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 [   ]
祁爱群:挺立雪域高原的丰碑
中国网 | 时间:2005 年05 月13 日 |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

挺立雪域高原的丰碑

———记西藏那曲地区班戈县委原常委、组织部长祁爱群(一)

莽莽藏北高原将牢记这个日子,滔滔雅鲁藏布江将铭记这个名字———2003年12月13日,年仅40岁的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班戈县委常委、组织部长祁爱群,在连续主持4个多小时的会议后,因劳累过度,突发大面积脑溢血,离开了她魂牵梦萦的西藏。

念青唐古拉山密布的阴霾,是同事们沉沉的哀思;雅鲁藏布江奔腾的江水,是乡亲们止不住的眼泪。人们难以相信,祁爱群就这样离去了,她的身影仿佛仍在眼前,她那铿锵有力的誓言还响在耳畔———

“党员不先吃苦,谁来吃苦?”

1980年,上海某印刷厂援藏职工祁孔法犯难了。国家出台了第一批西藏干部内调政策。已援藏21年的祁孔法被组织确定为内调对象,安排回上海工作,全家人为此欢呼雀跃。可思父心切、两年前随母亲从上海转来西藏上学的女儿祁爱群却怎么也不想离开西藏。拗不过女儿的请求,父亲只好同意女儿只身一人留在西藏,报考西藏农牧学院。

1984年7月,21岁的祁爱群大学毕业了。根据她的学习成绩和表现,学校领导动员她留校工作。可家人和亲戚早就在上海帮她联系好了单位,爸爸妈妈一天几个电话,轮番催她回上海上班。

西藏农牧学院所在的林芝地区海拔不到3000米,气候宜人;而那曲地区平均海拔在4500米以上,冰冻期在200天以上,年平均气温在零下3至零下4摄氏度,昼夜温差最大可达40摄氏度,空气含氧量不到内地的一半。

祁爱群认为,自己学的是畜牧专业,那曲是西藏最大的牧区,那里更需要她。她对父亲说:“爸,西藏确实是苦,但再苦也要有人来工作呀!我是党员,党员不先吃苦,谁来吃苦?”

就这样,祁爱群不仅放弃了回上海工作的机会,而且还放弃了在条件较好的大学任教的机会,来到刚刚组建、条件很差的那曲地区综合中专学校,当了一名畜牧专业教师。

“苦就要苦出个名堂来”

从那曲地区畜牧局政工科副科长、科长,再到班戈县委常委、组织部长,虽然职务一次比一次高了,但工作单位的海拔高度也一次比一次高,环境也是一次比一次艰苦。班戈海拔4700多米,更是一个令人生畏的高度。一些在拉萨、林芝的老同学就劝她:爱群,那曲太苦了,班戈就更苦了,你可要当心呀!她总是淡淡地一笑说,没关系,苦就要苦出个名堂来。

2003年4月,祁爱群带领县委组织部的同志到青龙乡考察干部。出发前,同事们见她嘴唇发紫,脸色苍白,都劝她不要去了。她说,没关系,大家不要为我担心,我作为组织部长不去,怎么能对干部心中有数呢?

4月的班戈,大雪纷飞,羌塘草原白茫茫一片,根本分不清哪里是路。100多公里的路程,吉普车颠簸了4个小时。刚一下车,祁爱群顾不上休息,逐个找乡干部谈话。青龙乡副乡长强巴是地区粮食局的下派干部,远离妻子、儿女,情绪一直不稳定,工作沉不下心。祁爱群就耐心做工作说:“年轻时到基层锻炼,是想让你尽快成长起来,这样的机会你可要珍惜呀。这里的条件是苦了点,回去后,我给你捎点羊肉、牛肉过来。家里有什么事,你就直接给我打电话,我会想办法帮你解决的。”强巴听了,又惭愧又感动,此后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工作积极、主动多了。

祁爱群一个一个地找乡干部谈心,听取他们对乡镇工作、对组织部和县委工作的意见。乡里条件有限,没有什么吃的,为了不给乡里添麻烦,祁爱群和同事们每天的主食都是方便面,下乡时带的3箱方便面,很快就吃光了。晚上就和同事们一起睡在乡会议室的沙发里。每天早上醒来,祁爱群头发上都结了一层白霜。乡里的同志过意不去说:部长,乡里条件差,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你身体又不好,明天我们陪你到县城再向你汇报吧。祁爱群哈哈一笑:“你们一年四季都在这,我才住几天?”

就这样一连5天,祁爱群每天都是加班加点,完成了青龙乡的干部考察工作。当她回到县城时,瘦了5斤多。县委领导关切地要她注意身体,她却淡淡一笑:完成了任务,还减了肥,一举两得,值!

“鱼儿离不开水,我离不开藏北牧民”

翻开祁爱群的简历,她在西藏25年,除去在林芝上大学的5年,在藏北高原整整工作了20年。一些朋友不理解,她总是嘿嘿一笑说,我是学畜牧的,鱼儿离不开水,我离不开藏北牧民。

西藏自治区民政厅党组书记、原那曲地区畜牧局局长刘巨元记得:1988年,祁爱群的母校再次动员她回校任教,就在这时,组织上决定调她到地区畜牧局工作。虽说是任副科长,可工资比学校少一截。是回到山清水秀、素有“西藏江南”之称的林芝地区,还是继续留在海拔高、条件恶劣、生活艰苦、素有“苦在那曲”之称的那曲地区?祁爱群选择了后者。

西藏自治区地勘局党组书记、原那曲地委副书记李清波记得:2000年10月,地委决定选派祁爱群到海拔更高、条件更艰苦的班戈县工作,地委委派他先试探一下祁爱群的想法。祁爱群有些迟疑地说,自己患有遗传性高血压、心脏病等多种疾病,到班戈工作怕会受影响;再说爱人身体不好,也需要照顾,女儿在上海,一家三地,能否改派其他同志?当听说这是组织的决定时,她毅然服从。上任那天,她给正在外地出差的丈夫留下字条:“袁勇,请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要照顾好你自己。有你支持,我在班戈县一定要干出成绩来!”

2003年,按照县委的安排,祁爱群组织对全县27个县直单位和10个乡镇所有干部的摸底考察,并根据反馈意见、建议,结合自己平时了解掌握的情况,提出了县直部门、各乡镇领导班子调整、使用意见,为县委决策提供了重要依据。祁爱群任组织部长3年间,先后深入到全县10多个乡镇,行程8万多公里,记了30多本调查、考察笔记。这3年间,班戈县先后有45名干部走上正、副科级领导岗位,成为建设班戈各项事业的中坚力量。

2003年12月12日,星期六。祁爱群主持召开全县县直机关干部职工和离退休干部大会,传达了地区组织人事工作会议精神,并对本年度的公务员考核办法进行了说明。13日,她召集县直机关科级以上干部进行年度公务员考核,在连续主持召开4个多小时的会议后,由于劳累过度,突发大面积脑溢血,倒在工作岗位上……

12月15日,为祁爱群出殡那天,班戈县城万人空巷。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向这位西藏人民的优秀女儿、全国优秀组工干部作最后的告别。

花丛中的祁爱群是那样的安详,她用生命恪守了“鱼儿离不开水,我离不开藏北牧民”的誓言,谱写了一个共产党员自觉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忠诚服务西藏人民的壮丽诗篇。

不忘承诺

———记西藏那曲地区班戈县委原常委、组织部长祁爱群(二)

祁爱群,一位柔弱的江南女子,一个坚强的共产党员。她在雪域高原工作20年,不论岗位怎么变迁,条件怎么艰苦,始终不忘党的宗旨,始终不忘对西藏人民的承诺,用自己的青春、热血和生命,在辽阔的藏北高原,谱写了一曲壮丽的共产党员的生命之歌。

“组织部长就是干部职工的后勤部长”

祁爱群有句口头禅:组织部是干部之家,是职工之家,我这个组织部长就是班戈县干部职工的“后勤部长”。

她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班戈县公安局民警赵文明在外地出差,妻子突然患重感冒,独自一人在家输液,无人照顾。祁爱群知道情况后,马上来到这位民警家,守护着病人,帮助料理家务,直到患者输完液、吃完饭才回家。县委办公室干部孟令合患有贫血症,祁爱群主动来到他家,向他介绍治疗贫血症的食疗办法,叮嘱他多休息,加强营养,还手把手地教他如何熬药。

21岁的惠雪妮含泪告诉记者:我2003年9月从自治区农校毕业,是祁部长把我从学校接回县里来的,分配到普保镇做文书。自己不会做饭,就经常凑合。有一天,祁部长来镇里调研,中午见我拿着方便面在街上走,关切地说,老吃方便面可不行,今天我正好有空,教你做饭。她一边帮我淘米、择菜,一边教我米饭要放多少水,高压锅要焖多长时间,菜要炒多长时间……不一会儿,香喷喷的饭菜就做好了。我说,祁部长,你也一块吃吧。她摆摆手说,小惠,我吃过了,你慢慢吃,我有事先走了。下午一上班,听镇里领导说,祁部长中午吃的就是方便面,我的眼泪哗地一下就流下来了。

班戈县老干部局的才珠告诉记者:2003年11月初,我带县里聘用干部到那曲地区参加考试。刚把聘用干部送进考场,碰上在地区开会的祁部长。祁部长关切地问我,才珠,你脸色不太好,还有点肿,我带你上医院检查一下。我说,可能是没休息好,没关系。祁部长不由分说地把我领到了地区人民医院,一边走一边还嘱咐我要多注意休息,到医院后又是挂号、又是取药。中午,祁部长还硬把我拉到她家,做了顿丰盛的午餐。看着祁部长跑前跑后,我真是过意不去。真没想到,没多久,她就与我们永别了。

“一定要对干部群众有感情”

2001年底,按照西藏自治区党委的统一部署,班戈县进行乡镇机构改革,全县18个乡镇要压缩为6乡4镇,一批年纪轻、学历高的干部要充实到乡镇一线担任主要领导职务,16名年龄偏大、文化偏低的乡镇党委书记、乡(镇)长需要重新安置。

在一个经济不发达的贫困县,安排16名正科级干部谈何容易!一时间,人心浮动。“这些干部是财富,不是包袱,一定要妥善安置好”,祁爱群主动向县委请缨,带着工作队下了乡。

“一定要对干部群众有感情”,祁爱群反复向工作组同志叮咛。一个乡一个乡地跑,一个人一个人地谈。讲政策,讲道理,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慢慢地,有怨气的少了,理解的多了,主动配合的多了,16名正科级干部愉快地走上了新岗位。

“祁爱群心里就像一团火,燃烧着自己,照亮了别人。”那曲地区畜牧局草原站的朱海元告诉记者,1997年底,因家庭原因,他准备调往内地老家。当时,他的中级职称申报工作正上报地区行署审核。回去联系工作前,他与时任畜牧局政工科科长的祁爱群告别,祁爱群主动问他:老朱,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你办的?他随口说了一句:不知我的中级职称还能不能评上。祁爱群笑着说:老朱,你就放心地回老家过春节吧。事后,朱海元才知道,祁爱群拖着病体,跑了几次行署,终于在春节前将他的中级职称手续全部办理完毕。

“百姓的事再小也是大事,自己的事再大也是小事”

在祁爱群眼里,“百姓的事再小也是大事,自己的事再大也是小事”。祁爱群的丈夫、那曲地区畜牧局副局长袁勇这样评价妻子。2003年12月3日,祁爱群带着两名同志赶到那曲地区,夜以继日地做完了班戈县干部职工的调资报表工作。当时她正患着感冒,会议结束后就要往县里赶,随行的同志怎么劝也劝不住。袁勇一听急了:你不要命了,感冒这么重,明天我陪你到医院去检查一下再走也不迟。祁爱群内疚地对袁勇说:“我没事,袁勇,谁没有个头疼脑热的,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年底事多,元旦我回不来,争取春节早点回来,咱们好好过个年。”没想到,这竟是祁爱群留给丈夫的遗言。

白玛拉姆是班戈县普保镇的贫困户,一年到头靠吃救济粮,全家人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2002年冬季,一场大雪又把她家仅有的20多只羊全部冻死,丈夫也因积劳成疾,离开了人世,丢下她和两个未成年的孩子。

就在白玛拉姆一家感到绝望之际,祁爱群伸出了援助之手,把她家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帮助她料理生产、生活的事。看到白玛拉姆家中的碗没有洗时,祁爱群挽起袖子就帮着洗了。她联系民政、电信等有关部门,对白玛拉姆等一批贫困户进行技能培训,还送给白玛拉姆家100多只羊。2003年底,白玛拉姆家的牲畜出栏了,祁爱群跑前跑后,帮她联系销路,并与买家谈好价格。白玛拉姆卖了10只羊,收入3000多元。第一次看见这么多钱,白玛拉姆笑得合不拢嘴。 (记者郑少忠 徐锦庚)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