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10月

1983年10月1日

为北京景山学校题词:“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这个题词已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

1983年10月5日

下午,主持谭震林①的追悼会。

——————

① 谭震林,1983年9月30日逝世,终年81岁。逝世前任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

1983年10月8日

上午,会见加蓬共和国总统哈吉·奥马尔·邦戈。说:我现在少管日常工作,主要由比较年轻的同志来管。这几年的实践证明,他们管得不错。中国共产党是个老党,中国革命经历的时间长,老干部多。因此,干部年轻化的问题不是一下子可以解决好的,我们准备再用几年时间解决这个问题。

1983年10月10日

审阅胡乔木、邓力群报送的邓小平在中共十二届二中全会上的讲话修改稿,作出批示:“照此定稿。”

1983年10月11日、12日

和胡耀邦、叶剑英、赵紫阳、李先念、陈云主持中共十二届二中全会。十二日,在全会上讲话,着重讲整党不能走过场和思想战线不能搞精神污染。针对党内存在思想不纯、作风不纯、组织不纯的严重问题,指出:必须下定决心,用坚决、严肃、认真的态度来进行这次整党,通过搞好这次整党,把党建设成为有战斗力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成为领导全国人民进行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坚强核心。针对理论界、文艺界存在的相当严重的混乱,特别是存在精神污染的现象,强调思想战线不能搞精神污染。指出:精神污染的实质是散布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和其他剥削阶级腐朽没落的思想,散布对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事业和对于共产党领导的不信任情绪。搞精神污染的人只是少数,问题是对这少数人的错误言行缺乏有力的批评和必要的制止措施。精神污染的危害很大,足以祸国误民。它在人民中混淆是非界限,造成消极涣散、离心离德的情绪,腐蚀人们的灵魂和意志,助长形形色色的个人主义思想泛滥,助长一部分人当中怀疑以至否定社会主义和党的领导的思潮。还指出:有相当一部分理论工作者,对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践中提出的种种重大的理论问题缺乏兴趣,不愿意对现实问题进行调查和研究,表示要同现实保持距离,免得犯错误,或者认为没有学术价值。在对现实问题的研究中,也确实出现了一些离开马克思主义方向的情况。有一些同志热衷于谈论人的价值、人道主义和所谓“异化”,他们的兴趣不在批评资本主义而在批评社会主义。有些同志至今对党提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仍然抱怀疑态度。文艺界的一些人热心于写阴暗的、灰色的,以至胡编乱造、歪曲革命的历史和现实的东西。“一切向钱看”的歪风,在文艺界也传播开来了。因此,必须大力加强党对思想战线的领导,对于造成思想混乱和精神污染的各种严重问题,必须采取坚决严肃认真的态度,一抓到底。马克思主义者应当站出来讲话。解决思想战线混乱问题的主要方法,仍然是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在强调开展积极的思想斗争的时候,仍然要注意防止“左”的错误。过去那种简单片面、粗暴过火的所谓批判,以及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处理方法,决不能重复。最后强调:加强党对思想战线的领导,克服软弱涣散的状态,已经成为全党的一个迫切的任务。在工作重点转到经济建设以后,全党要研究如何适应新的条件,加强党的思想工作,防止埋头经济工作、忽视思想工作的倾向。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整党的决定》,确定从一九八三年冬季开始全面整党,用三年时间分期分批地对党的作风和党的组织进行一次全面整顿。这个讲话已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题为《党在组织战线和思想战线上的迫切任务》。

1983年10月18日

下午,和胡耀邦、赵紫阳、李先念、陈云、彭真、邓颖超、乌兰夫等,出席中国工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见到王崇伦①时说:你抓豆腐啊,抓得好!抓得好!

——————

① 王崇伦,当时任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1980年8月至1981年8月带职任中共哈尔滨市委副书记期间,解决了当地群众吃豆腐难的问题,受到群众称赞。

1983年10月21日

上午,会见高理文①、罗亚南夫妇。回忆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的情景时说:我们那时在法国是一批一批去莫斯科的,我算是第一批。当时我们在法国的党员有三百多人,大体上有二百多人到莫斯科中大②。在中大呆了一年,我们二十几个人回国了,说是冯玉祥要人。结果交通不通,只有我们三个人随运子弹的车到宁夏。一路走沙漠,骑骆驼,一个月老晒太阳,很热。在询问蒋经国的近况后说:你看我们有希望联合起来吗?我是讲和蒋经国联合起来。如果能办成这件事,蒋氏父子的历史可以写好一些。我带信给台湾的老人,我说我们老一辈来解决这个问题,至少我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是炎黄子孙,这个观念比年轻人更明白,这是我们共同的语言。什么“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我们不拿社会主义去统一台湾,你也不拿资本主义统一大陆。

——————

① 高理文,原名高衡。1925年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和蒋经国是同班同学。1972年离开台湾到美国定居。

② 指莫斯科中山大学。

1983年10月29日

下午,和胡耀邦、彭真、邓颖超、乌兰夫等,接见出席中国工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全体代表和特邀代表,并合影留念。

1983年10月30日

上午,会见西班牙外交大臣费尔南多·莫兰,就国际形势和两国共同面临的问题交换意见。说:我们两国在国际问题上有许多共同语言。西班牙在前进,中国也在前进。我们的国家大,人口多,问题也比你们多。不过,我们现在走出了一条正确的道路,制定了一系列的方针政策,我们的事情是可以办好的。在谈到香港问题时说:香港问题和直布罗陀问题①有共同点,也有不同点。我们相互都能理解彼此的立场。中英两国政府正在进行谈判,但谈判的前提是一九九七年中国必须收回香港。不管英国人怎么打算,到一九九七年必须收回。三个条约都得作废。最近,英国人又提出,不讲治权,讲某种程度的参与管理,我们说,还是不行。英国人在谈判中搞了一些手脚,前不久港币贬值,就是英国人搞的,这是一种威胁,这个吓不倒我们。我坦率地告诉了撒切尔夫人,如果在解决香港问题的十几年过程中,香港出现不能收拾的局面,中国政府将重新考虑收回的时间和方式。

——————

① 直布罗陀原属于西班牙领土,1704年被英国军队占领。1713年英国、西班牙两国政府签订乌德勒支条约,迫使西班牙将直布罗陀割让英国。长期以来,西班牙为收回直布罗陀进行斗争。20世纪80年代开始,两国政府就这一问题举行了多次谈判。

中国网 2004年8月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