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医护人员科研工作者抗击“非典”纪实

    肆虐的非典病毒退却了,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我们终于迎来了夺取全面胜利的重要阶段。

    在这个值得庆贺的时刻,人们不会忘记一支勇挑重担战非典的生力军——军队医护人员和科研工作者。是他们,坚决响应党中央、中央军委的号召,紧急关头挺身而出,奋战在抗击非典一线,演绎出一幕幕为人民生命安全赴汤蹈火的壮举。

    2002年底,广州军区总医院呼吸内科主任黄文杰,接诊了一位来自地方的重症肺炎病人,患者呼吸衰竭,全身发紫,生命垂危。黄文杰和战友们全力救治,使这名病人转危为安。紧接着,医院又收治了几例类似的病人。

    这是广东最早出现的非典病人。这种人类尚未认知的疫情,很快在岭南大地扩散。广东省卫生厅发出了非典疫情紧急通报。疫情就是命令。解放军总后勤部和广州军区的医疗专家,很快赶到了疫区。广州军区空军医院、武警广东总队医院、第一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奋勇争先,建立专用病房,收治地方患者。

    2月11日,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承担了广州地区第一例非典病人尸体解剖检验任务。专家们夜以继日紧张工作,解开了非典防治的谜团。军队医护人员在救护非典患者时,仔细观察病情、收集资料、总结经验,逐步掌握了非典的症状和病理的基本规律,探索出中西医结合疗法和降低医务人员感染率的办法,为广东和全国医护工作者提供了经验。

    3月5日,解放军302医院收治了一名输入性非典患者,非典警报第一次在首都拉响。在此后的106天里,这个医院共收治非典病人155例,治愈率达92.90%,住在这里的600名其他病人无一感染。

    进入4月,非典疫情在首都蔓延。驻京十几家军队医院急人民之所急,忧人民之所忧,全力投入抗击非典的阻击战中。在这个紧急关头,经中央军委批准,全军先后紧急选调1383名医务人员支援北京小汤山非典定点收治医院。全军上下闻令而动,一批批医疗设备紧急启动,一箱箱防治药品调集北京,汽车、火车、飞机载着一支支出征的队伍,迅速向北京开进。

    小汤山医院一投入使用,就明确了依靠科学战胜非典的工作思路,开通了3条心理咨询热线,对270多名患者进行了心理疏导;成立了由21名专家教授组成的指导组,涉及消化、心内、肾、泌尿、耳鼻喉等专业,制订出了抗生素、抗病毒药、中药、保肝药等联合应用的指导性意见,收治的680名非典病人,672名痊愈出院,死亡率不到1.2%。6月3日,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专程来到小汤山医院考察,对小汤山医院的救治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一位官员当场竖起大拇指:“小汤山医院创造了世界奇迹,中国军队真了不起!”

    在抗击非典一线,随时都面临着安与危、生与死的考验,许许多多医务人员把康复的希望留给患者,把被感染的危险留给自己。

    武警北京总队医院内二科年轻的主治医师李晓红,在救治非典病人时,由于过度疲劳被非典病毒击倒了。李晓红在最后的日子里,考虑更多的依然是如何战胜非典。每当医生查房,她都尽可能地把自己的临床症状、用药反应等体验讲给临床医生听,与医生一起分析病情,并多次问医生:“现在治疗上是否找到新的办法。如果需要试验,就拿我做试验吧!临终前,她无法用语言和医生交流,仍以惊人的毅力坚持用笔艰难地在纸上写下对自己病情的体验和分析,哪怕是只能写几个字。

    4月16日,非典病魔终于夺走了李晓红28岁的年轻生命。她是第一位牺牲在救治非典患者一线的军队医务工作者。

    医务人员中的许许多多共产党员,用热血履行入党时发出的神圣誓言: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

    302医院74岁的传染病专家姜素椿,在抢救非典患者时被感染。他躺在病床上,脑子里琢磨着一种新的治疗方法——给非典患者注射同类病人康复后的血清,使身体产生抗体,快速康复。于是,他向医院领导提出请求:“作为传染病专家,我愿以自己的身体做试验,为防治非典闯条路。”在姜素椿的一再要求下,医院为他注射了非典康复者的血清。

    生命的奇迹总是垂青勇敢者。23天后,姜素椿终于康复了。出院前,老人特意来到隔离病房的玻璃窗前为病友打气:“坚强些,我这把老骨头都挺过来了,你们一定能够挺过来!”

    年过半百的301医院耳鼻喉科教授黄德亮,属于传染高危年龄段,又患高血压等疾病,然而他却坚决要求上了小汤山医院,并坚持从事最危险的插管工作。不论是对总牵挂着他的妻子,还是对争着替换他的战友,他都安慰说:“我有经验,我能上。”

    “要夺取同疫情斗争的胜利,最关键的是要充分发挥科学技术的重要作用。”这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4月中旬考察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时,对科研人员的谆谆嘱托。依靠科学,战胜非典,成为全军医学科研战线官兵的行动号令。

    军事医学科学院参加科研攻关的100多名科研人员,置个人和家庭的一切于度外,忘我拼搏,昼夜苦干。

    4月14日,军事医学科学院将分离出的4株冠状病毒送到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进行测序。范宝昌、常国辉两位博士三天三夜没离开测序大厅,直到测序完成。

    4月16日,军科院利用分离到的新型冠状病毒对人的血清进行抗体检测,研究成功非典间接免疫荧光法快速诊断技术,检测准确率达95%以上,两小时内可以得出检测结果。

    4月19日,军科院又与中科院基因组研究所合作研制成功酶联免疫吸附试剂芯板,运用这一技术可同时检测96个非典样品,而且需要的病人血样少,检测时间仅需一小时;

    4月28日,军科院研究员陈薇带领20名研究生研究开发的非典预防药物基因工程人干扰素ω滴鼻剂,经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批准进入临床。

    6月初,军科院院士贺福初率领科研攻关小组,经过艰苦努力,率先完成了国际上目前最大规模的非典病毒天然结构蛋白的鉴定……

    所有这一切,都对医疗战线抗击非典、抢救患者产生了积极的作用。

    非典疫魔疯狂,一线许多医护人员被感染,军队防护装备科研单位主动担当起研制非典防护装备的重任,紧急启动了30多项防护装备的研究课题。中国工程院院士、总后军需装备研究所所长周国泰,带领科研人员奋战一个多月,研制出系列抗非典防护服,获得国家首个医用防护服注册证。如今,他们生产的防护服装,在全国各地抗击非典的一线使用,被医护人员誉为阻击非典的“科技盔甲”。

    革命军人、共产党员、白衣战士,医生、护士、科研工作者,他们的“名字”不同,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团结一心,战胜非典。他们都在用执著的爱,谱写着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新华社记者胥金章 白瑞雪 人民日报记者翟启运)

    

    新华网2003年6月24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