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赌博网专向中国人开放赌场

内地贪官澳门豪赌

中纪委张宗海(原中共重庆市委常委、委员)案件调查组主要负责同志透露,张宗海因涉嫌受贿于2004年4月被审查并“双规”,现调查工作已近尾声。经查,张宗海的主要问题是受贿300万元和生活腐化。目前,尚未发现张宗海到澳门豪赌的问题。

日前,福建《海峡都市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文中说张宗海等人“共动用2亿多元(人民币,下同)公款,在葡京赌场贵宾厅一掷千金,共输掉1亿多元,其中有一部分是张宗海亲手输掉的”。7月6日,新华网刊登一篇网友的文章,题为《惊闻:“草鞋公仆”澳门狂赌1个多亿》。虽然这则消息已被证实并不准确,但却说明,人们对贪官豪赌现象深恶痛绝。据澳门媒体报道,在过去几年中,已有数十名内地官员或国有企业领导栽在澳门赌场;他们所输钱款少则几百万,多则上亿。原沈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马向东,曾频繁利用周末飞赴澳门赌博,有一次,他们一伙人3天内就输了上千万元。原湖北省驻港办事处主任、宜丰公司总经理金鉴培,在赌场上每笔赌注七八百万元是家常便饭,短短两年,高达1.4亿港元的公款被他挥霍一空。原广东省台山市体育局局长李健扬,1999年至2001年间到澳门赌博达100多次,仅2001年5月就先后15次到澳门,在一个月内挥霍公款700多万元。广东省食品企业集团公司原董事长兼总经理谢鹤亭,每次下注一般都是80万港元……澳门一个赌场老板公开说:“我们喜欢‘阿爷’(内地贪官)来赌,他们赌得大方,赌得爽,输掉了也不会找我们的麻烦,没有后患。”

边境赌场冲着中国

与此同时,在靠近我国西南边境的境外地区,大大小小的赌场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缅甸掸邦东部第四特区首府孟拉,距中缅边境只有几公里。这座小城内赌场林立,进出的绝大多数是口音五花八门的中国人。在大一点的赌场内,几万元的赌注很普通,数十万元的也不少。不久前,本报记者曾在中缅边境中国瑞丽口岸采访。在离边境线约100米的缅甸一侧,有两座大型建筑。瑞丽边检站的一位中尉告诉记者,那就是过去的赌场。边防警察告诉记者,九成以上的赌客是中国人;而缅方则规定,缅甸人一概不准入内。

在中越边境的越南城市芒街,一座豪华赌城在2000年年初开张,至今已4年有余。据透露,这座赌城第一年的利润就接近两亿元人民币。另据透露,这里只收人民币、港元和美元;“(赌客)90%是中国人,赌注之大十分惊人”;根据有关规定,越南人看都不准看,更别说进去赌博了……

专家指出,研究我国边境附近的赌场,会发现两个很特别的现象:一是几乎所有赌场所在国都规定,本国国民不许参赌。这说明,这些赌场“是专门为中国人办的”。二是随着近年来赌场越开越多,我国的腐败大案很多与出境赌博有关。

2002年,一名中国男子在越南芒街跳楼自杀,后经调查证实,是赌博所害。专家指出,这又说明,周边赌场也在祸害中国的一些普通民众。

亚洲赌博网正在形成

不久前有媒体报道说,新加坡正在讨论是否解除对赌博的禁令;泰国、日本、印尼也在逐步放松或重新审查其禁赌法令;长期推行赌博合法化政策的中国澳门和菲律宾,则试图保持其“领先地位”。专家指出,中国周边地区正在形成一个从日本、泰国、缅甸、马来西亚,到菲律宾、新加坡、印尼,并一直延伸至澳大利亚及欧美的庞大的境外“赌博网”。据国外研究机构统计,这一网络每年正吞噬着亚洲国家约14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00亿元)的资金;2010年,这一数字将增至230亿美元。

分析人士认为,这个赌博网对我国将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因为它将引发一连串的严重问题。以这个赌博网的重要一环———我国澳门为例,赌场自开办之日起,就是一个畸形的消费场所。赌场葡京酒店被称为“不夜天”,酒库中藏酒上千款,有的一瓶售价竟高达16万港币;表演艳舞的剧场,夜夜场面热闹;还有一个聚宝厅,展出各种稀世珍宝,等等。澳门很多赌场都是如此,更有一些成了吃喝嫖赌互相拉动的场所。一位澳门朋友得知记者要写这篇文章,非常赞同,特意送来他存留的一份资料:《澳门赌场栽倒腐败者一览表》。记者一数,有十余人之多。难怪不少澳门人说,澳门已经成了内地腐败分子携公款吃喝嫖赌的一块“飞地”……不少分析人士认为,一旦这个赌博网最后形成,对中国来说将是一个可怕的“黑洞”。“贪官赌徒”不仅直接损害国家利益,扰乱金融市场秩序,同时也助长了非法洗钱、地下黑市交易等犯罪行为;普通赌徒则有可能引发毒品走私、人口走私、黑社会性质犯罪等恶性案件。

有效禁赌难在哪里

2000年下半年,国务院官员在公开场合表示,在西部开发的过程中,中央政府决不允许地方设立赌场。这表明,中国在打击赌博方面决不会手软。本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中国警方正在对边境赌博业进行有力的打击。边防警察告诉记者,他们通过侦察掌握重点控制对象,在赌场较多的边境地带设关卡,挡住国内赌客的去路。另外,有关方面还对旅行社和导游作了严格的规定:如果带游客到境外赌博,旅行社和导游将受到严厉处罚。

分析人士指出,我国的禁赌任务仍然很艰巨。首先,各国在禁赌问题上始终未能形成共识,有的甚至暗中鼓励开设赌场吸引中国赌客,因此,多国联手禁赌的局面很难形成。其次,我国一些法律法规尚不完善,造成部分人通过非法途径获取大量国家财富,并能携款出境或将赃款转移到境外进行“豪赌”。

那么,如何才能有效地禁赌呢?分析人士指出,方法有二:第一,加强对政府官员的监督。欧美一些国家的法律法规值得我们借鉴。美国虽不禁止公民赌博,但决不允许公务人员在工作期间特别是出差期间赌博;更禁止以公款赌博,一旦发现,严惩不贷。欧洲国家对政府官员和公务员的管理尤为严格,甚至规定了官员出国所带资金的最高限额。平时,普通公务员的收入是保密的,但政府高官却须定期公布收入情况,接受财务审查,一旦发现有大额不明来源收入,有关部门可立即进行调查并冻结其资金,以防止其向国外或亲属转移资金;必要时有关部门还可联系出入境管理部门,将企图外逃的当事人截留。第二,与有关国家展开国际合作。当今世界,禁赌已非一国之事。中国须加强与世界各国的联系,积极开展“禁赌外交”,特别是与泰国、缅甸、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等周边发展中国家加强合作,共同构建防范、打击和引渡经济犯罪分子的机制,以“国际禁赌网”来有效地封堵“国际赌博网”。●本报驻澳门特派记者 曾 坤 ●本报特约记者 张学刚 ●本报记者 程 刚

《环球时报》2004年07月07日


北京三里屯酒吧街狂赌欧锦赛
临海雷击现场两名为首参赌者自首
罗田县政法委书记4赴澳门参赌受处
数名香港警务人员涉嫌包庇非法足球赌博集团
闽南华安原供销社主任挪用公款到缅甸赌博判14年
赌博行贿?黑社会逼? 陕一书记欠债出走被抓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