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决心和后沙斯的中国

    新加坡《联合早报》2003年5月8日于言论版刊登了一篇由该报财经组执行级记者刘旭明撰写的文章“中国的决心和后沙斯的中国”。文章认为,自从4月份以来,中国此前因为隐瞒沙斯疫情而受损的国际形象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此外,比修饰国际形象更加重要的是,中国现在举国同心,为拯救民族于沙斯苦难,正在打一场“民族之仗”。

    文章认为,沙斯将会对后沙斯时代中国的政治、社会、经济乃至文化领域产生影响。

    文章说,影响及世界范围的沙斯事件对人类的影响,主要是为人们带来的莫名恐怖和信心流失,以及对人类心灵的强大震撼。同时也会在世界知识界激发出一些新的想法。但是以目前的迹象看来,这场“战争”不久就会过去,因为沙斯的肆虐已经开始在一些重灾区缓解,越南、广州、香港以及新加坡,新病例增长数字已经开始下降。

    沙斯带给中国的影响

    文章称,在一度遭到海外媒体的指责后,中国开始转变态度,将透明呈现在国际社会面前;同时,在10天之内调动起全国的资源,在北京小汤山建起规模不小的沙斯隔离和治疗医院,令世人感到不可思议。在灾难面前,一切弊端都有可能改变。与中国以前出现的灾难比较,沙斯有很大区别,一是灾难扩大到了海外,海外反过来给了中国巨大的压力,二是今日信息传播的速度比以往更快,更发达而民间也敢于针对时弊,向外界透露信息。中国政府要坚持开放,就必须注意国际形象。

    在经济层面,文章认为长期经济影响相当有限。因为与14世纪曾夺去四分之一欧洲人口的黑死病及当今的爱滋病比较,沙斯实质上没有减少影响供给的劳动人口。如果人们的消费信心和商业信心得以恢复,沙斯对经济的影响,就不过局限于延迟人们的消费,沙斯过后,仍然还在的消费需求和消费力将再趋活跃。中国经济增长,虽可能低于原来的预期,但还会保持比较高的速度。毕竟,以目前沙斯对中国造成的估计3000亿元人民币损失,与中国一年达10万亿人民币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比较起来,即使沙斯使中国经济增长降低3个百分点,实际上还可以达到6%的增长。

    不过,文章也指出,虽然沙斯对经济增长影响有限,但估计会影响到中国的经济结构。对经济增长更具影响力的通信和医疗保健行业,在后沙斯时代将获得新的发展空间。首先是电子和网上交易将比以往更加容易为人们所接受,从而催生出更多的网上交易工具和中介。原来视之为泡沫经济的网络经济,开始迎来第二个春天。新浪网、搜狐网等中国著名门户网站,有可能带动更大规模的网上交易和外贸活动。今后,如广交会等大型国内国际贸易会展以及各种招商活动,都会更快地采纳网络交易的方式来进行。其次,后沙斯时代还将出现科技与医疗和保健结合的产业化倾向。沙斯使人们被动地相信预防胜于治疗的道理,人们今后不得不尝试利用一切手段,包括现代科学以及传统的方法来维护自己的健康,这类需求将滋生出新型的医疗和保健产业。相信即使是极普通的口罩和体温计的需求,也会带动出相关的高科技产业。

    沙斯流行也使得中国的信息传递方式出现爆炸性的改变。无论手机短信是否谣传,人们都津津乐道,电信行业,特别是手机通信行业因此获得不菲的收益,这将进一步刺激公众对大众化信息的需求。

    沙斯对社会和心态的影响也是潜移默化的。沙斯表面上拉开了人们相互接触的距离,但实际上却教会人们,在这个因航空和通信而显得日益狭小的地球村里,每一个人都是相互依存的。面对沙斯,人们暂时也没有高低贵贱之别。

    温家宝在泰国举行的中国-东盟领导人关于沙斯问题特别会议上曾引述中国古话说:“安危相易,祸福相生”,号召各国齐心协力,转危为安,这也使我忆起一句老话:“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个人如此,国家也是如此。沙斯对后时代中国国际关系的影响,也将是深远的。

    中国网2003年5月8日

    


华盛顿邮报:生活在"非典"日子里的北京人
法新社记者亲历隔离期间的大学生活
中国全力阻止非典向农村蔓延
金融时报:北京“抗非”居委会发挥作用
亚洲周刊:北京8天建成小汤山医院
抗击非典:中国人充满信心
远东经济评论:中国经济能安然度过SARS危机吗?
中国为何独钟“非典”?
联合早报:中国要再送瘟神
中国东盟曼谷峰会是个好开端
德智库:非典影响经济没那么大
胡鞍钢:要善待国际舆论监督
五月全国共读书倡议书
评美国《时代》杂志上海非典报道
中国全方位通力合作战“非典”
美红十字会:非典不是美国生物武器
远东经济评论:SARS亚洲损失百亿美元
[他山之石]近看各国抗“非典”
海峡时报评“抗非”:中国专家一流但设施落后
抗非:中国的危机处理速成培训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