办事员奉上了10万元现金。如果不是辽阳市第一起“假兵案”东窗事发,这些所谓的“军人”也许正被民政部门的某些贪婪分子进行着二级“批发”,进入下一道运作程序……

    链接二:同案追踪辽阳首起假兵案纪实]

    半年前,经辽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专案大队的缜密侦查,辽阳市第一起“假兵”案得以浮出水面,这起涉及制造“假兵”24人(其中男兵14人,女兵10人),涉案金额达80余万元,作案时间跨度近4年的制假、造假大案由于案情复杂,目前仍在另案侦查,追踪侦查此案的前前后后,令人触目惊心,发人深省。

    内部举报“假兵案”露端倪

    2002年7月,辽阳市民政局接收复员兵档案中发现有可疑档案,情况反映到市委、市政府,引起了市委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并立即向市公安局进行了部署。市公安局经过研究,迅速成立专案组,办案人员根据线索迅速地展开了侦查。侦查人员先后多次深入到涉案的弓长岭区、丹东市等地进行走访调查,获取了大量的第一手材料,使案情初现端倪。

    经查,此案原来是一些不法之徒,利用群众想通过为子女安排当兵,今后能找个理想工作的心理,大肆造假卖假,大发横财。他们与部队内部人员相勾结,伪造、编造、买卖战士应征入伍登记表、体检表、新兵入伍批准书、士兵登记表等文书表格,以及各种各样的服役、复员、安置手续,使一个个不具备入伍资格或未经过正常途径办理入伍手续的地方青年,摇身一变成为各种手续齐全的部队士兵。据调查,这些手续经有关部门检验均系伪造。不法分子每办成一个“假兵”,男兵一般收取费用为人民币3万元左右,女兵为3.5万元左右。

    造假者玩“空中飞人”

    犯罪嫌疑人张某(现年52岁,弓长岭矿生活服务公司供暖三车间司炉工),曾经也是办理“假兵”事件的一名受害者。1994年,为了给自己的儿子办理当兵手续,他曾通过关系找到本案的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当时在丹东某部队服役的姜某(现年38岁,曾于1983年至1995年在部队服役,现为丹东市个体户),并给姜某送去1.4万元钱,姜答应为其儿子办理相关手续,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此事并未办成。1995年,张某特意从辽阳去丹东找到姜某,讨要所付的钱款,此时姜某刚刚从部队转业,“手头”较紧,只还给张某一小部分钱,承诺余下的以后分期还清,张某只得拿着这部分钱先回辽阳。临分手时姜某告诉张,以后如有愿意当兵的,还可以找他,他会继续帮忙。

    张某回到辽阳弓长岭后,并未把此事放在心上。1998年的一天,一个熟人跟他谈到小孩想当兵,问他能否帮忙,他才想到姜某在临分手时说的话,于是急忙给姜打电话,询问能否帮助办理,姜很快回电话作了肯定的答复。此时,张某早已忘记了自己当初的遭遇,为了个人私利,便积极与想为孩子办理当兵手续的家长联系,在姜某与家长之间充当斡旋者、“皮条客”的角色,先是一批一两个,后来发展到一批四五个。他们的方法是:张某联系到愿意给孩子办当兵的家长后,即打电话告诉姜某,姜某回电话说可以办时,张某就告诉家长准备孩子的照片、简历和家庭自然情况,并讲好男兵准备3万元钱,女兵准备3.5万元钱,然后一同交到张某的手里,由张某亲自送到丹东姜某处。姜某拿到这些材料和钱后,再把这些材料和钱交到他以前在部队时的一个领导——驻丹东部队某部参谋长王某的手里,以后的“事情”就全由这个参谋长全权处理……

    从1998年到2001年,张某、姜某、王某先后利用伪造、编造、买卖的方法办理“假兵”档案24份,使一个个地方男女青年摇身一变成为“军人”。这些“兵”不曾在部队服役一天,却拥有与真正军人一样的经历和荣耀,只因他们有一套能够证明自己是“兵”的假档案。这些不法分子就是这样把伪造报名应征、体检入伍、军营服役、复员安置等全套档案手续的“桥梁”,架在了辽阳弓长岭区——丹东之间,使这些假兵成了真正的“空中飞人”。

    军地“协同”“假”可变“真”

    当初,张某与姜某联系办理这些“假兵”时,也是有所顾虑的,因为家长们的要求是:办完入伍手续后,要能使档案移交到民政局,达到为孩子安置工作的目的。于是,张某就找到民政部门的某办事人员,与其探讨如何能将“假兵”档案移交到民政局的“窍门”。这位办事员也真不“白给”,一看有了送上门的来财道儿,就说:“只要你把档案拿来,并且‘五件’(应征入伍登记表、体检表、入伍批准书、士兵登记表、义务兵退出现役登记表)齐全我就收,但这可是有条件的,那就是我帮你接收一个男兵,得给我5000元,接收一个女兵,得给我10000元。”张某正愁没人接洽,遇到这样贪婪之人,可谓求之不得,当即两人一拍即合。

    此后,只要张某需要安置“假兵”,就把档案和钱一并送到这位办事员的家中,这位办事员一看“五件”齐全,就连档案带钱一块“查收”。就这样,在军地双方的大力“协同”下,这些原本就是假的兵、假的档案、假的手续也就堂而皇之地入了“正轨”,进了民政局的复员兵安置档案库,全都变成了“真”的。

    尽管张某、姜某、王某伪造档案做得可谓“天衣无缝”,又有民政局不法人员的接应“查收”,可纸里是包不住火的,在铁的事实面前,任何伪装都会暴露无遗,造假者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犯罪嫌疑人现均已落入法网,等待他们的将是正义的审判。

     链接三:两案同时出现关键人物

    两起假兵案中,涉及到许多不同的人物,可是却出现了一个相同的关键核心人物——民政局的某办事员。

    2002年11月1日,这位办事员已经退休,正在家中含饴弄孙、享受天伦的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几年前的假兵案东窗事发,而她这位在这起假兵案中担当“接收大员”的角色,涉嫌受贿犯罪被辽阳市人民检察院依法逮捕。

    55岁的她卷入这起假兵案并非事出偶然。早在1992年,她就曾利用自己从事复员安置工作的便利条件,为高某的女婿进行了异地安置,其后又为高某的另两个亲属(也是复员兵)安排了工作,从接收到安置总共收受了高某2万元钱。可以说,这是她走向罪恶和贪婪的开始。

    1999年,当这位办事员见到了急于将“假兵”推销出去的张某。当张某独自一人出现在她的办公室里,与其探讨如何能将假兵档案移交到民政局的“窍门”时,她的眼前一亮。因为她就是主管接收档案的,每年接收的复员兵档案少说也有几百份,放里几个假的可谓“神不知,鬼不觉”。

    就这样,在张某第一次去其办公室见面后的不久,这位办事员又一次在办公室“召见”了张某,而这次张某为她带来的不光是假兵档案,还有厚厚的一叠人民币。此后,这位办事员自动担当起了假兵走向民政部门的“接收大员”角色,多次在其家中“接收”张某送来的档案和钱……

    2002年7月,辽阳市弓长岭第一例“假兵案”东窗事发后,检察机关经过缜密的立案侦查,2002年11月,已经将这位办事员依法逮捕,等待她的也将是法律的严惩。(王京生 本报记者安丹)

    北方晨报 2003年05月22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