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对华援助调查

    谈到中日关系,中国人关注较多应该是“日本侵华”、“战争赔款”、“钓鱼岛”等问题。中日邦交正常化三十年来,中日关系还有一个不太为国人所知的另一面,就是“日本对华援助”。

    本报记者段宇宏发自北京

    日本是中国最大援助国

    “哇,真没想到,北京地铁和首都机场居然是日本人的低息贷款修建的啊!”和其他受访者一样,一位女士在街头与《21世纪环球报道》记者闲聊时表示了她的惊讶。她说,中国的媒体很少说这事嘛,所以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很多受访者在惊讶完后又表示,我觉得这是应该的,当年咱们不是没要战争赔款吗!

    对记者在北京街头采访的一些普通中国老姓而言,听到这些事都有点吃惊:30年来日本是中国最大的援助国,中国是日本最大的受援国,中国的外来援助中有66.9%来自日本。自1979年以来,日本政府已经向中国提供了总额约达27000亿日元(约合2000多亿元人民币)的政府开发援助;从北京地铁、首都机场、中国电气化铁路约4600公里的改造、中国470个大型港口泊位中约60个等等均由日元贷款建成或正在建设。

    然而,2001年8月份,在越南访问的日本自民党干事长山崎拓表示,“中国的国防费用在13年里增长了10%,日本对中国的ODA(政府开发援助)有认真审视的必要。特别是鉴于金额较大,需要充分讨论今后应有的态度”。他在越南胡志明市会见记者时说道“可以确信东南亚各国人民对日本的援助是心存感激的,在这点上中国却有所差别”。山崎拓还认为,对于日本援华,中国国内并不一定全都给予正当的评价。

    30年来日本是中国最大的援助国,中国是日本最大的受援国,中国的外来援助中有66.9%来自日本。自1979年以来,日本政府已经向中国提供了总额约达27000亿日元(约合2000多亿元人民币)的政府开发援助。

    日本为何重点援助中国

    9月25日是中日邦交正常化30周年的大庆,日本前首相桥本龙太郎率一万余名日本人来华访问;中日两国群星献艺,重量级的酒井法子、李玟等明星均来祝贺;中日间重大庆祝活动一波接一波,日本驻华使馆工作人员忙得不可开交。日本驻华大使馆经济部部长是日本援华政策很多项目在中国的具体执行者,现任部长目贺田公使非常乐意接受《21世纪环球报道》采访。由于工作原因无法抽身,但仍以书面形式接受了记者有关日本援华问题的采访。

    目贺田公使认为,中国之所以成为日本政府ODA计划的重点受援国,“其理由不仅仅是中国与日本是一衣带水的邻国,也为维护日本自身的安全和繁荣着想,和平的国际环境尤其是东亚地区的安定繁荣是十分重要的,日本希望中国更加开放和社会安定。1979年大平首相访华时,正值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大平即表明了愿为中国现代化建设提供尽可能多的合作,从此以后就实施了政府开发援助。”

    他解释说,“20多年来我国对中国实施的ODA计划支持了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经济发展,ODA在其中也作出了巨大贡献。在促使中国朝这一方向迈进同时,我们需要对中国的这种努力给予支援。”

    1979年12月7日,大平首相在讲演时曾说,“世界各国都认为应当祝福贵国(中国)的现代化政策,这完全是因为这一政策直接关系到国际协调的核心问题,并且更加富强的中国的出现可望使世界更加美好。我国之所以大力推行对中国的现代化进行合作的方针,不仅有我国自己的考虑,而且也是由于有这种全世界的期待在做后盾。”

    其实,日本不仅是中国最大的援助国,1990年代初,日本就已成为世界最大的援助国。日本为何要这样做,众说纷纭。包括一些中、日、韩的专家认为,日本政府这样做也是出于谢罪心理;还有些专家认为这是日本政府的“支票外交”。1995年,日本华文媒体《东北风》采访了北京大学现代日本研究班主任教授松本繁一,松本认为,二战后,日本恢复国际信誉手段就是进行经济援助;同时ODA也是日本对外政策中最强有力的手段。

    在日本经济困难之状况下,中国经济实力和军事力量却增强,并且对第3国援助活跃,上海等沿海地区显著发展,日本视中国作为商务竞争对手的感觉增强,从日本国民朴素的感情出发,认为是否有必要对保持着经济高增长率的中国进行援助等等冷峻的看法也多了。

    今年贷款削减25%

    日元贷款是日本援华的大头,虽说中国要偿还,但利息低,偿还期长达30至40年,对中国极为有利。但是与2001年大约107亿元和2000年大约130亿元的贷款金额相比,2002年日元贷款明显减少,削减了25%。目贺田公使解释说,“目前日本对中国的援助与当初相比,发生了很大变化。日本国内要求重新考虑目前援外方式的呼声很高。经过外务省咨询委员会和自民党委员会1年的讨论,去年10月日本制定了《对华经济合作计划》。”据记者了解,日本外务省近年就援外问题征求民意,不少民众批评政府对外援助政策,所以日本对华援助削减也有一定民意基础。

    目贺田强调,日本援华政策的改变不是单方面的原因,中日双方都在发生变化。他说,“在日本方面,1990年代泡沫经济破裂,日本经济停滞不前,出现巨额财政赤字,经济机构改革、财政重建、经济再生是日本的当务之急。为此,国会正在审议下年度预算案,作为财政重建的一环———ODA有关预算削减10%,日元贷款削减23%;在日本经济困难之状况下,中国经济实力和军事力量却增强,并且对第3国援助活跃,上海等沿海地区显著发展,日本视中国作为商务竞争对手的感觉增强,从日本国民朴素的感情出发,认为是否有必要对保持着经济高增长率的中国进行援助等等冷峻的看法也多了。在中国方面,随着经济飞速发展,中国可以从国内外自筹资金这已是事实。北京、上海的繁荣给人以中国已达到发达国家水平的印象。不远的将来,从中国继续保持经济高增长率,加入WTO后成为世界工厂的理由出发,日本国内有意见和批评,认为是否不需要对华援助了;其次,出现财政赤字、经济困难的日本是否还有能力进行巨额援助呢?”

    “虽然,北京和上海的人均年收入已超过了3000美元,但中国全体还未达到1000美元,中国仍有3000万极端贫困人口,这也是一个事实。中国政府的担子不轻。我们希望中国为削减贫困作出更大努力!”目田贺很委婉地道出了日方削减援华款项后对中国的要求。“特别是,通过民间企业的相互活动,两国的经济正在融合,中国的安定发展对日本日益重要。有必要构筑广泛多重的中日关系。对华经济合作会在新的《经济合作计划》下有新的意义。会对继续维持和强化两国间合作关系发挥重要作用。”

    开发援助基本理念变化

    关于数年来日本对外援助理念的变化和调整,目贺田介绍,1990年日本成为世界最大援助国,国内关于为什么进行援助,援助目的不明确等的批评日益高涨。为了回答这样的批评,日本政府于1992年6月制定了明确的援助理念和原则———《政府开发援助大纲》。虽然当前日本援外政策有调整,目贺田表示该大纲仍是日本政府开发援助的基本理念。由于冷战结束和全球化,1998年8月通过了总结当前援助政策的方针———《有关政府开发援助的中期政策》。前者援外的原则是环境和开发并重;回避军事性用途和助长国际纷争;关注发展中国家的军事支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研制、武器进出口等、促进发展中国家民主化,引导其市场经济发展,关注其基本人权和自由保障。而中期政策添加了一些新的要素,更加关注了贫富差距、艾滋病、环境污染等等问题;认识到了为市场化经济建立制度和政策等方面给予知识支持的重要性。图:

    日本是对中国的最大援助国(双边)

    各国政府开发援助对中国业绩示意图(经济发展与合作组织(OECE)开发援助委员会(DAC)成员国)(净支出数单位:百万美元1998年)总计1,731,6百万元,其中日本占66.9%

    中国是日本政府开发援助的最大受援国

    日本政府双边开发援助十大对象国示意图(净支出额单位:百万美元1998年)

    援华方式多样

      即使对日本援华问题稍有了解的普通中国人,所知道的也只有日元贷款。但其实日元贷款只是日本援华方式中的一种。日本援华分为资金援助和技术援助两大类。资金援助又有日元贷款和无偿援助两种。

    这两项资金的援助性质不同,其援助对象、领域也有所不同。

    日元贷款的条件优惠于商业贷款,无偿援助则不必偿还。凡是非赢利的民生福利项目日方才将其列为无偿援助对象;提高全国或者地区生产力的经济基础设施则被日方列入日元贷款对象。

    无偿资金援助

    无偿资金援助又包括了“一般无偿资金合作”、“利民工程无偿援助”、“文化无偿援助”、“紧急无偿援助”等方式。

    其领域涉及教育、医疗、农业、环保等方面。中日友好医院、中日环保中心、贵州农村改水等等均属无偿资金援建的代表性项目。

    日元贷款

    日元贷款是针对中国可持续发展所必需的基础建设和综合性环境治理提供低息和长期稳定资金的一种援助方式,是日本对华政府开发援助的重要组成部分。日元贷款在利息(1999年度对华日元贷款年利率为0.75%~2.2%)和偿还期(30~40年。其中包括10年的宽限期)等方面应该说对中国极为优惠。“北京地铁、首都机场、京秦铁路、南昆铁路、上海浦东机场,武汉长江第二大桥、内陆地区光缆建设”等就是由日元贷款援建的大型工程。除此以外,日本政府还有其他多种形式的对华政府开发援助。日本国际协力银行提供的约220亿美元无附加条件中期(10~16年)贷款较具代表性;还有如通过向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提供资金等方式进行间接性援助。而日本是上述国际金融机构的最大规模出资国。

    技术援助

    日方称,技术援助是以为发展中国家培养人才为目的,向对方国家的居民传授日本的技术和知识。分为接收进修生、派遣专家、专项方式技术合作、开发调查四类。此外,日方介绍,他们还有一个颇具特色的派遣“花甲专家”的制度,就是根据自己的志愿,将已退休的技术人员派遣到中国来,让其发挥多年积累下来的技术、知识经验。截止到2002年,派遣的专家和调查团超过12000人,集中实施技术转移项目50个。

    ——21世纪环球报道


[中日30年]日本《读卖新闻》社论:如何跨越经济摩擦?
社论:回到日中邦交正常化原点
[资料]日本对华援助的不同方式
日右翼鼓噪阻止中国进入海洋
日本不应削减对华ODA
借口“军费扩大” 日本欲改变对华援助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