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闻
政策信息
权威论坛
国际热点
经贸动态
法制进程
文化在线
教育广场
科技长廊
军事纵横
域外评说
我看世界
华人社区
旅游天地
阅读空间
著名山水画家梁天柱病逝

    中国画研究院特约画家梁天柱,2001年6月17日凌晨因病不幸在青岛病逝,享年86岁。他在弥留之际,还嘱咐亲人:“ 我的事不要去麻烦别人。”梁先生带着他对未了事业的眷恋,走的是那么匆忙,又是那么安祥。然而,他那“钢筋铁骨”铸造的奔腾“山水”,却永远留芳在中国画坛。

    惊悉梁天柱病逝,中国画研究院院长刘勃舒代表全院同仁发来唁电深表哀悼,并对特约画家梁天柱先生凭着刻苦自学,创造出自己面貌,为当代中国画坛作出的贡献,给予了充分肯定。

    从的是医 爱的是画

    梁天柱先生原名梁善玺,1916年农历正月初六出生在山东省平度市大泽山乡梁家庄子,附近有座远近闻名的天柱山,山富佳石,历代刻石甚多,最赋盛名的莫过于北魏光州刺史郑道昭于永平四年(公元511年)在山之阳书镌郑文公碑,此碑结字宽博,笔力雄强,为海内外学书者所推崇。住在天柱山下且从小酷爱画画的梁善玺,对这座名山独有情钟,他自号天柱山民,后以号行,梁天柱是也。

    他少年上私塾时就迷上画画,农村的落后与闭塞挡不住他对画画的渴求,每逢过年过节乡下随处可见卖年画的,眼见那红脸的关公,竖眉的张飞,持杖的寿星,白胖的娃娃,真让梁天柱大饱眼福,也是最开心的日子,他往往跟着卖画人走街串巷,偶得一张年画,就参照着画个不停。久而久之,画啥像啥,他的作品还上了一些街坊邻居过年过节的小红灯笼。

    青岛熟悉梁天柱的人都称他“梁大夫”,这是因为他出身医师世家,而且从医40年之久。梁天柱兄弟七人,他排行老六。年轻时下关东,赴大连,干过医院的学徒工、外科见习生。1940梁天柱从大连返回青岛,并考取医师,与双胞胎五兄梁玉楝合作在青岛市平度路创办“大安医院”并任院长。在1957年他42岁时,调入青岛市市北区医院,任外科主治医师,直到1977年退休为止。

    天柱先生一生行医,医德高尚,医术精湛。然而,情之所钟,心之所驰,生之所好,身之所乐,尽在笔墨丹青之中。抗日战争时期,一批画家避乱青岛,梁天柱在行医的同时,考入画家宫本汀创办的青岛市第一所美术学校--- -青岛市业余美术学校,学习中国画3年,打开了他业余美术创作的路子。后在友人介绍下结识了青岛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孙国枫先生,并拜孙先生为师,在其指导下对中国山水画、花鸟画进行了系统地研究和学习。

    后来有人发现梁天柱的山水画有些像黄宾虹,他又从朋友处借来黄宾虹画集反复研读,被黄宾虹先生惊天动魄的山水画所激励,把他带入了新的境界。同时,还对王蒙、髡残、石涛、龚贤等古代名家的作品进行了比较系统地研究,开始注重笔墨技巧。这就使他对艺术事业的执爱纯粹无滓,每操笔必深情赴之。

    他有两件传奇事,足以明证。

    第一件传奇是,梁先生在小小处方笺上练绝活。他当医生40年来,凡上夜班时没人看病,就在处方笺或化验单上反复构图,画个不停,几十年持之以恒从来没有间断过。每天最少要画几十张,后来生病住院,躺在床上不能下地,也是笔耕不辍,居然画了数十本速写。有人问他一生画掉大约多少处方笺,他认真地回答道,怕有几万张吧。他生前作画,大至数十米的巨幛,小至半尺的册页,从不打稿,也不愿画重复的画,提笔就上,直接以焦墨画墨稿,不修不补,一笔贯底,一气呵成,这与他在数万张小小的处方笺上练出的绝活不无关系。

    第二件传奇是,梁先生在一处阁楼陋室创作数千幅水墨画。他曾在青岛潍县路大杂院一处14平方米的小阁楼居住作画一二十年,爬上去要经过摇摇晃晃的、狭窄的木楼梯,房顶是斜坡式的,最矮处人无法直起身子。在这小小天地里,梁先生既作卧室,又作会客室,还作画室,即使这里夏天常常停水,每隔个把月要请人换煤气,他也无怨无侮,精神上很富有,很充实,心无二念地全身心扑在艺术上。他黎明即起,把自已睡觉的地方支起一块大面板,痴情挥毫作画,任凭山水纵横。那数以千计的水墨画,记载了梁老的喜怒哀乐。

    自学成家 大器晚成

    天柱先生完全是自学成家。不知是受名家启迪,还是秉性即高,他所热爱的画家,近有黄宾虹,远有石涛、石溪、王蒙,都是造诣极高、曲高和寡的大师。尤其对黄宾虹,他推崇有加,曾节衣缩食不惜以重金搜求黄宾虹真迹,为的是仔细研读体味黄宾虹用笔用墨和敷色的技法,尤其是黄宾虹千锤百炼绕指柔的笔墨功力,对于一个操了几十年手术刀的外科大夫,自然特别心领神会。

    天柱先生认为大匠予人以规矩,但欲成方圆,还须自己到生活中去,以造化为宗师。因此每遇节假,他就深入崂山。有人说崂山道上每块石头都认得他。他画上大量使用的赭石和土黄,就是用崂山背回来的石块研磨成的。同买的颜料相比,格外沉着浑厚,仍秉赋着大地原初的气质。早期,他的山水画颇得黄宾虹艺术之精妙,可是他不满足于继承一家一派之长,也不愿在传统文人画中讨生活。他立志走改革之路,从而形成了似黄宾虹,非黄宾虹,独具一格的山水风采。

    1977年7月,梁先生在办理退休手续的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地简装下了江南。他七下江南,遍访黄宾虹的弟子,并饱游名山大川。

    1980年春天,65岁的梁先生像一个虔诚的朝圣者开始了向往已久的敦煌之行。面对壮丽万千的石窟壁画,梁先生热泪盈眶。他的赤诚感动了一位姓常的所长,特意为这位“大夫画家”批了个条子:“满足他的一切要求,配一个好讲解员。”于是,梁天柱大喜过望,一窟一画观瞻,整整看了两天。

    那五代的大开大阖,隋唐的汪洋恣肆,宋的弥天舞蹈厖梁先生的内心深处发生着裂帛似的变化。他在宝窟发一宏愿:“一定要把敦煌壁画辉煌的色彩和火焰般流动的线条纳入中国山水画,把宗教绘画的神秘、圣洁、热情引入山水画。”

    敦煌之行归来,使梁先生找到了艺术的内核,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他画风大变,出黄入唐,将敦煌艺术的节奏、韵律、色彩运用到山水画创作中,融水墨重彩于一炉,线如钢筋铁骨,形成了大气磅礴、浑厚拙朴的个人风格。

    这里引用一节著名艺术理论家王鲁湘的话:“天柱先生舍弃宋以来过于琐细的皴法,把明清以来尤其是吴昌硕、齐百石大写意花鸟画中如枯藤屈铁的粗犷骨线大胆引入山水画,强化骨线中焦墨和浓墨的比重,以狂籀笔意画出山石结构。可以说,中国画史上还没有谁用这么坚强粗犷的笔墨来搭建山水画的钢筋铁骨。有了这么一副‘野蛮’的身板,什么狂野的颜色也能镇得住。然后开始把石青石绿朱砂乃至铁锈红大板块地铺将上去,但又不是死涂,而是在骨线之间沽泼地跳宕着,根据感觉和画面关系,不时地有意无意地抛下一些空档,这就使石色容易发僵的毛病大为改观,明丽动人厖我认为,天柱先生此一创造性的探索于中国山水画的影响不可估量。”

    1989年天津杨柳青画社出版发行了《梁天柱画集》,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梁天柱的《江山不倦登临眼》、《日蚀》、《玄之又玄》等不假华藻、大气磅礴的画作问世,使中国画界为之一震。

    1991年5月27日,中国画研究院破格聘请梁天柱先生为该院第一个特约画家,并举行受聘仪式,刘勃舒院长将聘书郑重地送到梁天柱手中,梁天柱的《泰山之高抔土不弃》一画被中国画研究院收藏,梁天柱山水画的影响力得到了承认。

    盛名之下,他牢记受聘仪式后刘勃舒院长一句语重心长的赠言:“你有这个证书就够了,要集中精力画画。”

    在潜心创作两年半之后的1993年11月3日上午,首都近百名画家、美术理论家云集在中国画研究院,参加由中国画研究院、中国美术馆等单位举办的青岛市著名画家“梁天柱山水画展”及“梁天柱山水画理论研讨会”。

    我国著名理论家、全国美协理论委员会主任邵大箴先生激动地说:“把这些作品挂在大英博物馆、美国大都会美术馆,或者挂在法国罗浮尔宫,都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大师级的精作。”

    艺术大师张仃先生看过梁天柱画展,感慨地说:“江西黄秋园、四川陈子庄都不为人所知,默默无闻画了一辈子画,最后终于被社会承认为中国山水画大师。梁天柱先生也是这样,他的职业是医生,动手术的,但他最热爱的是绘画,他今天展出的作品我看了很激动,梁先生画画很投入,在山水画上辛勤耕耘了一辈子,甘于寂寞。梁天柱是当代中国山水画继黄秋园、陈之庄之后的又一个重大发现。”

    中国画研究院院长刘勃舒称赞道:“梁先生的画有大家气质,画的构图千变万化,即使是小画,也有大空间,大容量,耐看。可染先生说一幅画挂在墙上可以看三天,这幅画就算成功了。梁先生的画是挂得住三天的。”

    次日,在病榻上的梁先生得知他的画展轰动京华的消息后,默坐了好久,他想借助沉默来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泪水还是缓慢地流过脸庞。

    晚年画作 老辣豪放

    梁天柱先生在名利上保持淡泊心态,在生活上坚信亲情与知足者常乐,在人际关系处理上是童心思维,而在艺术追求上却永不满足,永不止步。

    纵观梁先生一生的画作,更加豪放、更加老辣的还是从1991年到2001年上半年这晚年十年间的作品。

    这期间梁天柱身体多病,经常犯心绞痛和胃病,他深居简出,谢绝应酬,只要身体稍好一点,他总是笔不离手的作画。在幸勤劳作的同时,他也静思了自己以前绘画上的不足,大多数作品更加豪放、老辣,而且比以前更加严谨。

    他从两方面着手求变求新:加强线的表现能力和注意色彩的运用,不断探索绘画语言的丰富性和表现力,画得那样随意自由而又合乎法度,画得那样有传统精神而又有生活气息,笔墨又是那样苍劲雄健而又浑厚华滋,他的画风不仅自成一体而且有很高的美学品格,耐人寻味,是真情实感的奔放。从而使自己的创造达到更新的境界,更有力度和更有艺术感染力,受到海内外水墨画界的更加关注。

    看梁先生的画作是一种艺术与情感的享受,是一种充满活力与追求的感召。那泼彩泼墨画作空档处不 时裸露有钢筋铁骨,既保持了笔墨的韵味,又显出一种结构美和力度感,同时其单纯的黑白,又对色彩形 成一种分隔和连接的双重作用,就象乐曲中的休止符的功能一样。最后,趁色彩未干,再以不同墨色的淡 墨在需要深厚晦重一些的地方象急雨击滩似地点厾一气,墨色互破,浑厚华滋,线条和色彩都因此而去掉了许多燥气和火气,添加了几分蕴藉和朦胧。这样,一幅又有笔又有墨又有色的水墨大写意的泼彩泼墨山水画就完成了。

    2000年上半年,梁天柱85岁时画了一幅三尺半的泼彩泼墨、青山绿水《峰回路转》,气势夺人,笔走龙蛇,墨气四射,山随笔转,水向墨流,含浑不尽,达到了炉火饨青的境界。

    今年5月梁天柱住进医院,在他病逝的前三天,女儿推着轮椅带梁先生到医院前的小花园逛逛。他热爱生活,讨厌假东西,最不喜欢假花,他自己摘了一朵石竹花和苦菜花,一只手牢牢地拿着一朵小野花,像儿童一样高兴。

    他对女儿女婿说:“我就这样完了吗?我就再也不能画画了吗?让我再能多活两年,我还能画出好多画”,他还说:“98年住院抢救后老天爷不让我走,我出院后还要画画”。

    平时让梁先生开心的还有一件事,就是和女儿、外甥掰手腕。6月16日晚上七八点钟,也就是梁先生病逝的前五六个小时,他还与小女儿掰手腕,女儿让着他,他赢了,梁先生高兴得像个孩子,不住地说:“我还能掰过你” 。

    在他去逝的前3个多小时,他还让女儿将他扶起,用签字笔颤抖地在一本信纸上,给女儿画了一只大公鸡,这是他最后的一幅作品,心里想着画大公鸡,但脑子里还是装着山水,结果画了一幅山水式的大公鸡,看上去似鸡非鸡、似山非山,更富有韵味,更让人过目不忘。

    新华社2001年9月12日

相关新闻

参考文献

相关专题

相关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