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 [   ]
1919年朝鲜三一起义 200万人参加
中国网 | 时间:2005 年9 月30 日 | 文章来源:环球时报

国王神秘暴毙,抗日情绪高涨

1919年,朝鲜被日本强行吞并已经进入第九个年头,然而朝鲜人民并没有屈从于殖民者的淫威,抗日复国的情绪在整个朝鲜半岛上不断蔓延。由于在许多朝鲜人眼中,被日本人废黜的朝鲜国王李熙是朝鲜复国的精神支柱,李熙也因此成为了日本人的一块“心病”,必欲除之而后快。

1919年1月22日凌晨,李熙突然觉得浑身不适,手脚逐渐不听使唤,侍卫赶忙请来御医诊治。但一切都太晚了,凌晨3时,李熙在痛苦中死去,死后两眼发赤,全身有红斑,且尸体很快腐烂。

李熙死后,日本驻朝鲜总督长谷川好道迅速发出讣告,称李熙是患脑溢血病逝,并宣布将在3月3日为他举行“国葬”。李熙之死,犹如一石投水,在朝鲜人民中激起了巨大的反响。朝鲜民众一致认为国王之死是日本驻朝鲜总督府命令李熙身边的侍从暗中下毒所至,全国上下群情激愤,各地纷纷酝酿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活动。在崔八镛等人领导下,朝鲜学生展开了积极的抗日宣传。著名的宗教界人士孙秉熙也串联了朝鲜工商企业界等33人,起草了一份《独立宣言书》,向巴黎和会、美国总统威尔逊和日本政府发出呼吁,要求给予朝鲜独立。他还与崔八镛等人准备乘日本允许朝鲜人在3月3日为国王李熙举行葬礼之机,暗中联合发动示威游行,要求朝鲜独立。后来孙秉熙、崔八镛等又决定提前于3月1日在塔洞公园举行群众大会,公开宣读《独立宣言书》,把国葬变成反日游行示威大会。

抗日起义迅速蔓延整个朝鲜半岛

1919年3月1日上午10时,数万名朝鲜民众来到汉城塔洞公园,学生代表首先宣读了预先准备好的《独立宣言书》。顿时,数万群众情绪激昂,高呼“独立万岁”等口号,以排山倒海之势,拥向停放李熙灵枢的德寿宫前祭奠。当人们看到自己的国君被日寇既夺其国又夺其命的悲惨下场,亡国的耻辱、灭种的仇恨顿时涌上心头,这些与日本侵略者不共戴天的旧怨新仇,在每个人胸中燃烧沸腾,人们不约而同地迸发出民族的最强音———“朝鲜独立万岁”、“把日本侵略者赶出朝鲜去”。

下午3时20分,参加游行示威的朝鲜群众已达30万人,霎时间淹没了整个汉城。在爱国群众的感召下,一部分朝鲜巡警也觉醒过来,加入了游行队伍。驻朝鲜总督长谷川好道见势不妙,急派大批警察、宪兵封锁游行群众前进道路,然而赤手空拳的朝鲜民众没有退却,“众皆不惧锋刃,勇往直前,势如怒涛山崩,不可遏止。督察、宪兵见而惊悸战栗,不意手剑坠地”。

同一天,在平壤、南浦、安州、宣川、义州、元山、仁川等地也发生了群众示威和暴动。在开城,3月3日上午,有200多名学校女生,排队高唱赞美诗和独立歌,不多时就聚集了三千多人。到了下午,许多十五六岁的少年也加入队伍,高呼“独立万岁”。各地的朝鲜民众在和日本军警搏斗的同时,还袭击了官厅和公署,破坏铁路和通信设备,处决了日本官吏、亲日派、民族败类和恶霸地主。从3月1日到5月31日的三个月期间,抗日起义在整个朝鲜迅速蔓延开来,共发生了上千起示威和暴动,有200万以上群众参加,占当时朝鲜总人口的1/10。

日军逮捕虐杀数万朝鲜义士

起义活动一开始就引起日本政府的注意。3月1日当天,日本原敬内阁急忙训令长谷川:“这次事件需要把它说成是轻微问题,然而实际上要严格处置,以防再次发生。但要充分注意,外国人最注意此次事件,不要招致苛刻的批评。”到了4月,日本政府决定采取“断然处置”措施,并增派6个营的兵力和400名宪兵去朝鲜。长谷川最后发布命令:“动用全部兵力尽力镇压。”他还授权警察任意搜查、逮捕朝鲜爱国群众。

在镇压过程中,日本侵略者露出禽兽的本性,采取极其残忍的手段虐杀朝鲜人民。日本军警到处用军刀或铡刀砍掉起义者的头颅,在街上示众;把爱国者绑在街头十字架上,往四肢钉铁钉,把他们活活折磨致死。在令人发指的堤岩里屠杀事件中,日本军警把村内的基督教徒30余人押进教堂并封锁出口,接着向教堂开枪扫射。此时,一名妇女把自己的婴儿举出窗外,央求免孩子一死。但是,兽性发作的日军却用刺刀刺入婴儿的头颅,使其当即死亡。接着日军纵火焚烧教堂,将这些平民活活烧死。日本侵略者的滔天罪行引起国际舆论的关注,但日本殖民当局竭力掩盖称:没有杀死一个人,只有两个人受了重伤。

根据日本官方缩小的数字,“三一起义”(也称“三一运动”)过程中有近8000朝鲜人被杀,1.6万人受伤,还有数万人被投入监狱,折磨致死。日本侵略者还采取种种卑劣手段,收买亲日派,从内部分化瓦解朝鲜人民的民族独立运动。到1919年底,在日军疯狂镇压下,“三一运动”失败了。

■“三一运动”带动朝鲜走向独立

“三一运动”是朝鲜被日本吞并后爆发的伟大独立运动,显示了朝鲜人民光复祖国的坚强决心,沉重地打击了日本在朝鲜的殖民统治。朝鲜志士留下的鲜血也为以后的朝鲜革命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1919年4月13日,流亡的朝鲜爱国志士在中国上海法租界宝昌路成立“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制定临时宪法,由在美国的李承晚任总统,后来金九长期担任临时政府主席。“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成立后,立即派出代表去法国向巴黎和会控诉日本吞并朝鲜的罪行,要求和会作出恢复朝鲜独立的决定。

“三一运动”使日本在国际上陷入了被动的境地,尽管日本政府自欺欺人地诡辩说:朝鲜人和日本人的“国民生活之根本思想完全属于同一系统”,两者是“人种中最近之民族”,不承认朝鲜有独立的权利,但不得不承认,“当将目前之暴动(三一起义)与美国城市中黑白人之争比较时,于耻辱之程度上,日本不得不感到几百倍于彼”。“三一运动”虽然失败了,但在其精神的激励下,朝鲜人民不断团结抗争,终于在二战中击败了日本侵略者,迎来了真正的独立。(史鸿轩)

《环球时报》 2005年09月28日 第二十三版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