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和北京的议事日程

    俄罗斯《新闻时报》4月29日文章 题:莫斯科和北京的议事日程(作者 历史学博士尤里·加列诺维奇)

    中国新领导人胡锦涛可能一个月后前往俄罗斯。这是这位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的第一次国外之行。令人高兴的是,他的第一次对外政治活动选择了俄罗斯。但我们对华关系的未来仍不能令人安心。

    现在,我们两国需要认真考虑主要的民族利益——人民生存、领土、军事威胁和保护民族文化的问题。彻底结束过去的时候到了,要从中汲取好的东西,放弃不好的东西。为了给我们的关系打下真正牢固的思想基础,必须解决三个问题。

    第一,领土问题。在这方面,必须有新的边界条约形式的法律基础,以取代现有的所有条约,我们的邻国认为这些条约是“不平等的”。这种文件的签署将证明,双方取得了相互理解。对现有条约可以保留不同的读法,但不是以现在这种形式,它们将脱离双边实际关系的政治现实变成学术研究的对象。

    在签署新的边界条约之前,最好对青年不进行历史敌对思想、偿还领土“债务”思想的教育,而是教育他们了解彼此帮助、合作和结盟反对侵略的事实。两国友好的思想是历史形成的,反映了双方主要的民族利益。最好是重新提倡这种思想,并对它给予应有的注意。为此,俄罗斯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可以分别担任俄中友好和中俄友协的名誉主席。

    第二,必须确保军事安全,建立军事方面的真正信任。如今,任何一方实际上都没有威胁到另一方。但我们的邻国仍保留着必须促使俄罗斯削减边界线纵深100公里区域内的军队与装备的提法。中国的出发点是,我们似乎对它构成军事威胁,因此现在应当用裁军来证明我们放弃了过去的“好战”政策。

    应当承认,这是落后时代的想法,是旧思维的体现。该废除100公里区域的协定了,并宣布它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这将表明,双方认为双方关系中的安全问题已经解决,现在打算关心地区乃至全球的(也就是对外的)安全问题。

    第三,本国境内邻国人的问题。在这方面,必须明确阐明,我们在本国领土上只接收两种来自国外的人。一种人是,希望接受俄罗斯文化,因此致力于将来得到俄罗斯国籍。这不包括这样的人,即由于某种其他原因想得到我们的国籍和相应权利、而实际上仍属自己国家的人。

    另一种人是,临时前来我国并办理相应法律手续的邻国公民,他们不拥有俄罗斯公民权利,也不追求这种权利。与此同时,这各邻国公民不会在我国境内建立任何(甚至是极小的)飞地或封闭社会。

    ——参考消息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