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报刊盯上国外版式?
——《今日美国》函告《新闻晚报》
 

    《今日美国》函告上海《新闻晚报》

    本报记者 陈汉泽 发自上海

    本报记者 周健工 发自美国华盛顿

    《今日美国》对上海《新闻晚报》的上级机构发出律师函,声称对方版式抄袭自《今日美国》,这一爆炸性事件将对中国传媒界现状引发深远影响。

    “这件事比较有意思”

    《今日美国》近日对上海《新闻晚报》的上级机构发出律师函,声称对方版式抄袭自《今日美国》,这一爆炸性事件将对中国传媒界现状引发深远影响,然而在《新闻晚报》内部这封律师函并没有引起太大反响,走进报社大门,记者依旧看到一幅报社日常的忙碌状况,看来大爆炸的中心反而是真空漩涡。

    “这件事(指《今日美国》发来律师信声称侵权)在中、西文版式之间,甚至更深层次上,在不同文化之间,都是比较有意思的,我是很有兴趣深入研究这次事件的。我们会很认真地和律师商谈本次事件,更深的探讨要等我们和律师共同研究之后来决定。”由于《新闻晚报》不具法人资格,其主管领导《解放日报》副总编辑和《新闻报》总编辑裘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谨慎地表示。

    裘总想了想,又询问记者“侵权”消息的来源,“我没想到记者来得这么快,不过既然同行行动起来了当然要认真对待,我会很快和律师咨询以后再给你答复。”由于裘新已指派《新闻晚报》主编寿光武着手处理本次事件,于是记者又拜访了寿总,作为具体负责人的寿光武在记者面前表现更多的则是忧虑和不平。

    “《新闻晚报》用色是来自《解放日报》的用色,多少年来一直如此。我们的版式从2000年改版开始就不断变化,到去年才形成了现在的瘦长体,然后又逐渐变化成今天的样子,《今日美国》说我们抄袭好像不太公平。”

    他认为,“以前外面就流传《晨报》、《晚报》改版,是我们花了40万买的版式,还有说法讲我们的版式设计人员专门去美国学习过,我今天告诉你说绝对没有这种事情,都是流言。”

    “可能我多虑了,但是我们也担心别人会把这次事件当成是《新闻晚报》自己在炒作,无论如何这种可能性是有的,而且消息又被你们这么快得知。”

    《新闻晚报》版式由来

    《今日美国》和《新闻晚报》的争端起自版式,那么《新闻晚报》的版式到底是如何设定的呢,记者走访了相关人员,并找到自2000年6月以来《新闻晚报》的所有报刊留样。

    “从2000年6月开始,《新闻晚报》和《新闻晨报》、《新闻午报》一同改版,当时的版式设计人员考虑到《解放日报》的版头是红、蓝两色,所以沿用了这两种颜色设计报头。”《新闻晚报》的几位编辑,先后介绍了改版由来。

    2000年6月之前,《晚报》和《晨报》都只是八开的小幅市民报纸,报头处印着《新闻晚报》四个红字,毫无设计可言,你可以从街上其他任何晚报身上看到类似样式。编辑们介绍说,“6月改版之后,一开始就确定了《晨报》红色的设计,早晨当然要阳光一点,这么一来《晚报》当然是深色的了,因为黑色太难看了,沿用《解放日报》的颜色大家就选用了蓝。”

    “《晚报》的版式设计其实发生过很多变化,蓝底配红字也配过,蓝底配黑字也配过,这个过程报纸里头都纪录着。后来考虑到红蓝配太难看,蓝底色配黑字呢又看不清楚字迹,所以到了2001年4月9日改成对开瘦长大报设计的时候我们就选用了蓝底配白色字,《今日美国》不是还有个地球么,我们就没有啊。”

    那么编辑在改版成瘦长体报样时,是否模仿过《今日美国》呢?编辑们都觉得那么长的改版过程,那么多人参与其中,到底谁有企图谁没企图就很难说清了。

    作为内部人员,编辑们对本次纷争又有什么看法呢,“中国在版式方面有中国的实情,以前《解放日报》的老编辑姓姚,他就自己发明过字体的‘姚体’,现在很多报纸都采用他的‘姚体’,可他没得到一分钱。说到版式抄袭,中文报纸相互抄袭的说法还比较可能,比如有人认为《21世纪经济报道》抄袭模仿,但是西文报纸跟中文报刊有不同的排版要求和文字习惯,这个抄袭的认定让我觉得很奇怪。”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编辑如此告诉记者。

    另一些编辑则在事件中表现友善,“我不觉得他们在发函之外另有企图,《今日美国》这么大报纸应该不会想通过这个事件在中国如何如何,美国人其实还是比较单纯的,但是下面具体执行的人怎么操作就很难猜测了。”

    除此之外,编辑们一致认为,无论《今日美国》最后是否提起诉讼,他们想要告赢《新闻晚报》的可能性不大,“说到报纸版式的版权问题,《今日美国》在中国如果没有注册商标,那么他们怎么来状告中国媒体侵权呢,虽然我不能确定他们是否在中国注册,但是以他们没有中文刊物这一点来看,基本上是可以猜到(未注册商标)的。以前美国《读者文摘》告赢中国《读者文摘》是因为他们在港台地区有中文版出售,《今日美国》应该不存在类似问题”。

    国际律师看法

    那么从版权角度,国际相关法律界是否支持《新闻晚报》编辑的猜测呢,记者电话访问了国际20大律师行之一的美迈斯律师事务所郭恺(中文名)律师。郭律师认为即便是《今日美国》也不一定正式注册过她的版式,“因为美国的法律也有很多出入,各州的规定不同”。

    在上海本地媒体对这场官司的看法中,一些资深政法记者提出了自己的说法,认为这种版权官司《今日美国》只能援引美国法律在当地起诉,美国法院会将判决结果发到上海高院执行。

    由于中美之间没有签署《司法协作协议》,上海高院也可以不予执行,也就是说,一旦进入诉讼,这场官司多半会因为本地法院拒绝履行而落空。

    记者又将上述说法向郭律师求证,郭恺则认为,“随着中国加入WTO,有关条约和知识产权条约都还是要履行的。更何况从国际准则讲,类似官司牵涉到‘不公平竞争’问题,国内媒体(指《新闻晚报》)牵涉到故意

    模仿知名商标的可能,从法律精神上讲,对方有起诉的依据。”

    那么郭律师对这场可能来临的官司做何种预期呢,他认为《今日美国》胜诉的可能性很小,“因为他们很难举证到《新闻晚报》抄袭版式”,在这一点上郭律师和《新闻晚报》的编辑抱同样态度,认为对方很难界定中、西文报纸间版式雷同。

    “而且即使抄袭成立,对方也很难获得赔偿,因为他们很难证明受到财政损害。”郭律师最后笑着补充。

    在采访结束的时候,记者碰巧在回家的地铁站里,看到一家本地财经日报的广告:与国际主流财经类日报相一致的新报头和版式设计。吃惊之余,记者意识到这一切不过刚开始。

    《今日美国》发言人不愿评论

    《21世纪环球报道》与《今日美国》所属的甘尼特报系(GannettCo.Inc)联系,该报系总部位于接近华盛顿特区的弗吉尼亚州麦克林。一名发言人不愿评论,把记者介绍给代表甘尼特报系及《今日美国》报的律师芭芭拉·华尔(BarbaraWall)。

    华尔的律师事务所是Dow,LohnesandAlbertson,她承认代表《今日美国》报致信《新闻晚报》,指出《新闻晚报》的版面设计“在许多方面都会引起读者的混淆”。记者请她指出哪些方面会引起“混淆”,她不愿具体说明。

    她表示:“有人把《新闻晚报》寄给《今日美国》。”但她不愿透露是什么人寄的,如记者问是从中国寄的还是从美国寄的等,她均不愿意回答。

    她称目前还没有向法院提起诉讼,“我们在等待这家报纸的答复。然后才决定下一步行动。”

    记者问到“如果这家报纸对这封信不予理睬,《今日美国》会采取什么行动”,她拒绝回答。

    中国传媒对这件事的报道引起了她的兴趣。例如,中国一家媒体报道称,“由于《新闻晚报》的版式很特殊……报纸的发行量也从改版前的7万多份猛增到29万多,经过一段时间的稳定之后,发行量现在稳定在17万左右。”她非常仔细地了解了这些数字。

    最后,她又强调:“我们在等待对方的答复。”

    凑巧的是,今年《今日美国》创办20周年。甘尼特报系经过整整两年时间的研究,根据读者的喜好,广告商的趣味和当时的技术条件,1985年9月15日,正式推出《今日美国》。该报的版式设计当时引起了报界的一场革命。彩色版面令读者赏心悦目但又不花里胡哨。日发行量很快突破百万份。目前日发行量230万份,是美国日发行量最大的日报和惟一的全国报刊。

    中国报刊盯上国外版式

    本报记者 卢海发自广州

    本报实习记者 胡砚冰 发自北京

    “每一家报纸都应该有自己独特的东西。”在问及对《新闻晚报》版式侵权事件的看法时,《经济观察报》的美术总监邹波如是说,“任何一家报纸都不应该、也没有必要仅仅停留在学习、乃至照搬外国先进的东西。”

    “尽力与人家不同”

    据邹波介绍,《经济观察报》版式成功秘诀在于,他们“创设出自己独特的风格”。“我们做了很多的对比、考察,至于到底每一项设计是出自哪里,是不容易说清楚的,我们所做的,就是根据自己的定位综合人家的长处。”邹波说,“我觉得一家报纸最应该做的,是尽力与人家不同。”《经济观察报》采用橙色的新闻纸,这在当时国内极为罕见;文章标题使用清秀的宋体,采用全模块化的简洁版面,这些都是对传统风格的挑战。

    “我们是根据市场需求确定自己的样式,而不是套用国外知名报纸的已有风格。”广州《新快报》的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核心创办人也表达了相似的看法。据该人士介绍,在1998年筹办的时候,《新快报》也进行了广泛的考察。该人士说:“在新闻版式方面,有两种流行的体系,一种是源自日本的亚洲风格,其色彩浓艳,设计花哨;另一种是英美的风格,以美国的《今日美国》和英国的《卫报》为代表,它们都是严肃的主流大报,用色有节制,讲究沉稳、平衡。”该人士还强调说:“我们了解到外国报纸的先进性,当时还特地派出了一位副主编到《今日美国》学习了半年,但是最终确定版式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刻意模仿哪张报纸,版式与《今日美国》更是差得很远。市场的要求才是我们设计定位的惟一尺度。”在创办之初,《新快报》采用绿底反白的版头、浓重的色彩、板块化的文字和大面积的图片,或多或少可以在一些境外报纸上找到先例,但更多的业界人士认为它是一种出彩的综合搭配,《新快报》的出现至少在版式上形成了对国内许许多多传统报纸的冲击,成为后来者参考的对象。

    模仿———理与法的困惑

    在谈及报纸版式风格之余,邹波还表达了对侵权标准的界定问题上的疑虑。邹波说:“与别的报纸采用相同的字体算侵权吗?显然不算!”

    对于《新闻晚报》事件,他不愿多作评论,认为法律会给出一个合理解决。至于有人觉得《经济观察报》

    和《金融时报》版式设计相似,对此他说:“版面设计就像写小说,写得好就会有人说你是抄的。”因此他把这种猜测看作一种夸奖。他认为相似并不能说明问题,关键要看动机,一个版式并不属于一家报纸,因此不需要做出解释。对于类似的官司是否有可能发生在《经济观察报》身上的问题,他的回答很直截了当:“如果遇到官司,那就诉诸法律手段解决好了。”

    《新快报》的该名核心创办人也表示,“版式侵权”与否很难界定。他说,“这几年来,国内的许多报纸还不就是你‘学习’我、我‘学习’你,虽然行内人士一眼就看得出来,可也没法子告人家侵权呀,国内也似乎没有法律对这么具体的内容作出规定。”

    该核心创办人还说:“曾经有《北京青年报》的一名副总编来广州交流,闲谈之余讲到他们发现国内很多报纸抄用了他们的样式,当时《北青报》的人就对此大发牢骚,但根本就没发生诉讼。”“抄人版式在道德上肯定是说不过去的!”邹波表示,“这是一种卑劣的做法,这对一家报纸没有太多的益处,因为它丧失了个性。”

    关键在于有没有自己的独创性

    对于《新闻晚报》是否侵犯了《今日美国》的知识产权的问题,国家版权局版权司副司长许超向《21世纪环球报道》表示,具体的情况要仔细研究过两份报纸之后才能下结论。他介绍道,类似的国际知识产权纠纷无非是通过两种方式解决:一种是庭外和解,也就是所谓的“私了”;另一种就是告上法庭,诉诸法律手段,而据他所知,国内迄今为止还没有听说过这类官司。目前,《版权法》和《专利法》都没有针对这种类型纠纷的相关规定,可能应该在《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寻找法律依据。

    对于中国媒体在借鉴发达国家经验过程中可能产生知识产权问题,许司长认为关键在于有没有自己的独创性,国外的许多媒体都强调保持自己的风格,不愿去模仿别人。而国内一些媒体可能存在着偷懒或“搭便车”的心理。如果媒体都能坚持有自己的特点,就能避免这个问题。就像专利、商标等知识产权一样,中国媒体在向国外先进媒体学习时,也要注意保持自己的风格。

    ——二十一世纪环球报道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