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 [   ]
禽流感袭击中国
中国网 | 时间:2006 年3 月24 日 | 文章来源:中国网

禽流感的蔓延对社会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生态环境建设和人类健康构成了严重的威胁,给野生动物保护带来巨大的难题。禽流感等流行疾病的发生,往往还会掀起国际间的贸易壁垒和争端,使国际合作受挫,国际形势因此出现新的不稳定因素。任何掉以轻心和不负责任,都可能让全人类为此付出巨大代价。

一 禽流感来到人间

(一)禽流感的缘起和发展

禽流感病毒是一种古老的病毒,最早的禽流感记录是在1878年意大利暴发的鸡瘟。1955年,科学家证实其致病病毒为甲型流感病毒。此后,这种疾病被更名为禽流感。1959年,科研人员在苏格兰第一次分离到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1997年,香港爆发了世界历史上最严重的禽流感,一名3岁的儿童因感染禽流感而死亡,这是全球首宗人类感染禽流感的个案。截至1998年2月11日,香港共有18人确诊为禽流感,其中6人死亡。2003年2月,荷兰又爆出波及范围最广的禽流感,印尼、泰国、越南和柬埔寨相继出现人感染禽流感个案。

禽流感病毒属于正粘病毒科(Orthomyxoviridae)的A型流感病毒。H5N1是其中一种病毒亚型。A型流感病毒在自然界中广泛存在,从人、猪、马等哺乳动物以及水生哺乳动物到鸟类都能分离到。其中野禽是A型流感病毒的天然存储库。

2005年,禽流感再度席卷全球,在野生鸟类和家禽之间不断蔓延,并再次感染人类。亚洲的菲律宾、泰国、越南、日本、科威特、印度尼西亚和中国,欧洲的希腊、克罗地亚、罗马尼亚、瑞典、英国、俄罗斯和乌克兰,南美洲的哥伦比亚,北美的加拿大和美国先后爆发禽流感疫情。2005年12月14日,中国农业部兽医局局长贾幼陵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说2005年中国共有11个省区、23个地市、30个县(市区)、55个乡镇、112个村发生30起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其中青海省发生1起候鸟疫情。共有15.82万只禽发病,死亡15.12万只,扑杀2222.58万只。12月16日,卫生部公布,江西省遂川县发生禽流感疫情,扑杀家禽31.96万。在这次禽流感爆发中,一名女孩感染身亡。

(二)禽流感的传播

禽流感在世界上传播的一百多年来,人类没有找到有效的预防方法,只能以扑杀禽类作为阻止传播的手段。

野生鸟类是禽流感病毒的贮存库,其中水禽类是所有鸟类和哺乳动物流感病毒的原始贮存库,而且有充分证据证明流感病毒能跨种传播。从禽流感的季节性爆发规律和野生鸟类的迁徙规律来看,禽流感病毒可能在水禽迁徙过程中通过污染水源和与家禽接触来传播禽流感病毒。候鸟迁徙路线可以明显地把亚洲国家和西伯利亚、哈萨克斯坦以及欧洲的禽流感爆发点串联起来,人们怀疑是候鸟在传播禽流感病毒。

但目前还没有发现2005年肆虐亚洲的禽流感的明确来源。联合国环境署《养护野生动物移栖物种公约》组织的一个禽流感研究小组表示,候鸟在禽流感传播中的作用在许多方面还是一个未知数。从环境和生物多样性角度来看,在现阶段控制野生鸟类中的禽流感感染有一定的困难。不加选择地捕杀野生鸟类对于防止禽流感传播是无效的。另外,捕杀鸟类将会扰乱其正常迁徙路线,增加病毒在世界各地蔓延的危险性,而且很有可能引起野生鸟类的灭绝。该组织执行秘书罗伯特·海普沃斯表示,候鸟在某种程度上只是禽流感病毒传播中的一个局部环节,还有其他许多机会造成了病毒的传播。人畜混杂、畜禽混养的落后饲养方式以及集市中不同种类野生动物的交杂为禽流感病毒的变异滋生提供了理想环境,而且频繁的家禽贸易和野生动物走私等人类活动在病毒传播中可能起到了难以想像的作用。如英国政府2005年10月23日宣布,一只从南美进口到英国的鹦鹉死于禽流感。

(三)禽流感对世界的冲击

禽流感的蔓延对社会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生态环境建设和人类健康构成了严重的威胁。亚洲开发银行预计,如果禽流感持续流行半年时间,亚洲地区的经济损失将达990亿美元;如果持续一年,亚洲地区的经济损失将高达2000多亿美元。新加坡花旗集团分析师柯利弗德·唐估计,一次疫情能削减亚洲GDP的5%左右,造成旅游业、制造业和贸易的停滞。亚洲将遭受比“非典”或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更大的打击。而世界银行预测,若禽流感大爆发,全球经济增长将因此放缓两个百分点,相当于损失8000亿美元。目前,禽流感已造成全球至少1.5亿只禽类被扑杀,直接经济损失高达100亿美元,波及范围为历史最广。然而这些数字还无法反映流行病的爆发对地球上那些最贫困的人们的惨重打击。在泰国和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大部分被屠宰的动物属于小农场主或者农民。政府无力补偿饲养者的经济损失,这相对增加了疾病给人们带来的经济损失,更让这些饲养者因惧怕经济损失而隐瞒在他们的鸡群中出现的可疑病症。禽流感疫情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更主要原因是高致病性的禽流感病毒能够跨越种属屏障,在人类中引起高死亡率的重症疾病,有可能引发又一轮人类流感大爆发。自2003年以来,禽流感至少已造成亚洲地区71人死亡,死亡人数最多的是越南,为42人;其次为泰国、印尼等,这一数字目前还在逐步攀升。截止到2005年底,中国共发现7例人禽流感病例,以及一个12岁女孩死于疑似禽流感病例。这是中国内地的首批禽流感人类病例,它说明禽流感正在对公共健康构成真正的威胁。

禽流感给野生动物保护带来很大的威胁,5月初,我国青海湖地区出现斑头雁等大批鸟类感染禽流感致死的现象。2005年8月蒙古额尔赫尔湖的野生鸟类因禽流感而死亡。12月16日新华网报道,非洲大陆中部国家马拉维大约有数千只卷尾燕可能因染禽流感死亡。世界自然保护基金会发布的《2004地球生存报告》表明,1970年至2000年期间,包括鸟类、哺乳动物、爬行动物、两栖动物和鱼类在内的野生动物数量减少了约35%。除了众所周知的人口激增、环境污染、过度捕猎、栖息地减少和破碎化这些导致野生动物物种灭绝的因素之外,动物疾病也在悄然威胁着野生动物的健康,因此,物种保护专家将疫病列为威胁物种生存的一个重要的生物因素。

禽流感等流行疾病的发生,往往还会掀起国际间的贸易壁垒和争端,使国际合作受挫,国与国之间相互猜疑,推卸责任,国际形势因此出现新的不稳定因素。

(四)禽流感的相关研究和对策

2005年12月1日,从国家林业局召开的全国湿地和候鸟禽流感疫情监控工作会议上获悉:我国已在候鸟主要迁徙所涉区域建立了150个国家级检测站点和400多个省级检测站点,初步搭建了以候鸟为重点的陆生野生动物疫源疫情监测体系。

各国科学家一直在致力于研制有效的疫苗,来预防和控制禽流感。最近荷兰科学家报道通过给家禽免疫完全可以避免禽流感病毒传播给人而造成人类的禽流感大爆发。农业部10月14日宣布,我国科学家研制出了新城疫病毒活载体双价疫苗。目前中国的疫苗生产能力至少能免疫160亿羽家禽。农业部11月21日宣布已有60%的家禽注射了抗禽流感疫苗。除此之外,全球共有8家疫苗研发机构正在研发人禽流感疫苗,这些机构主要集中在欧美国家,疫苗研制都处在临床研发阶段。8月份,美国科学家研制的第一种人用禽流感疫苗通过人体试验。11月22日,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人用禽流感疫苗进入临床研究。另外,中国已研制成功与“达菲”效用相当的一种抗病毒药物,这些疫苗和药物的诞生使人们相信禽流感注定要被征服。

但这并不意味着人类可以对禽流感有丝毫的麻痹大意。“非典”、禽流感以及近年来引起关注的一些动物疫病,进一步暴露了全球动物防疫体系的缺陷,目前全球动物疾病,特别是来源于野生动物的疾病监测机制还不够完善,国与国之间存在着不平衡现象。另外,科学家目前对动物疫病的病原体跨物种传播过程的分子机理知之甚少,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而种种迹象表明,禽流感病毒毒性已经增强,并可使哺乳动物致死,这给疫情防疫工作提出了新挑战。

二 从禽流感看动物疫病频发的可能原因

目前认为,引起禽流感爆发的原因包括病毒本身的变异、生态环境的变化以及人类活动等因素。

(一)动物饲养方式

中国是一个禽类养殖大国,每年养殖家禽约142亿只,全国家禽总量的60%以上为农民以散养方式养殖的。这种散养方式不仅导致禽流感的流行难以被及时发现,而且极大地增加了人感染禽流感的几率。人畜混居、畜禽混养以及养殖场人、畜禽和野生动物缺乏隔离,致使病原体交叉感染和传播的机会增大,病原体变异和重组的速率加快。恶劣的运输条件和传统的活禽市场又加速了动物间疾病的传播,这些都是禽流感爆发的重要因素。

(二)病毒本身变异

禽流感病毒具有很强的变异性,并逐渐变得更加顽强和适应,在更广泛的物种中渗透和传递。2004年初,这种病毒变得极具致病性,并能杀死包括人类和啮齿动物在内的多个物种。不久前,两名越南禽流感患者身上的禽流感病毒毒株甚至对当前最有效的抗流感药物“达菲”表现出抗药性。

目前禽流感病毒毒性增强。不仅养殖鸡大量死亡,过去很少发病的鸭、鹅等水禽也大量发病死亡。候鸟和野鸟带毒严重。今年鸟类死亡数量是历史上最多的一年。专家分析,中国禽流感疫源与此关系密切。

许多专家认为,禽流感病毒毒性增强并威胁到人类的原因,不排除人在动物身上滥用抗生素造成病毒基因变异的可能。现代工厂化的饲养方式使动物很容易染病,而日益渐增的抗药性又使得战胜疾病变得更加困难。因此,许多饲养者经常把抗生素、激素或杀虫剂掺入饲料中让动物食用,并采用多次的疫苗、催生剂和抗生素注射。这种单一选择性的饲养方式使动物更容易得其他疾病,从而需要反复使用抗生素来治疗。而抗菌素使用的增加又促进了那些危险的、有抗药性的超级细菌的产生。从而增加了对动物和人类的潜在危害。与此同时,人类自身也面临着滥用抗生素的严重威胁。使用抗生素的药量越大,人体的抵抗力就越差,病菌变异的机会就越多。

(三)人类生活方式

我国部分地区盛行滥食野生动物之风,屡禁不止。2002年“非典”爆发以后,有报道说中国政府从广东的野生动物市场没收了838500只野生动物。但每年仍有几千万的野生哺乳动物、鸟类和爬行动物继续在这些动物交易市场被买卖。这些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促使野生动物资源过度开发,并导致各种已知或未知的动物疫源性传染病的爆发和流行。野生动物贸易是影响人类健康的一个潜在途径。艾滋病、埃博拉、“非典”和禽流感都与野生动物贸易、消费和迁移有关,全球的宠物贸易导致猴痘传播进美国。我们无法得知全球野生生物交易的深度和广度,这些交易通常都是非正式的、不合法的。但是,从野生生物保护学会以不同渠道收集到的数据中可窥豹一斑,根据他们的统计,全球野生动物年交易量包括大约4百万只鸟、640亿条爬行动物和4万头灵长类动物。

(四)生态环境

目前,人类对气候和环境变化与禽流感在野生鸟类中的爆发和蔓延的关系所知甚微,对影响禽流感爆发的生态因素也有待于深入研究。尽管还没有直接证据表明禽流感的爆发与生态和生物多样性变化有关,但种种迹象不得不令人反思,人类活动对生态和生物多样性的破坏可能是造成灾难的幕后原因。一个可能的猜测是,由于人类活动导致气候变暖、环境和大气污染等生态恶化,首先波及到家禽才产生了禽流感。随着人口激增,人类逐渐侵占野生动物领地,野生动物、家畜和人类之间的接触越来越频繁。野生动物栖息地的破碎化,使得野生动物被人及家畜包围。近年来兴起的以野生动物,尤其是濒危物种栖息地为基础的生态旅游业,也增加了野生动物与人类的接触。另外,在野生动物管理政策中,改变野生动物和圈养动物栖息环境,也是野生动物与人类接触的一个因素。

人类医学在审视人类与环境之间的健康联系时通常会忽略生态退化、物种减少、污染防治等预防性的上游因素,但事实上,土地和水资源的使用决策对健康具有重要意义,缺乏这方面的认识使得生态系统遭到难以恢复的破坏,导致疾病爆发。只要我们改变思路,解决健康、土地利用和社会经济挑战的双赢策略是可以实现的,问题在于,发展经济的同时,人类应该更多尊重科学、尊重自然,重视生态环境。

(五)中国国情

首先,对中国防治禽流感不利的一个地理因素是世界八条主要的候鸟迁移路线中有三条途经中国,这三条路线几乎覆盖了中国的全部领域,途经的候鸟占全世界迁徙总量的1/4,我国有1300多种鸟,水鸟资源、特有物种资源和珍稀物种资源丰富,分布范围非常广泛,这些鸟类都是要监测和保护的对象,这使得疾病监控任务非常艰巨。

其次,中国70%的人口居住在农村,农村发展水平总体较低,贫困地区的农民由于无力承担扑杀带来的经济损失(国家的补偿往往小于他们的损失),很可能会瞒报疫情。农民卫生意识薄弱,普遍存在麻痹心理,2005年我国发生的几起人感染禽流感事件,大多与农民勤俭节约、不忌食用病死家禽有关。基层公共卫生和动物防疫体系的薄弱也是疫情快速发展的原因,目前的兽医管理体制亟待强化,基层兽医站绝大多数是自收自支,难免“重治轻防,留病养医”,发现疫情不能及时报告。而基层的医疗防疫人员,由于职业技能和技术条件的原因,往往不能及时地判断和发现疫情。因此,建立有效的官方兽医体系,加强对民间兽医的管理,应该是一个迫在眉睫的工作。

第三,强制性免疫疏漏、疫苗研制生产流通环节漏洞、地方及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冲突,致使家禽免疫密度低,是造成目前疫情形势严峻的重要原因之一。例如,9月中旬全国家禽免疫率只有27%左右。

三 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为阻止禽流感在人类和野生动物中蔓延,必须正确处理好人与动物的关系,进行广泛的前瞻性研究以及加强部门和国际间协作。同时采取相应的措施,包括锁定病毒的爆发和危险人群,监测野生鸟类中病毒的变化以及对野生生物的影响,增加对病毒及其生态学方面的了解,研究可能的方法以减少病毒对动物种群的影响。

(一)对民众的建议:正确处理人与动物的关系

疯牛病、艾滋病、鼠疫和禽流感等人畜共患病曾经或者正在对人类产生严重危害。然而,可能还有更多的存在于野生动物的疫病病原还不为人类所知。动物源性疾病频繁发生,警示我们要处理好人类与动物的关系。

1.不滥吃野生动物

导致滥食野生动物不良风气的主要原因是“药食同源”的传统观念、误导宣传和不健康的消费心理。目前约有100多种动物疫病可以传染给人类,真正危及人类身体健康的人畜共患疾病有十余种,如艾滋病、疯牛病和禽流感等。这些疾病对人类健康危害极大,希望我们记住“病从口入”的警告。

2.与野生动物保持距离

虽然还没有直接证据说明禽流感与候鸟的传播有关。但是,在各地出现的候鸟因感染禽流感而死亡的事实,表明携带病毒的候鸟可以将病毒以粪便或其他方式传播给家禽和人类。因此,应当与野生动物保持适当的距离。在人口集中的城市,提倡不养活禽,逐步取消活禽交易市场,当然这还需要一个过程。目前情况下,我们应加强对野生动物交易市场和养殖场的管理,制定更加严格的规范和标准。

3.科学饲养家禽家畜

提倡家禽饲养方式转变,变落后的散养为集约化、规模化养殖,改善饲养条件,提高饲养设施的水平。通过控制物种间接触和改善家畜的健康,减少源自家畜的疾病传播,实现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双重目标。欧洲国家暂时将禽类置于室内养殖的办法应该不失为一种良策,对于没有条件或习惯于在户外野生放养家禽的东南亚国家来说,要强调使用优质疫苗的重要性。

(二)对科研工作的建议:开展前瞻性研究

近二十年出现的新发病原体其实在野生动物体中早已存在,但我们过去的认识不足,并没有开展前瞻性的研究,去了解我们周围生态环境中是否存在或存在何种自然疫源性病原体,以及研究相应的防治措施和建立防范体系。同时,对于人类活动给野生动物带去的疾病,以及它对野生动物生存所构成的威胁,更是一无所知。因此,应积极开展前瞻性研究,提前建立防范体系和储备预防技术,人类在面临新发传染病时才不会显得如此脆弱。

人类健康与动物健康、生态系统健康密不可分。近年来产生了一门新的交叉学科——保护医学。我国是一个人口众多、健康水平相对低下、生态系统破坏严重的大国,需要重视和尽快开展保护医学的研究。当然,要确保野生动物物种及其生存环境的将来,仅仅对野生生物生态、动物行为和疾病进行研究是远远不够的。长期保护工作的成功有赖于在稳固的政策基础上将科学转化成行动。

(三)对政府部门的建议

1.控制野生动物非法贸易

控制野生动物的非法贸易是全球保护工作优先考虑的事情。野生生物贸易对公共卫生、农业和生物保护的影响代价极大,必须提出这项贸易是对社会经济安全的真正威胁。但是,围绕野生动物贸易和消费产生的问题是错综复杂的。野生动物一直在为贫困地区的人们提供着唯一的蛋白质来源。而经济的繁荣导致对野生动物需求的持续上涨,解决这一问题必须考虑到农业、社会经济和政治等不同层面。

科研院校和非政府组织合作,对野生动物贸易物种中出现的疾病进行研究,对野生动物贸易在禽流感等流行性疾病爆发中的作用的进行调查,以及政府对于动物疫病控制和野生动物保护政策法规的制定具有实际的意义。

2.控制人口数量

目前全球人口数量早已超过60亿大关,且仍在攀升。人口数量越多,留给大自然和野生动物的空间自然就越小。人与动物的冲突增大,病毒从动物传给人的机会也随之增大。

3.完善疫情监测和防治体系

我国野生动物疫源疫情监测体系刚刚搭建,著名鸟类学家楚国忠对林业部门关于野生鸟类监测情况进行考察后认为,中国监测系统的还存在许多漏洞,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监测、交通、通讯设备落后,每个国家级站点几万元的投入只是杯水车薪。因此,野生动物疫病监测预警技术体系、管理体系和制度还需要完善。

4.加强部门和国际合作

在当今世界中,没有任何一个部门拥有足够的知识和资源来预防疾病的涌现和复发。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单靠自己的力量可以扭转栖息地丧失和灭绝的趋势,而这些都必将危害人类和动物的健康。只有打破机构、个人、专业和部门之间的障碍,我们才能充分利用各方的知识和技术,解决当前的威胁和将来的问题。

5.增加基础设施和教育投资

在人类和动物健康基础设施方面增加投资,以应对疾病的涌现和复发对公众、家养动物和野生生物的威胁。强化检疫措施,投入资金加强农村动物检疫和卫生防疫人员的培训。投入教育资金,普及野生动物有关疾病预防知识,指导人民科学地与家禽以及野生动物相处。(作者: 梁虹 单位:华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本文摘自《2005年:中国的环境危局与突围》,由社会科学出版社授权中国网独家发布。其他媒体不得以任何形式擅自转载,否则将负法律责任。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