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维和医护人员南非侧记

刚果(金)当地时间11月29日11时30分左右,驻扎在联合国刚果(金)维和部队第五战区指挥部所在地金杜市的中国医疗分队的队员们正准备吃午饭。此时,联合国维和部队的一架飞机从300公里外的刚果(金)东部边境城市戈马运送来一位南非“蓝盔”士兵。他由于恶性疟疾发作,已经陷入深度昏迷近十个小时,生命垂危。

恶性疟疾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世界八大恶性传染病之一,与鼠疫、霍乱一样臭名昭著,主要通过蚊叮传染,每年在世界上造成350万人死亡,在非洲地区更是第一杀手。42岁的塔卡兰是参加联合国刚果(金)维和行动的南非士兵,28日夜里由于恶性疟疾发作、高烧41度被送进南非维和部队的一级医院。由于无法控制塔卡兰的病情,南非维和部队只好把他转送中国医疗分队。

中国医疗分队所设医院毗邻金杜机场,长宽都不过百米,白色的集装箱拼装成医疗区和宿舍区。中国医疗分队的水、电供应虽说由联合国系统负责,却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另外,刚果(金)是疟疾的高发区,即便是中国医疗分队也难逃90%被传染疟原虫的厄运。

中国医疗分队由43名成员组成,其中包括13朵“金花”,这是中国首次向海外派遣女兵,首次走出亚洲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首次为联合国维和行动提供医疗分队。 塔卡兰的到来对中国维和医护人员是一次严峻的考验,因中国国内没有恶性疟疾。自4月初抵达任务区后,中国维和医护人员接手治疗了近两千名联合国刚果(金)维和人员,其中60%是疟疾患者,但是病症如此严重的恶性疟疾仍属罕见。转瞬间,医生和护士会聚急诊室。检验室的血样分析证实塔卡兰患的是恶性疟疾。病床前,5位大夫紧急交流情况,分析病情,提出治疗方案。

下午,塔卡兰的病情终于稳定下来。入夜,当人们开始放松紧张了一天的神经、陆续进入梦乡时,主治大夫胡高频、传染病科医生刘碧坚和护士张翼、侯丹仍监护着病床,他们清楚,昏迷的病人随时面临死亡的危险。30日早晨7时40分,恍如生命奇迹发生,塔卡兰睁开了双眼,露出一丝笑意,可以略微转动他的头,还试图说些什么。近30个小时只休息了4小时左右的胡高频在回忆这件事时,疲惫的眼睛里闪动着兴奋的光亮。

上午9时左右,塔卡兰可以自己挪动腿脚,他的病情发生了根本性好转。根据联合国刚果(金)维和部队医疗官的指示,联合国维和部队中午将用飞机把塔卡兰送至南非比勒陀利亚医院。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接送塔卡兰回国的南非维和部队医疗官不顾中国维和医护人员的意见,执意要在把塔卡兰送上飞机前为他做气管插管。插管增加了塔卡兰的痛苦,他喷吐过四次,无望地喊过。

不能这样等待下去了。中国医护人员不忍看见塔卡兰遭受这种折磨,队长凌磊对麻醉医生潘东军说:“你跟那人说,要插让你插。”中国医生接手处置,插管成功。塔卡兰恢复了平静,他静静地被送上飞机,返回自己的国家。

来自爱尔兰的联合国刚果(金)维和部队第五战区联勤官麦克29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医疗分队无论是技术水平还是服务质量,是联合国刚果(金)维和部队中最好的医疗分队;即便在欧洲,这样的二级医院也是最好的。一名不属于联合国刚果(金)维和部队第五战区的乌拉圭“蓝盔”士兵在自己的胸牌背后留下这样一段话:“如果我负伤,请把我送到中国医院。”

新华网 2003-12-01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