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体坛富豪
阿 今

    足球明星率先致富

    在中央台《足球之夜》的一个系列片里,曾反复播放金志扬的一句话:“职业联赛开始第二年,这些穷光蛋一下变为百万富翁。”的确,运动员和球星在这之前除去光彩照人的名气和荣誉外,其收入比老百姓也强不到哪里去。容国团在1959年为中华民族取得第一个世界冠军时没有奖金,他因为是从香港归来,工资高些,也只是百元左右。60年代3次世界单打冠军庄则栋的月工资是80元,中国第一个奥运冠军许海峰把最值钱的金牌还贡献给了中国革命博物馆,郎平80年代工资不到百元,即使在“五连冠”后陆续拿到奖金,到美国留学也只买得起几百美元的老爷车。

    真正的分水岭是在水平最落后的足球走向职业化之时。历经9年联赛,足球明星的百万元积蓄已经算中下水平,几百万算中等水平,千万元已经不是少数。我们可以粗略算一下:足协限薪是1.2万元,这实际上只是主力球员塞牙缝的钱。近年来甲A联赛获胜一场的奖金是30万到80万,关键场次达到100万甚至200万(最近大连与北京夺冠战胜利后奖金就是200万),摊到主力球员身上10万元也不在话下,一年20多场比赛,上百万元便收入囊中。尤其国脚,仅2001年冲进世界杯后各种收入每人最少几十万,之后的庆功走穴又有诸多进项。2002年10月国际足联将世界杯出场费200万美元发给中国足协,体育总局将其中的50%分配给球队,每位球员拿到几十万毫无问题。职业足球运动员的收入有时还要超出一般想像,从他们花钱办事中可以透出一二:范志毅在英国时曾想在英国投资1000多万元英镑办足球学校,然后以招国内生源为主,这相当1亿多元人民币的投入,折射出他的真正实力。韩文海在职业球员中不算顶尖级的,但他有3辆价值100多万元的奔驰车和两辆宝马车,其高级轿车拥有量已经达到国外亿万富翁的水准。

    足球教练水涨船高

    中国甲A教练的收入也与主力球员相仿,只是教练的人数要大大低于球员,且强队的教练多为外籍教练,因此收入超过百万的只有徐根宝、戚务生、金志扬、迟尚斌以及成绩突然飙升的朱广沪等人。教练由于年纪较大,业余时间有限,不像球员有精力去搞商业活动,因此都专心致志地执教拿工资,但能进入这个层次也都是大富翁了。戚务生从国家队退下来到云南红塔执教,这个超级国有企业财大气粗,给戚务生的年薪奖金在200万以上,戚务生如今已经是千万富翁。但戚务生较之徐根宝尚有差距,因为徐根宝起步早,更会炒热自身价格。早在1995年徐根宝率申花队夺得冠军便创下收入过百万的新纪录,到了1998年他执教万达,王健林为他开出350万元的年薪和奖金,被圈内人戏称为“日进万金”。徐根宝是中国所有项目教练中第一个靠年薪和奖金积蓄超过千万元的大户,而且徐根宝还有许多其它进项。

    奥运重奖知多少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后,社会上掀起重奖狂潮,一时传闻四起,有人推测金牌得主们所获奖金已超过百万,甚至接近200万,以至于当时的国家体委领导不得不专门出来澄清有关疑问:除邓亚萍(因获金牌2枚,所获奖金加上住房约价值150万元)外,其他金牌运动员每人的奖金数在70~80万元人民币之间,而且奖金足额发放,不用纳税……

    真正重奖的是2000年悉尼奥运会后,金牌得主们奖金个个超了百万,有几份是共同的。1.国家奖。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后,每位金牌得主从国家体委那里得到了6000元人民币的奖金;4年后,这个数字涨到了1.5万元人民币;而到了巴塞罗那奥运会,国家体委破天荒开出高价,为获取金、银、铜牌的运动员准备的奖金是:8万元、5万元和3万元,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也维持这一标准。在出征悉尼奥运会前的记者招待会上,国家体育总局领导表示此数目仍然不变,但28金的大丰收使原定的一枚金牌奖8万涨到了15万。2.个别的企业奖。霍英东与曾宪梓两位香港富豪一直对体育事业十分热心,每次奥运会后都要慷慨解囊。1992年8月14日,霍英东出资170万美元,奖赏从巴塞罗那奥运会凯旋的体育健儿,其中金牌选手每人除4万美金外还加一块1公斤重的纯金金牌;8月15日,金利来公司总裁曾宪梓解囊402万人民币,其中对前三名分别奖励10万、3万和1万,另奖励教练员40万。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后,霍英东先生向每位金牌得主奖励5万美金和1块1公斤重的金牌,曾宪梓先生则以1枚金牌奖励50万人民币计算,奖励运动员和教练员。悉尼奥运会后,他们一如既往。2000年10月7日,霍英东体育基金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颁奖大会,向获奖运动员颁发了金质奖牌,共颁发了奖金总计240万美元,10月14日,金利来集团主席曾宪梓博士兑现了赛前的承诺,每个金牌奖励10万元,金利来集团此前还出巨资成为第27届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的合作伙伴。

    大锅饭吃完,然后开始分灶了。2000年10月3日,广东乐华电子有限公司为中国跳水队、射击队和体操队举行了隆重的庆功会,乐华公司是这三支队伍的赞助商,共为这三支队伍提供了600万元人民币的备战经费,而他们共回报了11枚金牌;中国羽协、中国乒协和托普集团于2000年10月4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庆功会,这次乒羽中心的账下记有8枚金牌……这五支队伍得到了赞助商的重奖。奥运会前便为举重队设奖的是一位举重运动员出身的浙江商人郑胜涛,每枚金牌奖励18万元,蝉联金牌者奖30万元(此奖专为浙江省选手占旭刚所设);田径为运动之母,但成绩一直不尽如人意,4届奥运会仅为中国体育代表团贡献了2枚金牌,马家军如流星划过后,中国田径便全面陷入低谷,田管中心早早就许下诺言,1枚奥运会金牌重奖人民币100万元,1枚银牌奖80万,1枚铜牌奖60万,“黑马”王丽萍意外夺得了女子20公里竞走冠军,这100万奖金将属于辽宁省体育局,局长崔大林明确表示王丽萍拿大头。

    当这些奥运英雄们衣锦还乡后,等待他们的是家乡父老的又一轮重奖。

    湖南省选手此番共获得7金1银5铜总分132分,在全国各省市中名列第一,自然不会少奖。据悉省政府共拨款590万元用于庆功及对选手的奖励,其中金牌选手每人获取20万,省体育局以同样的标准再次奖励,此外各选手所在的地市发给金牌选手的奖金额都在10万元以上。最重的一笔来自民间,某企业奖给熊倪、李小鹏、刘璇、杨霞、龚智超5位金牌得主每人一套价值100万元的别墅。辽宁省是第二金牌大省,省政府决定对获金、银、铜牌的运动员分别奖励15万、8万和5万元,省体育局的奖励额与此相差无几,省体育下属的《体育天地报》为获奖牌的选手提供总价值约50万元的纯金金牌。江苏省的奖励政策有三:国家奖励多少省政府按同等标准再次奖励;由于奥运会成绩带入九运会,届时将按九运会标准再次奖励;实行特殊津贴,奥运会前八名选手到2001年九运会之前每月都将得到政府津贴,其中金牌选手每月1500元,银牌和铜牌为每月1000元,四至八名为600元。几家企业奖励加起来后,金牌选手约得到15万元左右,银铜牌也接近10万元。湖北省政府奖励之外,体育局还从体育彩票的收益中拨款奖励,其中金牌为10万,银牌为8万,铜牌为6万元。河北省政府奖励金牌选手60万元,其中20万归个人,20万归教练,20万归选手输送单位。浙江省政府决定授予两届奥运会金牌得主占旭刚“浙江功勋运动员”称号,奖励别克豪华车一辆,奖铜牌得主叶钊颖和夏煊泽桑塔纳轿车各一辆,绿谷房地产公司分别奖励给占旭刚和叶钊颖150平方米的房子一套。温州企业家郑胜涛奖励占旭刚人民币30万元。陕西省于2000年10月19日举行庆功大会,田亮和教练张挺被通报表彰并各获25万元奖励,同时,陕西省体育局决定奖励师徒四室两厅住房各一套。西安利君制药股份公司奖励二人各10万元,澳大利亚万顺利企业公司奖励田亮富康牌轿车一辆。由于田亮原来是重庆市人,10月16日重庆市体育局也奖励他5万元人民币。北京市体育局的奖励数目为金牌20万,银牌15万,铜牌8万。天津市据说为桑雪的半枚金牌准备了近100万的巨奖,还不包括一套住房和企业奖。上海市拥有第一金得主陶璐娜,加之经济发达,奖励也创出新高。而且早在赛前,深圳一家企业已表示将向夺取首金的运动员奖励一套价值100万元的住房。有人估计陶璐娜的总奖金可能要达到200万以上。山东省制定的政策是每枚金牌重奖150万,金牌获得者本人得50万,教练得50万,输送单位得50万。济南一家房地产公司向邢傲伟和林伟宁各奖一套价值30多万的房子,潍坊烟台两市也重奖了他们。福建省本次实现金牌零的突破,省政府奖励给吉新鹏10万人民币和一套130平方米的住房。四川省政府向获奖运动员教练员发奖金后,林凤集团向金牌得主唐琳赠送住房一套,长虹公司赠送了背投彩电和空调。

    篮球巨子:到NBA赚钱去

    足球运动员尽管最惬意,但毕竟有很大泡沫成分,上升的空间已经不大。走出国门的除去坐稳主力的孙继海、李铁的年薪略高于国内(必须考虑到国外纳税比国内高得多),杨晨、谢晖、马明宇、李玮峰的收入都赶不上国内,有的甚至相差很远。而真正与国际接轨的高商业价值项目的球员有更大的后劲。在年收入方面,被NBA作为状元秀选到休斯敦火箭队的小巨人姚明未来几年的收入将缔造中国运动员首位亿万富翁。进入NBA第一年,姚明的年薪达到了385万8240美元;而在未来的3年里,他的年薪总和估计有1800万,更有人估计姚明有接近乔丹的百亿美元潜在商业价值。姚明说:“钱并不是我来NBA的目的,对于我来说,头一年的薪水就够我花一辈子的了。”王治郅在离开小牛后与洛杉矶快船队草签了一份3年600万美元的合同。他的收入也是天文数字,但上升空间要比姚明小得多,他变换手法不愿为国家队出场,也断了国内企业与他合作的路。三大中锋中收入最少的巴特尔年薪也达51.2万美元。三大中锋的收入使足球明星黯然失色是应该的,同时也更符合市场规律,能挣外国人的钱而非国有企业的钱才是更大的本事。除去到NBA的三大中锋,像胡卫东、巩晓彬、孙军等人的年收入也达到几十万元,加上他们的其他收入几年下来也是几百万元户了。

    其他项目中即使成绩最好的乒乓球、跳水、体操等项目的运动员,年收入几十万元就算高的了,他们中百万富翁也不少,不过若拿了奥运冠军再加上广告,达到千万也不是梦。另一项非奥项目围棋由于各种商业比赛较多,也使一些尖子选手迅速进入富翁行列。世界冠军的奖金很高,应氏杯冠军达到40万美元(奖金除去上税及上缴围棋协会,个人到手的也很可观),1995年马晓春接连拿过两个世界冠军,仅那一年收入就超过150万元。近年常昊得了两个世界亚军,且一直等级分排名首位,年收入也有百万左右。

    经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运动员经商已经成为时尚。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一些老运动员就开始下海,在国家体育总局旁,就有第一个女子乒乓球世界冠军邱钟惠开的体育用品商店,马路对面则是多位退役老运动员经营的小商店。后来中年一代运动员许绍发等也开始经商,90年代中期一些少帅也涉足商海,其收入从他们驾驶的价值几十万元的进口车也可见一斑。随着足球的火爆和球员的富足,足球明星经商比比皆是。徐根宝除去执教积攒下千万元以上外,还向网站、广告等多个领域进军。他后来在上海崇明岛办起了自己的足球学校,尽管他向银行贷款2000万元,但是已经有多家旅游商看上了这块景色宜人的地方,开价已经超过5000万元,徐根宝足球学校办好了可以赚钱,办不好卖地也可以使他的资产成倍增值。足球界经商名声最大、资本最雄厚的首推郝海东。在2001年,郝海东为董事长的“沿海集团”斥资800万元人民币买断大连实德队胸前背后广告,其实在这之前他便以5000万元的资金注入这个集团,以他为法人的“沿海集团”向房地产、制鞋、酒店、出租等多个领域进军。在实德第7次获得冠军后,郝海东得意地“泄露天机”:“我接手创想电脑以前,销售额只有1000万,现在是1个亿。”人们原来估计的郝海东身价过亿是不夸张的。不过,郝海东的“沿海集团”虽然通过他的名气叫响,但其相关的产品“海东系列服”却很少见到,这正是郝海东与李宁的差距。

    应该说,运动员经商的标志性人物非李宁莫属。这位昔日的体操王子1989年退役后在健力宝集团力邀下创建李宁体育用品公司并出任董事长。12年来,李宁牌占领超过30%的国内市场份额,在国际大市场也有一定知名度。李宁公司在全国有300多家专卖店,2000多家零售网点,即使在法国、西班牙、希腊都有李宁品牌的分销机构。李宁不像大多数著名运动员经商主要是“名气股”,他的公司在广州拥有自己的设计中心和生产基地,为了款式出新,他经常用高薪聘请欧洲设计师。近几年李宁公司的年销售额都在6亿元以上,如果说李宁是体育界的亿万富翁决不是炒作。但也有一位资历很深,对体育界情况非常了解的著名运动员透露前女排国手杨希比李宁更富有,她从事的房地产项目每平米售价超过万元,主要是卖给在京的外籍人士。前不久中央台经济频道在杨希销售的商品房里采访了她,果然其豪华与精美的程度使人不得不相信这种说法,据说这样“隐居”的体育富豪不仅杨希一个人。

    广告拍出大款

    世界级体育富翁的收入很大一部分来自广告,乔丹、科比、库尔尼科娃、贝克汉姆、泰格·伍兹都是顶尖级的广告明星。中国运动员的身价还远远不能与他们相比,但增长势头非常快。

    近年头号体育广告富人应属伏明霞,她在悉尼奥运会上再度辉煌,伏明霞青春靓丽,脸上总是带着笑意,她成为许多厂家感兴趣的对象。据说仅雪碧汽水广告就达500万元,外加××公司营养品和××手机等,估计收入近千万元。本来她挣足了一辈子的钱,但自从与香港财长梁锦松喜结连理,千万富翁变成了亿万富婆,也成为“干得好,嫁得也好”的典范。刘璇被称为“璇美人”,获得奥运冠军后,她的广告也连连亮相:农夫山泉、台湾华硕电脑以及×洗发水、×卫生巾、×中成药等广告,酬金也要达到伏明霞的一半以上。杨晨所从事的项目成绩并不好,但热度很高,加上他俊朗的外表、谦和的人品和2001年冲进世界杯的大好契机,使他成为一时间的广告明星。杨晨不滥接广告,价码低于100万的他基本都谢绝,他那一年广告收入应在800万左右。帅哥田亮是广告客户必然盯上的对象,他拍某品牌巧克力广告酬金估计100万元,锐步品牌代言人酬金约300万元人民币,外加2002年又接拍了眼药水广告和安利广告,所以广告总收入应在500万以上。孔令辉为安踏所做“我选择、我喜欢”以及农夫山泉广告,总收入应在300万左右。此外,蔡振华、李永波、王楠、刘玉栋、范志毅、宿茂臻都曾得到不菲的广告酬金。连年近60的徐根宝也因拍上海力波啤酒广告得到120万元,外貌平平的聂卫平做氧立得广告也赚取了可观报酬。

    但要说最会做广告的那还要提马俊仁,老马在1993年七运会后几乎是日进斗金,据作家赵瑜在《马家军调查》中披露的几笔和广告有关的收入是:广东中山“理科虫草王”两笔计63.5万元,浙江圣达集团388万元,鞍山马家军矿泉水100万元,沈阳“马家军1号”秘方产权500万元,广东今日集团“生命核能”秘方产权1000万元……真可谓老马一出,谁与争锋?后来马家军再度崛起时,从青岛双星集团中拿走的广告费则是500万元。

    进军体育业的老板们

    由于体育产业蒸蒸日上,许多大富豪也涉足到这个领域里来。最近《福布斯》公布的2002年度中国大陆100首富排行榜里,至少有7位富豪是几年前就开始涉足体育产业的。他们分别是第12名徐明的大连实德集团(24.83亿元)、第54名李书福的浙江吉利集团(10.77亿元)、第71名宋卫平的绿城集团(9.10亿元)、第77名胡葆森的河南建业集团(7.86亿元)、同列77名的韩召善的盼盼集团(7.86亿元)、第89名涂建华的隆鑫摩托(7.48亿元)、第98名尹明善的力帆集团(7.04亿元)。

    之所以将这些老板与李宁、杨希区别开来,一则他们不是来自体育界,二则他们是在其他领域里大获成功后“杀”向体育界的。这些中国超级富翁的特点是:除去韩召善的盼盼集团多年来始终热衷于篮球外,其他都“搀合”足球。还有个特点是目前都在赔本赚吆喝,别小看了这个“吆喝”,如果不是他们进入这个领域,他们和他们的企业又有多少人知道?就是在这个领域里挨点坑受点气,也是极佳的广告效应。李书福怒斥黑哨“拿了我们的钱也不给我们消灾”,宋卫平自揭贿赂也要向黑哨宣战,他们拍案而起的举动也提高了企业形象。同时,另外一些富豪则在不需要拿足球做广告平台后及时隐退,像李书福和拥有近8亿元资产的美尔雅掌门人罗日炎都在此列。

    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超级富豪进入体育界是大势所趋,这些富豪中最年轻也最富有的徐明已经从中尝到甜头,他曾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说:“前年我们为足球花了4000万,但节省了7000万广告费,广告效益反而更好。现在国外有500强,谁能一口气说出15家来?但说出五大联赛的球队,很多人如数家珍,我们当然不会无视这个空前巨大的市场。”

    另类体育富人

    体育可以把多种类型的人带上致富之路。体育广告公司有几千万注册资金的比比皆是,体育经纪人往往中介一个球员就有几十万元的进账。就是体育媒介、体育电视人、体育记者(尤其是足球记者)几年间总收入达百万的有一大批,更有李响这样一年多就赚上百万元的大户。

    足球裁判中的“百万富翁”也有人在,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几年来,裁判的价码抬得越来越高,有的关键场次可以开出10万元的“关照酬劳”。一位天津籍裁判的豪宅加名贵家具达300多万元,这位裁判经常洋洋得意地显示他的富绰和气派。但大多数有同样经历的裁判知道不义之财不能显摆,但即使收敛其花钱的大方程度也远远超出实际收入。这种体育富人不值得羡慕,况且风险较之原来增大,龚建平手上的镣铐已经成为明晃晃的震慑物。 (《书摘》摘自《体育博览》2003年第1期)

    中国网 2003年7月18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