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南部暴力冲突原因分析 
黄莺

近4个月来,恐怖暴力的阴云一直笼罩在泰国南部,许多国家都针对泰国南部发布了旅游警告。一向以敦厚的佛教文化和甜美的微笑闻名于世的泰国,为什么会突然深受恐怖活动的困扰?

南部暴力活动升级

4月28日清晨,泰南部宋卡、也拉和北大年三府的11处军警据点突然遭到叛乱分子的袭击,交战数小时中有110多名叛乱分子死亡,许多民宅被毁,酿成泰南部地区数十年最严重的暴乱事件。4个月来,南部居民一直受到大大小小各种恐怖活动的折磨。与6年前南部的暴力活动相比,这些新近发生的恐怖活动呈现出更大的地区背景。

一、从“温和的分离主义者”变为“激进的恐怖主义分子。

从上世纪60年代起,泰国南部就存在着多支民族分裂组织,如1960年成立的“北大年马来民族革命阵线”、1968年成立的“北大年联合解放组织”等,它们都以实现南部穆斯林几个府的完全独立为政治诉求。虽然它们也走暴力革命的道路,但一般不针对无辜平民展开恐怖行动。90年代中期,一些新的分离组织,如“新北大年联合解放组织”和“北大年伊斯兰游击组织”陆续出现,由于力量单薄,无力与中央政府进行大规模对抗,因此它们的行动以小规模的炸弹爆炸、手榴弹袭击、驾车射击、暗杀和纵火、伏击为主,主要对象是国家公务人员、执法人员和教师。

但是从今年1月份开始,这些组织改变了过去一贯遵守的活动原则。一方面,他们开始实施无差别的恐怖攻击活动,攻击目标不再局限于政府办公楼、警察局、公立学校等,而是扩大到街道、酒店、公园等场所,因此无辜平民的死伤人数大大增加。另一方面,分离组织过去虽也攻击佛教寺庙,但从不策划针对僧侣的绑架、暗杀行动。但是今年1月22日,叛乱分子在陶公府和也拉府用弯刀杀害了两名年老的僧侣,意在挑起当地佛教居民与穆斯林居民的不和。这一行动表明泰南的分离组织对其他宗教不再宽容和温和,其思想变得更加激进。因此,一些专家认为这一事件在泰南的暴力记录中具有分水岭式的意义,表明分离组织正在向恐怖组织的方向发展。

二、从“乌合之众”变为“战斗小组”。

80年代末之后,泰南主要分离组织在中央政府的强力打压下,变得溃不成军。90年代出现的一些新分离组织虽然成功地策划了几次连环爆炸伏击案,但在泰马政府的联合围剿下,这些组织很快便陷入内部分裂的混乱状态之中,组织首领纷纷被擒,剩下的散兵游勇不足百名,活动能力大大受到削弱。最近几年,这些组织虽偶有暴力活动,但影响都不大,其中最活跃的“北大年伊斯兰游击组织”在2002年只造成了20名军警和平民的死亡。

但是,今年头四个月已有近60名军警和平民死在恐怖分子的弯刀之下。而且,让警方惊讶地是,分裂分子的活动不再杂乱无章,缺乏计划,它们显然经过了精心的策划和准备,它们知道哪些武器库警备松懈、在哪里能轻易抢夺炸药,如何组织撤退,甚至如何声东击西,让政府执法部门疲于奔命。最重要的是,这些叛乱分子似乎不再满足于小打小闹,它们仿佛在聚积武器和弹药,准备实施一场惊天动地的大行动。2004年1月4日,他们从政府军的武器库中抢走了364柄枪支,3月30日又从玛暖采石场夺走3吨高效炸药。而4月28日,他们对宋卡、也拉和北大年三府的11处军警据点发动攻击,目的也是抢夺武器。对此,泰国国防部长thammarak的评论是,他们不再是几年前的乌合之众,他们已被训练为战斗小组。

三、从“单打独斗”到与外国恐怖组织遥相呼应。

种种迹象表明,泰南的叛乱分子可能获得了外国恐怖组织在资金、战术培训等方面的帮助。泰南叛乱组织的行动资金一向不充裕,因此在过去几年,它们一直无法招募到更多的成员、实施更有轰动效应的恐怖行动。但今年,他们显然从某个渠道获得了资金支持,不但出现了200人集体围抢武器的事件,而且经常在南部几个府不同地点同时发生同类型的暴力事件。在行动战术上,他们也显然经过了东南亚其他叛乱组织的指点。泰国警方在调查过程中发现,他们大量地采用了设置路障、摆放假雷,混淆视听、声东击西的战术,而这些都是印尼“自由亚齐运动”惯用的招数。自去年“伊斯兰祈祷团”的行动首领汗巴利在泰国中部被捕后,泰国政府一直试图弄清“基地”组织和“伊斯兰祈祷团”是否已和南部叛乱分子搭上了线。虽然目前,泰国警方还没有找到任何具体的证据可以证明它们之间存在联系,但不少专家认为,泰南今年恐怖活动的突然增多绝不能被看作是一个孤立现象。它可能预示着东南亚的恐怖暴力活动正在从海岛国家蔓延到陆上国家。

南部持续动荡 事出有因

南部之所以持续动荡,既有民族不和的宿怨,也有经济利益分配不均的新仇。

一、种族和文化造成的隔阂。

泰国南部沙敦、也拉、北大年和陶公四府以信仰伊斯兰教的马来穆斯林居多,历史上,他们一直与泰国中央政府干戈不断。马来穆斯林最早移居北大年地区是在公元14世纪。17世纪,北大年王国发展成为马来世界主要的伊斯兰学术中心之一。泰国曼谷王朝建立之后,一直想控制北大年地区,当地的马来穆斯林不断进行抵抗活动。在18世纪末期,整个北大年王国实际上已处于曼谷王朝的有效统治之下。19世纪,曼谷王朝为防止英国殖民者通过马来半岛对泰国的渗透,在北大年地区建立了一系列直属于中央的行政机构。1909年,曼谷王朝与英国殖民者签订条约,以解决边境划界问题。根据该条约,北大年被强行并入泰国版图。30年代,南部几个府开始出现穆斯林骚动,高层马来人也一直在进行争取“自治”的努力。1947年4月,北大年府伊斯兰委员会主席哈吉•苏龙曾向曼谷提交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在南方四府实行自治。曼谷拒绝了这一请求,并重新加强了曾一度松懈的同化政策。

上世纪60年代开始,泰国南部穆斯林几个府出现了大规模军事分裂主义运动。虽然各个组织的意识理念不尽相同,但他们的目标都是以北大年为中心建立一个独立的穆斯林国家。60年代到80年代,以伏击、暗杀、绑架、勒索、破坏、爆炸为主要内容的分离运动严重影响了泰国南部的稳定。对这些组织,泰国政府予以了坚决打压,因此中央政府与南部穆斯林民众之间的隔阂不断加深。

二、经济的贫困,教育水平低下。

过去20年,泰国中部和北部地区的经济获得了飞速发展,但南部地区却没有得到多少实惠。目前,这些地区的经济仍以传统农业为主,大部分人生活贫困。南部居民一直指责中央政府忽视发展南部的经济,不关心如何改善人们的生活。此外,该地区的教育水平也非常低。由于家庭贫困,大量适学年纪的青年在社会上游荡。由于泰国南部的毒品组织、武器走私组织和黑社会组织的活动十分猖獗,他们很容易滑入歧途。

三、非法宗教学校泛滥。

从60年代开始,一些私人开办的专门教习阿拉伯语和古兰经的宗教学校陆续在南部四府建立。正是由于这些宗教学校的存在,南部穆斯林居民对伊斯兰和马来文化的认同感一直得以保持。一些分离组织的领导人物就是出自这些宗教学校。如“北大年马来民族革命阵线”的领导人哈山就是一名宗教学校的老师。泰国政府起初对这类学校的开办持反对意见,并下令予以强行关闭,但遭到当地民众的强烈反对。80年代和90年代,泰国政府采取开明政策,同意此类学校的开设。这一政策让一些宣扬激进思想的人有了可乘之机。目前,泰国南部存在400的左右正式注册的宗教学校,也有100多个未经注册的非法宗教学校。其中有些学校成为分离组织的活动据点,并在这里招募新成员。近几年,宗教学校与分离分子的联系有加强的趋势,如它们在接受一些中东慈善团体和赞助人的资助后,开始宣扬更加激进的瓦哈比教义。90年代,产生于西亚的圣战激进主义思想开始通过这些学校对泰南的分离组织运动产生影响。

扑灭恐怖之火尚需时日

为了控制泰南的恐怖活动,泰国政府一方面派大军南下,一方面表明要从经济上给予南部地区更多的扶持。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虽然泰国官方一直否认近几起暴力事件与分离组织有关,但驻守在南部的泰国第4军的军长伊克班-纳欣哈却一直认为,分离组织就是幕后黑手。

近几个月,泰南频繁发生的暴力活动使泰国政府的危机处理能力受到了考验。虽然,在1月4日的暴乱发生后,泰国总理他信曾命令军方在7天解决问题,但近四个月过去了,泰国南部的恐怖活动并没有被遏制的迹象。而且,基于以下几点原因,扑灭泰南恐怖气焰对于泰国政府而言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第一,叛乱分子的人数和活动能力远远超过政府当初的估计。

泰国政府曾认为,自上世纪末的成功围剿之后,分离组织只剩下区区四、五十个顽固分子。但近来发生的许多袭击事件表明,年轻人,特别是年纪不满20岁的年轻人大量地参与了暴力事件,成为恐怖行动的主要实施者。

第二,政府的情报部门的支持作用有限。由于中央和地方长期存在着各种隔膜和不信任感,政府的情报部门在当地很难得到民众的支持,及时地获得有用的情报。

第三,泰南居民对政府的不满加强。今年一月份,泰南开始实行军法管制,军队和警方可以跳过相应的法律程序直接逮捕嫌疑人。南部居民指责政府利用这一便利大肆逮捕宗教领袖。在4月28日的冲突中,112名手持刀棒的叛乱者被持枪荷弹的军警打死。南部居民认为政府是在蓄意进行没有必要的屠杀。

(黄莺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

中国网 2004年4月30日


泰国安全顾问:暴乱系分裂行为 与毒品无关
泰南部冲突无中国公民受伤 外交部提醒注意安全
泰国南部暴力冲突频频 深深刺激泰国经济
泰国平息武装暴乱
美国表示对泰国南暴力事件表示关注
今年以来泰国南部发生的暴力事件一览
泰国南部暴乱110人丧生 北京赴泰国游未受影响
泰国南部暴力事件造成至少112人亡
泰国南部暴乱死亡人数已升至112人 仍有上升趋势
泰国南部多个地区今晨同时遭武装袭击,58人死亡
泰国南部暴力不断升级 美国发布最新旅游警告
恐怖组织恐吓信威胁称“3•11”将在泰国重演
泰国一酒吧外发生爆炸 超25人受伤
泰国南部再次发生袭击事件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