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中医谈野生动物与治病滋补

    编导:陶琳

    主持人:陶琳

    嘉宾:首医大附属北京朝阳医院主任医师方和谦

    播出时间:2003年6月12日23:00 CCTV--12

    导语:在今天节目的一开始,我有两个问题想知道您的答案,第一个问题是假如您不幸得了一种病,有人告诉您说根据古代中医药书上的记载,有一种珍贵的野生动物可以治您这种病,您会吃它吗?第二个问题是,假如有人把这种珍贵的野生动物做成菜肴端到您的面前,告诉您说,吃了它很滋补,对您的身体会很有好处,您会吃它吗?也许有人会这对这两个问题做出肯定的答复,因为中国的中医世界闻名,没有人会怀疑中医的理论,然而从真正的中医的名义来看这个问题的答案却应该是否定的。

    主持人: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的嘉宾是国家级的中医专家,方和谦老先生,方老先生出生在老北京城的,一个中医世家,他的父亲方伯屏,是四十年代京城的,十大名医之一,八十岁的方和谦老先生,从13岁开始,就跟随父亲四处行医,到今天已经67年了,在前不久的抗非典的战役当中,方老先生联合十三位,国家级的中医专家,为北京市民开出了,预防非典的中医药方,我先请教您这么一个问题,就是我看了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当中,记载了有药用的动物,是四百六十一种。几百年的时间过去了,今天我们使用的,可以入药的动物,却只有几十种了,有四百多种,我们现在都不再用它们了。是因为它们现在都没有用了。

    嘉宾:不是,有的是由于我们说犀角羚羊麝香,这些药物,逐渐地不如以前运用得多了,再有,有一些个代用药的不断地增加,也取而代之。

    主持人:您的父亲方伯屏,他是四十年代,老北京城的十大名医之一,那您从小跟着他一起四处行医,在那个年代的医生,他们开药方的时候,对于这些动物类的东西来入药有没有一些独特的讲究。

    嘉宾:在当时要从总的比例来看,是植物药多,动物药少得很,像犀角羚羊,这些药物都不是供应汤液,汤液就是汤药,就是水药,这一方面的应用的不占主要。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中药绝大部分的成份,都是取自于大自然,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同时我们也知道中医讲究一个取之有道,那这个道究竟指的是什么嘉宾:医有医道,我看解释这个道字,不要把它看成深奥神话,这个道字应该说就是规律,在做什么工作也不能脱离规律。

    主持人:以前的人他们取麝香的时候,都是用打猎的方式,需要多少就取多少,但是现在,有一些人他们会用各种各样,现代化的方式,来抓捕这个麝,那这样的做法,是不是违背了您刚才说的规律?

    嘉宾:是的,这个是,要不然的话,这就频于灭绝了这种动物,所以很多麝香,都是由于打猎者取到了以后,在市场上销售,药物研究方面,就逐渐地形成了人工合成,这个麝香是最突出的了,此外人工麝香有,还有人工牛黄,从牛的保护来说,牛是不能得胆石症得黄疸,而人工配制的牛黄,也就相对地来说就应运而生的市场来临。

    主持人:这其实也是自然规律,选择的一个结果。

    嘉宾:对就是这样,比如说虎骨那么虎也是一种野生动物,当前是保护性的野生动物了,那么虎骨的代用,现在我知道的同仁堂已经有了地鼠骨酒。

    主持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动物呢?

    嘉宾:这是在西藏西康山区,一种害虫,一种老鼠,已经成为新发现的,药用的动物之一了。

    主持人:我这里有一份,1995年版的《中国药典》,可以看到的是,有很多的动物,现在都已经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不能满足,或者说已经都是人工饲养因为野生的数量,已经非常的少了。

    嘉宾:是。

    主持人:假如有一天,在我们的中医的药书里面,没有动物入药了,只有植物,或者是一些人工合成的,这些成份,那您觉得对于中医来说,这应该是一种进步呢,还是一种倒退呢?

    嘉宾:应该看成是进步,要是能够广大地取材,广泛取材,那么以某些物质,代替了动物药的应用,那么能够圆满地还完成了它的医疗需要,这还是很大的一个发展。

    主持人:您不开这些药,照样是可以治病救人的,照样可以解决医疗上的,应用其它方面,也可以解决医疗上的需要,这可能也是自然规律的一种方向会是这样吗?

    嘉宾:自然方向之一或者一部分。

    主持人:现在药膳很流行,假如说我是说假如,现在在您的面前,有一盆红烧的穿山甲,然后这个请您吃的人,会告诉您说,穿山甲非常的滋补,对您的身体会很有好处,您吃了以后,那您会吃它吗?

    嘉宾:不合适,根据它的药性来看,它是可以活血化淤,新产妇乳汁涌滞不下,哺乳很困难,那个时候用山甲,还有体表的皮外的溃疡病,就是疮臃,化脓以后难破,这个时候在口服药中,要促其溃破的时候,用山甲(穿山甲),为膳食里头的,山甲(穿山甲)的做法制作,有否有多大的补养药性,我没有实践过。

    主持人:在古代的中医,是没有这样的理论,说吃穿山甲可以滋补身体的。

    嘉宾:没有。

    主持人:我们在中医药书里面,能够看到明确记载,或有用的野生动物的肉,也有很多。比方说鹿肉,很多人都说吃鹿肉,可以滋养身体,如果说摆在您面前的,是一盆鹿肉,您会吃它吗?

    嘉宾:要从膳食来看,我认为应该等同地看,我自己亲身体会,鹿肉和羊肉,如果是摆在同样的,制作方法来说,红烧鹿肉和红烧羊肉,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主持人:中医它是讲究因人而异,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所以每个人适合吃的东西,也不一样,那假如说,我的体制是不适合,吃这个东西的,我吃了它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嘉宾:确实会有不同的体征反应,每个人体质有所不同,那么阳热的体质,要再去吃一些助火助热的食品,也同样地会引起来,不适应的反应。

    主持人:也许当我们平常吃这些日常的,鸡鸭鱼肉的时候,我们都很清楚地知道,它大概的性能是什么,什么样的人适合吃它们。

    嘉宾:是的。

    主持人:但是很多野生动物,它们的性质究竟是温好,还是热也好,我们普通的人,并不是十分的清楚,那这个时候,你去吃它是不是就会,相对来说比较冒险。

    嘉宾:有一定的冒险性。

    主持人:在中医的医理里面,究竟有没有这样的规定,说有这些动物,它是只能入药不能用来吃的。

    嘉宾:虽然没有这样的规定,但是在习惯上来说,确实例如,像山甲(穿山甲)之类,人们是很少服用,用山甲(穿山甲)肉,作为膳食的。

    主持人:对于中医来说,就是入药的动物和用来吃的动物,是应该分得很开的是有特别明显的界限的是吗?

    嘉宾:应该有个界限的,说人也是自然界的一员,那么人有生命,随着大自然界的变化,也有所不同对应,自然界与人体的,肌体的反应相对应,所以就叫做产生了:天人合一的看法,天人合一的观点。

    主持人:您理解的天人合一的,这个一究竟是指的是什么。

    嘉宾:就是说适应自然,天饲人以五气,地饲人以五味,我们中医中药治病,都是运用这个寒热温凉,心甘酸苦咸的组成,来给人治病。

    主持人:那么所以在野生动物的,它滋补的性质,滋补的性能并不是太高,认为吃野生动物,可以滋补身体这种看法,不是中医的理论。

    嘉宾:不是。

    结束语:古老的中医最讲究的是医德,也就是行医的德性,为了救人一命,必须要猎杀动物入药的话,那么也要心里心存感激和敬畏,如果恭敬心不够的话,反而会治不好病,害了病人的性命,这并不是一种迷信,这种古老的医风,它所遵守的是一种秩序和规则,那么为救人一命还要心里感激和敬畏,更何况现在我们只是为了吃一顿饭而已。

    

    央视国际2003年6月13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