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没有森林》爆内幕“村上情人”原是中国男人

被炒得十分火爆的所谓村上春树的神秘情人,最近被证实不仅在日本子虚乌有,且其所著新书《挪威没有森林》,竟然出自一位中国男性之手,早在去年8月,该书稿就曾投稿上海译文出版社,并惨遭退稿!昨天上海译文出版社村上春树文集的责任编辑沈维藩向记者报料:去年8月,一名沈姓男子说自己写了《挪威的森林》续篇,要求交给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该男子通过email把书稿梗概和一个章节传给他。当时,为谨慎起见,沈维藩还把该书稿通过email方式传给正在日本访问的村上春树内地版译者林少华。林少华对此评价不高。最后译文出版社决定,将这部稿件退还给这名投稿的男子。

沈维藩告诉记者,当他看到所谓村上春树情人为《挪威的森林》写续篇的消息见诸报端后,作为一名村上春树文集的责任编辑,他的第一感觉就是“其中有假”。为此,译文出版社专门致函日本村上春树版权代理方询问、了解情况。对方复函说,“在日本没有发现任何福原爱姬的书,也没有发现这个名字的网站。”并提出了“这是中国人所写”的疑问。

对村上个人生活以及文学创作可谓知根知底的沈维藩说,他查阅了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日本姓名辞典》,发现其中根本找不到“爱姬”这两个字联在一起的人名,而且在日本,通常的文学奖项都是以人名来命名的,比如川端康成文学奖或者三岛由纪夫文学奖等,凭他对日本各文学奖项的了解,还从没听说有一个文学新人大奖,“纯情玉女作家”的称谓更是恶俗。沈维藩说,村上与夫人的感情十分之好,《挪威的森林》一书中绿子的原型就是他夫人。报道称福原爱姬跟随村上去了美国,但据他所知,村上在美国期间一直与夫人同在,根本不可能冒出一个什么情人。于是沈维藩推断,编造这个拙劣故事的人,无论对日本文学,还是对村上都不了解。

沈维藩还进一步透露,《挪威没有森林》是去年译文社的一部退稿,其作者是一个中国男子。不久前,沈维藩在新浪网上看到了该书的连载,他发现,该书稿与去年8月份向他投稿的沈姓男子的稿件不仅有着一模一样的故事梗概,而且从当时那个男子传给他的一个章节来看,两部书稿几乎不差分毫。沈维藩说,他至今还在电脑中保留着当时两人联络的全部电子文本。沈维藩能清晰地回忆出,去年8月,有一男子打电话给他,说自己写了一部《挪威的森林》续篇,希望能在译文出版社出版。当时沈维藩看到稿子时,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于是就把稿件传给了当时正在日本访问的林少华。林少华看后对小说评价不高,认为小说写得不够娴熟。沈维藩说,关于他们对书稿的讨论意见,在林少华的电脑也有记录。

过后,沈姓男子又致电出版社,问书稿出版一事,沈维藩代表出版社表示了不予出版的最后决定。沈维藩没有料到,该书最后竟以这种方式出版了。他认为,这种恶俗的炒作方式,对作家是极不尊重的行为,作为村上文集的责任编辑,有必要站出来澄清这件事。

昨天,记者为此事又采访了《挪威没有森林》一书的出版策划人沈浩波。该策划人向记者透露,他是去年12月份得到书稿的,并在上月月底在广州与作者福原爱姬及译者若彤见过面。当他看到“译文”时,觉得文笔很好,很像中国人写的。但当时译者与他签订出版合同时,明明白白告诉他作者是一日本女性,而且有作者的授权书,出版手续很全。不过,沈浩波也提供了一个可疑细节——当某报要求该译者提供福原爱姬的访谈录和照片时,译者死也不肯拿出作者的照片。

沈浩波说,他已通过电子邮件,要求这位日籍华裔的译者向他提供书的原稿。如果一旦谁能拿出足够的证据,证明其中确实有诈,他不仅将扣留译者的版税,且将可能动用法律手段。(记者徐颖)

《新闻晨报》 2004年6月16日


惊诧 村上没有这个“情人”作品掀起轩然大波
日女作家公开给村上春树的情书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