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码人揭地下赌场黑幕 赌博像吸毒心瘾最可怕(图)

期望一夜暴富是典型的赌徒心理,每个赌徒几乎都是带着这样的心态走进赌场,但这把赢了,不代表下把也赢,今天赢了,未必明天还赢,一时赚了,不可能永远都赚,算来算去,也算不过精明的赌场老板。付出时间、付出亲情、付出健康,最后却输得血本无归。

小文,今年35岁,曾在一家地下赌场专职卖筹码,在他随身携带的密码箱里装着各种颜色、不同大小的筹码一共100万元,他的工资按日结算,每天500元,月收入甚至赶上公司白领。

从卖筹码这扇小小的窗口,小文窥见了千奇百怪的赌场众生相,也见识到了地下赌场的运作脉络和惊人利润,在目睹了太多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的悲剧后,小文辞去了这份薪水丰厚的工作,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劝诫那些职业赌徒悬崖勒马。以下是小文的自述:

卖码人生活

我在赌场卖筹码,前前后后干了一年的时间,要做这份工作最重要的就是上班时要打足精神。我上班带的那个密码箱,每天都要装100万元的筹码,从下午3、4点钟开始上班一直到第二天凌晨2、3点下班,每天都平均有50万元的钱和筹码从我手中流水般出入,随时都要对得上账,一旦算错了,那损失大得绝对扛不住。所以那一年多我过的都是黑白颠倒的生活,白天睡觉,晚上像猫头鹰一样两眼发光,脑子里装的全是花花绿绿的钞票和大大小小的筹码。

刚开始就算有亲戚关系,赌场老板也不放心马上让我上岗,而是必需跟着熟练的卖码人实习一段时间,练心算,练赌客一拥而至兑换筹码时的从容应对,每天晚上赌场里至少都有一两百个客人,台面上一把牌下注的筹码多到十几万元也是常有的事。

干这一行,除了每天拿工资,赌客给的小费也是我们收入的重要来源。有时候客人赢了钱,心情一好随手扔几个筹码给我们作小费,最小的筹码都是100元,看在钱的面子上,我的嘴也越练越甜了,赌场里来来往往的都是熟客,一来二去我们也知道哪位客人出手比较大方。一见到他们到窗口兑换筹码,我张口就来:“老板精神!”别小看这4个字,其实却蕴含着两层意思,一是奉承客人精神状态好,大吉大利多赢钱,另外一层意思也是暗示他要具备点大老板的气度,多给点小费。

开赌场的,对外都称是开公司,一般公司除了出资股东外,一般都有10来个人。分别从事选点、卖码、赔码(在赌桌上清点每局输赢筹码)、发牌、保安(维持赌场秩序)等不同的工作。这些人互相之间没有明显的利益冲突,都是公司给开工资,分工明确,做好本职工作就可以了。

赌场的地点选起来也很有讲究,一般都是找城郊结合部废弃的礼堂或是仓库,场地一般面积都在300平方米以上,太小的场子客人来多了都不够用。不过场地就算再好,为了安全起见,公司一般也只租用两三天,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反正每个赌场都有熟客捧场,改了地点只要打个电话通知客人就可以了,就算场子再偏,染上赌瘾的人也能闻着气味找过来。

地下赌场黑幕

说到赌场的花样,每个场子都有自己的特色,但是像百家乐、吹球、拨玉米这些基本的项目,是大多数地下赌场常备的。百家乐大家可能听得比较多,就是8副新牌装入发牌机中,由发牌人监督机器给庄家和闲家两边发牌,先发2张,赌客可任意选择在庄家或是闲家方下注。两方下注最多的人可以先看牌,如果庄家和闲家任一方的牌点数超过7点,那么这一把很快就见分晓了,如果两方都没有到7点,就继续发牌,一直到分出胜负。

如果押庄家一方的赌徒赢了,就要抽5%的利润给赌场。打个比方,如果你押1万的筹码在庄家,而庄家的牌又大过闲家的话,那么短短十多分钟后,除了交500元提成给赌场,扣掉本金也还可以赢9500元。而坐收渔利的就是赌场了,因为用概率算起来庄家一方赢的时候还是居多的。

赌场就像一个小社会,收保护费的保人、股东、工作人员,环环相扣。还有专门放高利贷的“大耳窿”盯场,利息高得吓人,每天至少都是按3%的利滚利。就连卖盒饭的也是搞连锁经营,每天定时送饭,外面卖5元的盒饭,赌场里翻了一倍卖10元。

赌场对账的时候我都在场,算起来赌场的开支是很大的,每天要给保护人交数万元的保费,就像平时给保险公司交保费一样,一旦被抓赌行动查处,就由保护人赔偿罚款等经济损失。此外,还要给员工开工资,我们这些工作人员的工资都是按天结算的,10多个人每天也要开五六千元的工资,股东的分红也是一样按天统计的,虽然我无法统计每个股东到底挣了多少钱,但俗话说没人愿做赔本的生意,既然每天几万元的成本都开支得了,这里面的利润可想而知。

赌徒走上不归路

说到赌场里的客人,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个特别老实的出租车司机,大家都喊他李师傅,他本来不是赌客,只是拉一个特别爱赌的女客人顾姐来赌场,一来二去等的时间长了,他也开始赌了,刚开始只是打打扑克、赌个拨玉米粒什么的,初入赌场的人手气一般都不错,赢了钱以后李师傅就越来越上瘾了,换着花样玩,手气最旺的时候一度赢了十几万元。因为都对赌博上瘾,他和顾姐两个人的关系也越走越近。

从那以后,李师傅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赌注下得越来越重,有时候一把牌押上几万元连眼都不眨一下,不到半年,就把原来赢的钱输得一干二净,还欠了高利贷公司一屁股的债。那年9月的一天,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那天他因为又输得一塌糊涂,和顾姐两个人大声争吵、互相埋怨着离开了赌场。

也许他们的埋怨一直在继续,也许李师傅决定把心里的怒气和赌场的失意做个了断,这些都是事后的猜测,没有人知道李师傅把车撞向高速公路收费站的最后一秒在想些什么。

第二天一早,我们赌场正好换地点,路过事发地点时看到李师傅的出租车头整个撞凹进去1/3,事后才知道车上的5个人只活了1个,那个景象太恐怖了。可以说我是看着李师傅变化的整个过程,吞掉他的不仅是车祸,还有赌博带来的贪欲。

与李师傅相比,另外一个外号叫“白果王”的客人倒是一直活着,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说,活着也像个废人一样,结局好不了多少。他原来是做白果等土特产生意的,很早就盖起了小洋楼,家里光进口的小车就有十几辆。

但是再有钱也抵不过他天天赌,因为赌得太多生意荒废了不说,到最后“白果王”把家里的房子、车子全部卖了,也填不上这个无底洞,原来好好的家庭也散伙了,老婆撇下孩子跑了。后来我还在街上遇到过“白果王”,像废人一样,眼神里一点光亮也没有,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垮了。

其实我在赌场上班比许多白领挣得都多,为什么后来自己不想干了,主要是看到赌场里太多像李师傅、“白果王”这样的例子了,我干了一年多,只看到一个女客人是在赌场里运气好赢了钱的,但最后她拿着这钱到澳门去赌,也输光了。

赌博就像吸毒一样,最可怕的是心瘾,它能钻到人们的骨头里、心窝里,把正常的生活全部打乱,根本无心上班或做事,赢了的想乘胜赚一把,输了的想咸鱼翻身捞回来,不管输赢都卷到漩涡里去了。

赌钱不管输赢都来得太快了,手里一把一把地筹码扔出去,就像不是钱一样。赌博把人的弱点都激发出来了。真正能调节心态的人少之又少,要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好好珍惜现在得到的东西,原比一夜暴富要可行得多。(周俏春)

《经济参考报》 2005年2月7日


澳门警方搜查赌场带走百人 多数持内地证件
广东黑社会头目开赌场 6年打残数十人被枪决
开赌场横行6年致残数十人 广东清远黑老大伏法(图)
160多家赌场包围我国 禁赌是一场持久战
公安部专项行动打击赌博 已有75家境外赌场关闭
中国打击赌博犯罪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