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三味

    如酒

    好酒总是历经岁月风尘,醇厚而又芳香的。它的体态,比水厚重;色泽,比茶鲜艳;滋味,可以直入人的心脾。它除了可以让你的思想沉醉,有时还可以让你的灵魂随之飞舞,让你忘了今天,忘了明日,让你远离了悲哀和不幸,留下的只是被放大了的快乐。

    好酒不是人人都可以领会到其间滋味的,什么样的酒,用什么样的杯,开封前当放入冰块中冷却,还是开封后,放入掌心里温热,不同的酒总有不同的要求。

    真正懂酒的人,不是“牛饮”过后,只会草草一句“甜的!”“辣的!”了事,而要细细将杯举起来,透过灯光来看酒的色泽,轻轻摇晃,看看会不会挂杯,注视它,看有无沉淀,又让它靠近自己,用心体味它是否气味芬芳。倒酒入口,究竟是用舌尖来品,还是舌中来尝,更是有着不懂品酒之道的人不可理解的讲究与规矩。好酒遇到懂酒的人是世上最精彩的一种假设。

    好酒不是只要有财富的人便可以拥有。或者因为手里的钞票,让你有资格对着你的来客亮出你精心收藏的好酒的年签,但是,其实你不懂得酒中的深味,正如普通人从那一口液体里,无法读出当年的葡萄的产量、雨量是否丰盈一般,所以,品酒,除了财富,还需要背景,更需要品味。

    酒又有上品下品之分。最好的酒,即便拥有了,也多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常常只是将它放入装饰华丽的酒柜里,让它永远是光彩闪耀人人注目的焦点,而永不可能是真正解渴消暑的饮料。

    如陈年佳酿一般的女子,最适合担任的角色是男人的梦中情人。作为他们对美好生活的一种憧憬和向往,而装点他们也许有点简单的现实中的岁月。

    当然如鸡尾酒一般的女子,就另当别论了。只做为单纯追求视觉上的感官刺激,它们已经失掉了酒的本色与滋味,这样的女子,色彩艳丽,模样可人,作个现实中的情人,倒也实在是上佳的选择。正如喝惯了日常的饮料,乍见有着梦幻般色彩,上边还燃着浅蓝色火苗的“轰炸机”,相信哪个男人都会不由得意马心猿的。

    如茶

    倘若品酒之人需要的一定的背景,那么品茗之人,更得有丰厚的文化底蕴,才能解读茶中的滋味。

    饮茶之人,先得有一颗淡泊的心,还得安于一份世人并不真懂的冷静与孤高。然后,方才有了饮茶的资格,有了懂茶的先决条件。

    倘若以为茶之与酒,少了讲究,那更是大错特错。茶叶是长到几时摘下,又经过了怎样的烘焙收藏,那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已然是好茶在手,那么究竟是取草间的露水,还是山间的清泉,水又煮至几成熟,茶又经过几次的洗涤冲泡,方可舒一缕清香展一抹风情?如果仅仅只是附庸风雅,那么是无法真正体验这一番杯中的滋味的。

    再好的茶叶,外行看来,外表都是粗陋的。而茶,也惟有在解它风情之人的杯中,才会放任自己,张扬出自己的一份美丽。

    茶味在不懂它的人眼里,是苦的是涩的,久了,还会是淡而无味的,却只有懂它的人,才知道什么是悠长悠长的那一种回味。

    懂茶的人,不必拿出好茶的年签给来宾们炫耀,好茶得一个人品,一个人在长满紫藤的院里,对着落日黄昏,听古筝的弦音,默视棋盘上黑白对执的残酷,那时候,手中的一杯香茶,才真正是释放了它作为茶最为醇厚的滋味。

    如茶的女人,最适合作男人的红颜知已。你甚至可以忘记她的性别,更不必在意她的容貌,只让她作你书声琴韵间的那一支踏雪寻得的红梅,这就是灵魂深处的一种享受,一种快乐。

    如水

    无论爱酒爱茶,再高雅的人也离不得水。水几乎是没有个性的,但却是最体贴的。它可以成汽,成冰,只要你需要,它可以随意改变自己的形体来适应你。它没有滋味没有色泽,却是生活最基本的原素。人可以没酒没茶的过一辈子,却不可以没水。

    喝水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渴了就喝,想喝了就喝,不必拘于环境,不必苛求工具,用什么样的杯子无关紧要,关键是,这水,可以让你的全身各个细胞重新焕发生命。

    没人把自己会喝水当作品味和身份的象征,也只听说过“品茗听风雨”,却不曾有“煮水论英雄”之说。然而人的机体中将近70%却是液体,惟有水才是谁都没有办法离得开的。

    如水一般的女人,最适合作男人的妻子。可能她从不曾有过炫目的光彩与昂贵的身价,但是,她却是平凡生活中最可以让人舒适让人放松的一份安然。

    好的女人可以是水一样简单,可以是茶一样深沉,可以是酒一样的甘醇。

    倘若有缘能真的读懂她,那么女人的生活,无论是水是酒还是茶,都只能是一样的知足又一样的快乐……

    

    《江南时报》 (2002年07月09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